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九章 有求于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6:32本章字数:1999字

    “哎呀,爹爹你干嘛呢!”

    见到田太傅似乎压根就没有帮北黎翼的打算,田笙笛自己不免也有些急了,直接就走到了田太傅的面前,拉扯着田太傅,一脸急切的说道。

    似乎,现在正在遭受危难的是她,而不是北黎翼一样。

    反观北黎翼本人,倒是显得淡定多了,反正北黎翼自己心底有这个自信,田太傅一定会帮他,至于帮到什么程度,北黎翼不奢望,但是只要是田太傅出面了,那么自己这桩事所带来的损失,多多少少会挽回那么一点点。

    而促使北黎翼有这份自信的,无疑就是田笙笛这个傻乎乎的女人了!

    这不,田笙笛见到田太傅依旧是没有准备应答自己的话,田笙笛更是直接的就逼着田太傅说:“爹爹,你就说你帮不帮王爷这个忙吧!”

    见到田笙笛如此强硬的态度,一本正经的正在沉思的田太傅,终于是收起了自己的视线,望向了田笙笛:“笙儿你这是逼着爹爹非要帮季王爷不可咯?”

    “是又怎么样?难不成爹爹不肯吗?”

    田笙笛压根就没有准备对田太傅掩饰的打算,所以当田太傅这样一问的时候,田笙笛几乎是立马就顺着田太傅的话说了下去。

    “笙儿你真是……”

    见到这样子的田笙笛,田太傅还能有什么话好说的呢,只好是耸拉下了自己的肥肉,颇有些无奈的看着田笙笛。

    田笙笛对此却压根就没有放在心上,反正田太傅一直以来,在田笙笛心中,都只是一种可以带给她高贵身份的人,至于其他,田笙笛压根就没有去多想,更甚至都没有把田太傅当做自己的父亲……

    只是自己有什么事的时候,田笙笛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田太傅了。

    而每当这个时候,田笙笛必定就是跟一个讨不到糖吃的小孩子一样,会一直缠着田太傅这个人的。

    这个时候的田笙笛,自然也是不例外的,这不见到田太傅这般无奈的样子,田笙笛自己便就知道有戏了,这不就赶忙拉扯田太傅,就是一阵撒娇加哀求:“爹爹,你就帮帮王爷吧!”

    田太傅见到这样的田笙笛,他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只好是很无奈的看了看田笙笛,说着一句很无奈的话;“你啊你!”

    田笙笛对此自然是笑了笑,她知道自己所为北黎翼争取到的目的已经是达到了,所以现在的她也停止了继续跟田太傅死角的态度了,只是转过身去看了北黎翼一眼,可惜北黎翼似乎依旧还是没有把自己当回事,见到自己对他微笑,北黎翼也是一副视若无睹的样子。

    田笙微微收敛下了自己的心神,掩饰起了自己的难过,终于是没了那个勇气继续去看北黎翼对自己冷漠的脸庞了。

    “不知道季王爷是想要老夫如何帮你呢?”

    向来对自己女儿百依百顺的田太傅,此时终于是放下了沉默,开始松口了,只不过他并没有对着一直央求着自己的田笙笛,只是对着一旁一直依靠着田笙笛的北黎翼。

    北黎翼一听这话,可谓是有些喜上眉梢,但是还是努力忍住了自己心底的兴奋,故作姿态的跟田太傅说了一声;“这个,本王也不太好说,但是私心里本王还是希望爹能够稍稍出面为我澄清一下的……”

    “哦?这是要老夫去给你卖面子啊!”

    田太傅又岂不会看不出北黎翼的心思,但是自己的女儿都已经是北黎翼的人了,所以他自然也是没什么好说的了,只不过心底终究还是有些不舒服的。

    毕竟当初,田太傅之所以原意将田笙笛嫁给北黎翼,也是因为看中了北黎翼将来的形势上,如今北黎翼出了这档子事,田太傅如果不是思及到了田笙笛还在北黎翼这边,那么田太傅的做法恐怕也是会跟那些朝中大臣一样了……

    只是如今,田太傅已经是没有后悔药可吃了,只好口头上这样说了一下北黎翼,接下来还是要去帮北黎翼的忙的……

    毕竟他怎么着,也算是北黎翼的岳父了,这点忙要是不帮的话,还真是有些说不过去了。

    “本王不敢。”

    听闻田太傅的话,北黎翼哪敢继续再说下去,只好是谦卑的这样说一声,就没敢再继续说话了。

    但是心底却在狠狠咒怨着这个肥头大耳的田太傅,待本王得势那一天,本王看你还敢如此对待我不!

    “哼!”

    田太傅冷声一哼,却没有继续再挖苦北黎翼下去,只是说;“这事,老夫改日会好好替你处理的,只是若还有下次,那么可就休想让老夫再次出面,替你一个王爷擦屁股了!”

    “爹爹!”

    田笙笛听到了田太傅对北黎翼如此不客气的态度,不由得有些气恼的叫了一声田太傅,示意他说话不要这么刻毒的对北黎翼……

    只可惜,田太傅在面对这件事的时候,可没有再次顺从田笙笛的意,只是淡淡的撇了田笙笛一眼,也没有朝田笙笛再多说什么,但是田笙笛却知道这正是他爹爹严肃的时候,即便现在的她再多说什么,田太傅都不会听进去一句的。

    所以田笙笛也是立即就噤了自己的嘴,不敢再多言语一句。

    北黎翼虽然在面对毫不客气对待自己的田太傅,感到了气恼愤恨,但是在这个时候的他,目前对于田太傅的态度也无可奈何,谁叫他现在有求于人呢!

    所以北黎翼对于田太傅的态度也只能是忍了在再忍,忍出了一个笑容就对田太傅说;“爹说的是,我以后也不会再犯了。”

    “最好如此!”

    田太傅对于北黎翼的笑容可是丝毫没有买账的意思,只是起了身,一甩袖子就对北黎翼如此说道,接着就是田太傅一个人独自离开了北黎翼跟田笙笛两人,只剩下宽大的背影了……

    “哼!看看你爹,对本王什么态度!”

    田太傅一走,北黎翼就立马显露出了对田笙笛恶劣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