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六章 本王看重的只有你一个

    更新时间:2018-08-07 21:56:33本章字数:2142字

    只能是有些尴尬的看着北黎翼,却又不敢再多说什么,安静的等着北黎翼接下来的话……

    可是就是在她这么专注的目光之中,北离墨竟然就走近她的身前,轻轻的抬起了她的下巴,嘴角上挂着一抹若有若无的冷淡笑意,对着她就是一句:“你还没有这个资格、这个本事来命令本王!”

    话一说完,北黎翼瞬间就将抬着田笙笛的手一松,顺便还用力的将田笙笛一甩,就给甩到了地上……

    田笙笛整个人都因此疼得有些冒烟,原本被北黎翼紧紧合着的下巴,在北黎翼松开手的一瞬间,她也是下意识无意间就咬到了自己的舌头。

    加上自己被北黎翼甩落在地上,自己下意识的用手掌先着地的原因,此时的手心也在开始隐隐冒血……

    擦破的皮肤,更是让田笙笛这种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疼得眼泪立刻就飙了出来,看向北黎翼的时候,更是忍不住带上了一抹委屈的表情……

    “王爷……”

    只可惜这样的田笙笛,也仍然还是没有换回北黎翼一丝丝的同情。

    而北黎翼在见到这样的田笙笛,反倒是觉得这样的田笙笛更加是有些做作,让自己感到了恶心……

    一点都没有尹浣沁那般爽朗而又干脆的样子!

    就这样,北黎翼不知不觉间把田笙笛跟尹浣沁这两个女人,给放到一起对比了……

    也不知道北黎翼究竟是怎么想的,竟然会把这两个女人给放到了一起……

    但是不管怎么说,北黎翼最终还是对眼前的田笙笛提不起一丝兴趣,因此在见到了如此这般请求他的田笙笛,北黎翼还真是没有什么话好说了,直接甩给了田笙笛一句话,就一点留恋都没有的走了……

    “田笙笛!本王劝你做任何事之前都不要自作多情,自以为是!更别以为本王不知道你心底那一些鬼主意!”

    田笙笛听完,压根就没来得及再多去为自己辩驳什么,就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北黎翼的背影,就这么坚决而又残忍的离开自己的视线。

    田笙笛此时就算是哭泣到失声,似乎也是无法再去唤回北黎翼的心。

    更别说,北黎翼的心至始至终都不在田笙笛的身上了……

    随着围猎之日的临近,在此之前,闵月公主跟北南靖和亲一事,倒也是提上了日程。

    也就是因为这样,闵月公主的父王,也说是会赶了过来。

    毕竟怎么说,闵月公主都算是月海国国王金诚寒的女儿,并且平时闵月公主算是金诚汗最疼爱的女儿了……

    于情于理,金诚汗都是有必要赶赴一下碧月国的,而且随着蜀国那边的战事,金诚汗怎么都是得找个机会去会会碧月国的皇帝的……

    这可是乐坏了闵月公主,要知道闵月公主毕竟还算是个女孩子,对于思乡之情还是很浓烈的。

    尤其是闵月公主这次前来碧月国,还一待就是待了半年,闲暇之余,闵月公主不免还是会想到月海国那边的风景……

    幸好,每次闵月公主这般忧愁的时候,北南靖总是会适时的出现在她身边,这才没有让闵月公主时刻想着月海国那边。

    只不过,如今听闻了自己的父王要来,闵月公主还是不能忍受住自己的激动的……

    而碧月国的皇帝听说此事之后,当然是不可能有阻止之意,而且对于闵月公主跟北南靖的这桩亲事,皇上自己也是相当赞同的。

    因此,听说了金诚汗这次前来的来意之后,皇上可谓是给足了月海国那边的面子,用着大排场迎接着月海国那边的皇帝……

    而又恰逢过几日便是碧月国一年一度的围猎之日,又加上月海国那边算是属于边塞,因此皇上便想着去邀请金诚汗一同与自己前去围猎。

    性格豪爽的金诚汗本人,自然是一口答应,再说了,他远道而来,怎么着也是得碧月国皇上一分面子的……

    而且如今自己的女儿,闵月公主都已经快是碧月国的人了,所以金诚汗哪里还有拒绝的理由?

    只能是静静等待着围猎之日的到来……

    “沁儿,围猎那日你也准备去?”

    这天,北离墨来到了尹浣沁身边,也不知道北离墨跟尹浣沁这样闲聊了多久,北离墨突然之间就这样朝尹浣沁问道。

    尹浣沁感到奇怪,按理说这样的事,北离墨不是应该一早就知道吗?

    怎么还会来问自己这样的问题……

    尹浣沁疑惑归疑惑,自己却还是没忘了回答北离墨的话,顺道问了一句:“是啊,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件事?”

    北离墨摇摇头,并未有告诉尹浣沁自己问这句话的缘由究竟是什么,只是说:“你一个女子,我怕你去到哪里会有什么危险……”

    “北离墨!”

    一听北离墨这话,尹浣沁不由得有些大声的吼了北离墨一声:“你在小看我吗!”

    很显然,北离墨刚才的一句你只是一位女子的话,有些刺激到了尹浣沁……

    毕竟不管怎么说,尹浣沁的骨子里还是有点像尹将军那般刚硬,所以当听闻了北离墨如此这般的话,尹浣沁下意识的就不免出来反驳道。

    北离墨也是没有想到,自己随口的那么一句,竟然就刺激到了尹浣沁敏感的神经!

    想了想,北离墨还是有些为这般好强的尹浣沁,有些无奈的笑了笑。

    这般好强,这般倔强的沁儿,在北离墨眼里还真是有一种可爱的意味……

    然而尹浣沁却不知道北离墨的心中所想,见到北离墨对于自己的反应也只是笑了笑,尹浣沁自己就不禁还真是有些气着了,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就这么直瞪着北离墨。

    仿佛这样,北离墨才会将他刚刚所说的话,收了回来……

    然而尹浣沁并不知道,如今这般样子的她,落入到北离墨的眼睛里,倒是为自己徒增了一分属于小孩子的天真……

    让北离墨看得有些目不转睛的同时,嘴角上的笑容也是止不住的上扬。

    渐渐的,尹浣沁终于是败下了阵来,直接就转过身,扭过头就不准备搭理北离墨了。

    北离墨这时才算是回过神来,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随即轻轻怀抱住尹浣沁就说:“本王只是担心,你那日会遭受到危险,那样的风险,本王承担不起,毕竟这世间,纵然是有着千千万万的女子,而本王看重的也只有沁儿一个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