• 第一百二十二章 干嘛呢你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6:32本章字数:2098字

    调戏完尹浣沁,北离墨还不忘提及了正事。

    尹浣沁看了北离墨一眼,心中真是越来越纳闷北离墨究竟是为何,总是能那么迅速的就了解自己心中究竟是想的什么!

    但是尹浣沁并没有将这个疑问问出口,否则可以预想到,北离墨这种人估计又会拿这件事狠狠的调戏自己了……

    只不过对于北离墨的提问,自己也没有隐瞒,只是说:“有是有这个打算,但是……”

    “但是什么?”

    北离墨望着尹浣沁就是如此一句问道。

    “但是我想要看看江诚在这个事情上会是怎么处理的。”

    “沁儿厉害,竟然想到如此借刀杀人的方法。”

    “少来,你不会不知道我想要这样的原因。”

    尹浣沁淡淡的撇了北离墨一眼,心底怎么会不知道北离墨这话压根就是敷衍呢!

    “好吧,不说了,这事究竟会怎么样,还是得看他造化了……”

    北离墨耸了耸肩,心底早就了然了尹浣沁的话,甚至还筹谋着要不要去跟江诚告和信之类的……

    但是北离墨了解尹浣沁,不代表尹浣沁也会不了解他,所以当尹浣沁一看见北离墨这种神情的时候,自己不由得立马出了声:“收起你心底的那些小心思!”

    “本王哪敢有什么小心思……”

    北离墨见到这样的尹浣沁,还真是有些被尹浣沁唬住了,心底暗暗想着,沁儿何时也这么了解自己了……

    “最好没有哦!”

    尹浣沁对于自己观察的结果,向来就不会怀疑,况且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她要是连北离墨的这点小心思都看不出来,那她可就真不叫尹浣沁了!

    直接改名为傻子就好了……

    “啧啧,沁儿这是在变相对本王施言语暴力吗?”

    “你想多了。”

    “是吗?本王怎么就没觉得……”

    “那我可就不知道了。”

    “但是本王怎么怎么看都觉得沁儿越来越像,城外那些普通女人家对待自己相公时的状态了……”

    说着这句话的同时,北离墨竟然一步步挪到了尹浣沁的身边,并且对着尹浣沁的耳边就是轻轻呼了一口气,暧昧之情,已经无需再多言一句,两人心中便就已经知晓。

    尹浣沁还真是佩服起了北离墨的厚脸皮,因此这个时候的尹浣沁更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微微的一扭头,想要正视着北离墨。

    可是尹浣沁不知道的是,此时的北离墨正将整个身子微微倾下,甚至整个人的脸还望向了尹浣沁的耳畔,所以当尹浣沁转过脸来的时候,尹浣沁直接就是将脸贴上了北离墨轻薄的嘴唇。

    北离墨一愣,压根就没有想过尹浣沁突然之间会有这番举动,而尹浣沁也完全没有想到竟然因为自己这么不经意的一扭头,就直接将自己送到了北离墨的身边。

    懊悔的同时,尹浣沁的脸庞也有些泛红,更是立即就将脸别过了一边,不敢再看北离墨。

    北离墨对此不由得大声的笑出了声,没有再说一句话就将尹浣沁拉扯了回来。

    “干嘛你啊!”

    尹浣沁此时还是有些不敢再看北离墨的,所以此时的她即便是被北离墨拉扯到了他的胸膛里,尹浣沁还是低着头有些不满的说道。

    殊不知,这样子的她,无疑又是让北离墨的心,又是微微动了动,却没有像上次一样强吻了尹浣沁,只是说:“不干嘛,本王就抱抱沁儿……”

    “额……”

    尹浣沁对这样突然来了一把深情地北离墨,还真是有些受不了,但是该死的,尹浣沁心底此刻就如同掉到了蜜罐子一样,尝到了几乎可以腻死人的甜蜜……

    此时的国公府里,江诚正坐在自己家院子里,手里捧着一卷那个寺庙里住持给自己的经书,两眼专注的看着,嘴里更是时不时呢喃低语,像是在说些什么。

    可是江诚所说的声音实在是太小,就算是让人走近也有些听不清,所以路过的下人都用着一股怪异的眼神在看着江诚。

    江诚对此丝毫不在意,只是继续做着自己的事。

    只不过当江诚无意间瞥见了路过自己身旁的江岳的时候,却突然停下了自己手上的动作,喊住了正欲出外浪荡的江岳。

    “江岳……”

    江诚缓缓起了身,来到了江岳的身边,面容还算和善的对着江岳就是如此一声招呼。

    江岳顿住了脚步,转过身来,对着江诚就是一句:“不知大哥叫住我,是有何事?”

    江岳脸上的表情对待江诚的时候可没有多客气,脸上更是没有作为一名弟弟该有的谦虚,反倒是对江诚叫住自己一事,脸上而显露出来一丝不耐烦。

    江诚这种人又怎么会看不出来江岳对自己的态度,但是江诚对此却并没有放在心上,反倒是问了一句:“不知你这是又准备去哪儿?”

    “我去哪里,要你管吗?”

    江岳对于江诚的提问,似乎是感到了不快,所以当江诚的话一出口,江岳就毫不客气的顶撞了江诚一句。

    江诚自己也不恼,只是依旧面带着笑意对江岳说:“是不用我管,但是爹昨天就已经说了,不可以再让你这么出去浪了,他老人家丢不起这个脸面!”

    “那管我什么事?我今天还真就非要出去了不可!”

    江岳对于江诚的话,压根就没有放在心上,甚至开始对江诚恶声恶气了起来。

    接着,江岳就准备愤怒的转身甩袖而去。

    可是江诚却在这个时候,一个箭步就走到了江岳的身前,拦住了江岳的去路。

    这下,一直就看江诚不爽的江岳,可就是真的恼火了,开始推搡着江诚,就有意动起了手,嘴里还不忘愤怒的说着;“不知大哥如此这般,究竟是有何用意!”

    江诚对江岳的这般行为,压根就没有感到了有任何不快的地方一样,轻轻一推,就推开了江岳,江诚在做完这一切的时候,还不忘说了一句;“江岳,你最好不要让大哥如此为难!”

    “我可不记得小弟有什么地方让大哥你为难了,倒是现在的你,才是让我最为难的吧!”

    江岳知道论身手,自己压根就打不过从小到大都在习武的江诚,所以他也不敢在江诚面前多动手,只是脸色却着实有些难看的这样朝江诚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