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离婚是早晚的事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4本章字数:1273字

    程晓小的家位于河西新城,是一座花园洋房。当初结婚时,老爷子执意送给小夫妻俩的。

    房子很大,两人住显得有些空旷。程晓小看着这一尘不染而空落落的家,不知为何总觉得有些可笑。

    她甩甩头,似要将心头的郁结甩去,径直去了浴室。

    一个人在家很安静,也很孤独,两年来,她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孤独。

    程晓小泡在浴缸里,眼睛又有些酸涩。也许是外婆忌日快到了,这几天,这样的酸涩,浮上的有些多。

    手机忽然响起。

    “晓小,机票已经订好,明天早上九点的,我七点过来接你,你准备下。”风启低沉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

    “嗯!”晓小应了一声。

    “我替你叫了外卖,是你爱吃的杭帮菜。晚上早点睡。别想太多,船到轿头自然直。”

    程晓小眼眶一热,低低道:“放心,阿启。”

    ……

    挂了电话,眼泪终是止不住流了下来,手机却又响起。

    程晓小看了看来显示,忙擦了擦眼泪。

    “什么事?”

    “你在哪?”

    “在家。”

    “今晚……我不回来了。”

    “好。”

    “不关心一下你丈夫做什么去吗?”

    程晓小冷笑:“如果你今天守约的话,应该是前夫。”

    电话那头有短暂的沉默。

    程晓小也无话可说,只等着他说再见。两人谁也没有再开口。

    “爸爸,我要吃必胜客!”

    “念念,别吵爸爸,爸爸在给阿姨打电话!”

    阿姨?

    程晓小咬了咬牙,迅速的挂了电话,扔在一旁,把头沉在了浴缸里。

    数秒钟后,她猛的坐了起来,拿过手机迅速的拨了个号码。

    “阿启,我不要明天早上的飞机,我现在就要走。”

    被浓浓孤寂包围的滋味,挥之不去,她一分钟也不想呆在家里。

    “这……”

    叶风启的声音停顿片刻:“好,我马上来接你!”

    ……

    江榕天听到嘟嘟声,幽深的双眸闪过一丝痛色,她如今也学会挂他电话了。

    “小天,幸好你今天来得及时,我只是想到楼下喝杯咖啡,没想到孩子就发病了。”

    “以后小些!”

    “嗯!你去忙吧,不用陪着了。”夏语把白晳的手往江榕天肩上一落,满脸的欠意。

    眼前的男子身材高大结实,蓄着板寸,眼睛深邃有神,鼻梁高挺,嘴唇微厚,浑身上下有股沉稳的气质。

    “爸爸,别走,陪我玩。”

    夏语转身。

    “念念,爸爸还有工作要忙,妈妈陪你玩。”

    “不要,我要爸爸。”

    江榕天对夏语摇摇头,忙上前搂住孩子:“来,爸爸给你讲故事。”

    “小天,真不好意思,孩子……”

    “孩子还小,我确实应该多陪陪。替我和念念点个大份的披萨,意大利面要肉酱的。”

    “爸爸万岁!”念念手舞足蹈。

    夏语走出病房,忍不住回头,嘴角下意识的翘起来。

    不管小天对她如何,这个孩子终归是他爱的。能用孩子牵绊住他,这就够了。

    至于那个程晓小……

    哼,离婚是早晚的事!

    ……

    江榕天从医院出来,已华灯初上。

    他站在大门口,两指间夹着烟蒂,深深的吸了一口。

    私人助手赵虎悄无声息的上前:“江总,老爷子打电话来,让江总和夫人回去一趟。”

    “什么事?”

    “老爷子不肯说。”

    江榕天凝眉想了想:“先回家接夫人。”

    车子开到院门口,江榕天下意识抬头去瞧,整个房子沉寂在夜色中,没有一丝光亮。

    这么早就睡了?

    江榕天淡淡一笑,掏出钥匙开了门。开灯,眼前一片明亮。

    “晓小,晓小……”

    无人应答。

    江榕天感觉不对,上上下下找了一通,却始终没有那抹清秀的身形。

    拨电话,已关机。她居然不在家?

    江榕天脸色阴得很难看,眉宇间的锐气有一些外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