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八章 救命稻草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6:32本章字数:2036字

    这边北黎翼丝毫就没有带着一丝愧疚心的,就这么朝田太傅说道,田笙笛心底除了感到苦涩之外,一面还不忘努力的配合着北黎翼,对北黎翼所说的话更是连忙附和道,朝着田太傅就装出一副嗔怪的意味来。

    “是啊,爹爹,王爷对待笙儿可好了呢,你这到底是从哪听说的乱七八糟的流言啊!”

    “果真如此?”

    田太傅对此还是有着些许的半信半疑,可是见到田笙笛这般肯定的语气,他自己自然是不好再多怀疑什么的。

    “是啊,难不成爹爹还真想笙儿跟外面传闻的那般吗?”

    田笙笛见到了田太傅这个样子,便也知道田太傅多半是相信了自己的话,但是田笙笛却没有就此罢休,反倒是露出一副不开心的表情,对着田太傅就是这样一句。

    这下,田太傅哪还敢继续朝田笙笛跟北黎翼这样说下去,只好是彻底相信了田笙笛跟北黎翼所说的话,毕竟所有的事情,终究还是要看这两人怎么说的。

    当田太傅见到了这般的田笙笛跟北黎翼之后,自然是将自己心底那仅存的一点的疑虑也抛了去。

    “既然如此,那么老夫也不便多说什么了,只不过季王爷,你要是敢对我家笙儿一点不好,那么你可就莫怪老夫也对你不客气了。”

    田太傅看了看一旁一直对自己带着礼貌笑意的北黎翼,不忘如此警告着。

    北黎翼虽然说有些恼恨田太傅这般对自己盛气凌人的态度,但是碍于现在,他实在是有求于别人,所以北黎翼只好是忍了忍,没敢再反驳田太傅的任何一句话。

    “爹说的是,本王必定会对笙儿好的。”

    北黎翼这么说的同时,也不忘特假的笑着看了看田笙笛,后者还能怎么样呢,自然也是回予了一个微笑。

    这一切,都是被田太傅看在了眼里的……

    所以田太傅对于田笙笛的现在究竟是过得如何,现状又是怎么样的,算是彻底的安下了心。

    只不过随着田太傅的心一安下,北黎翼跟田笙笛此次前来的目的,自然而然的也就被说了出来了。

    只见北黎翼在看见了田太傅本人终于是舒下了心的同时,立马就朝田笙笛使了个脸色。

    田笙笛又怎么会领会不到北黎翼的意思呢,心底除了感到了有着些许难过,她也感受不到什么了……

    但是即便这样又能怎么样呢?田笙笛既然已经是死心塌地的注定要赖在了北黎翼的身上,所以对北黎翼的请求,她又怎么能拒绝?

    当即接受到了北黎翼眼神的田笙笛,收起心底那一些些小悲伤,就朝田太傅那人笑了笑,装出一副为难的样子开始对田太傅说;“爹爹,笙儿今日跟王爷一同回来,其实还有一些事想要你出面来帮忙……”

    “哦?什么事?”

    田太傅纳闷的问了一声,当肥腻的脸庞做出这样一副表情的时候,还真是有些让人感到了滑稽……

    田笙笛也努力忍住了不去嘲笑田太傅的心,只是故作为难的看了看北黎翼,又再看了看田太傅,这才说道:“就是这几日,王爷不知道是何时得罪了国公府,惹得国公府的人在处处打压王爷,王爷最近更是心力交瘁,让笙儿看了也是好生心疼……”

    田笙笛说到此处,更是做出了一副悲伤的神情,对北黎翼的心疼之情在此刻更是显露无疑。

    北黎翼见了,还真是有些佩服起了田笙笛的演技来,但是怎么说,田笙笛现在都是在为了自己的事如此这般,所以北黎翼自然也就没有去拆田笙笛台的意思,只是跟着田笙笛就一唱一合了起来。

    “笙儿!不是说了让你不要跟爹说这件事吗,省的他老烦心,今日我们前来也就是看看爹就好了,你又何必这样。”

    北黎翼此时对田笙笛可谓是一副气急败坏的神情,只是心底究竟是希望田太傅如何,也只有北黎翼,还有田笙笛自己心里清楚了!

    田太傅对于这事似乎并没有应承的道理,只是说:“王爷,笙儿所指之事该不会就是这段时间,有人指出你私下里做的一些事的原因吧……”

    北黎翼一愣,完全没有想过田太傅竟然早就知道了这件事,随即又一想,也是,毕竟田太傅也算是朝中大臣,对于自己的这些事,恐怕也早就有耳闻,只是一直处于观察的状态罢了!

    可见,田太傅跟那些两面倒戈的势力眼大臣也差不多,为了自己的利益,自然是对现在的自己,避之不得了!

    只不过北黎翼手里毕竟还有着田笙笛这个女人,所以田太傅即便是想躲了这件事,那么也要看看他女儿同不同意了!

    “爹这话说的可是有错了,我根本就是被那些小人所陷害的!”

    有了底气的北黎翼,在对待田太傅的时候,也是压根就没怎么正脸对待,只是该有的礼数他还是做到了的。

    只不过在说起这件事的时候,北黎翼终究还是有些忍不住自己心底那气恼的情绪,语气自然也是有些愤恨的。

    这事,搁在谁的身上谁都得气,尤其是北黎翼这种对权势更是相当看重的人,更是有些气不过了。

    田太傅虽然不知道北黎翼心中所想,但是对于北黎翼的话,他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判断的。

    而且也知道北黎翼私下里所做的那些事,也绝对是真的,毕竟田太傅在官场之中打拼了这么多年,如果连这点判断力都没有的话,那么现在的他也不可能走到如今这个位置!

    因此,当田太傅看见了北黎翼这般气愤的样子,他自己倒是淡定的很,只是往前走了走,坐在了大厅之内上方的位置上,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用着他那细小的眼眸,有些意味深长的盯着北黎翼。

    北黎翼虽然恼恨这样子的田太傅,但是不管怎么说,田太傅如今都算是他北黎翼的一根救命稻草,所以田太傅没有说话的话,北黎翼自己也不敢再多说了。

    毕竟现在的北黎翼,也只有田太傅这个人能仰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