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第三章 我说是才是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5本章字数:1439字

    程晓小不在家,江榕天脸色脸看。

    “江总,要不要我派人找找?”赵虎小心翼翼的问。

    “不必了,先去看老爷子。”江榕天大步离去。

    ……

    江南的冬天,既阴冷又潮湿。

    长长的小巷尽头,是一座古朴的老宅门。

    老宅很大,分上下两层,统共有十来个房间。这幢宅子当年曾是外婆的陪嫁。

    程晓小立在屋檐下,看着雨水滴滴嗒嗒的落下。子欲养而亲不在,晓小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喝茶,先暖暖胃。晚上想吃点什么?”叶风启把瓷杯递到晓小手上。

    程晓小按过杯子放在手里捂着,目光看向他,眼中波光流动。

    三岁那场车祸,妈妈用身体,死死的将她护在怀里。从此她就躲进了自己的世界,不言不语。

    外婆怕她孤单,从孤儿院里领养了个小男孩,与她作伴。男孩大她三岁,正是叶风启。

    叶风启的到来,让这阴森冷清的老宅有了生机。他就像春日里的一股暖风,吹走祖孙俩心底的阴霾。

    “阿启,这些年,辛苦你了。”

    “说什么傻话!”

    叶风启伸手,如小时候一样摸了摸她微蓬的头发。

    “晚上老规矩。”

    “嗯!”

    程晓小点头。

    ……

    江家大宅,位于紫金山的半山腰,能住在这里的人家,非富即贵。

    江家祖上以医药起家,传到老爷子这一代,规模已非常人能想象。以老爷子现在的年龄咳嗽一声,医药界无人敢不应。

    江榕天刚下车,就有老管家江一迎了上来。

    “少爷回来了。”

    “老爷子呢?”

    “在客厅,正等少爷吃晚饭呢”

    江榕天皱着眉头走到餐桌上,大大咧咧坐下。

    江民锋瞧了瞧他身后,半天没见到人影,脸顿时一沉。

    “晓小呢,为什么没有一起回来?”

    江榕天被堵得哑口无言,虚咳一声。

    “她今天跟思雨去逛街,估计手机没电了,联系不上。”

    老爷子缓了神色,“女人家一逛街,就没完没了。得了,咱们爷俩开饭吧。”

    “江一,拿两个杯子来,我陪老爷子喝点小酒。”

    江民锋几杯下肚,话就多了起来。

    “小天啊,你快二十七岁的人了,有些事情是该收敛一下了。晓小是个好孩子,你别辜负了她。“

    “放心。”

    “我如何能放心?”

    江民锋把酒杯重重往桌上一搁。

    “你别以我外公老了,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你最近这几个月,天天夜不归宿。”

    “她来告状了?”江榕天一怔。

    “她要是告状倒好了,就因为这孩子什么都不说,才让人心疼。”

    江榕天点了一根烟,吐出一口烟圈,眉宇间含了一抹愁绪。

    “还有,夏家的那个女人,你给我离远点。”

    “老爷子,她到底给我生了个孩子,我必须……”

    “放屁,你怎么知道那孩子是你的。”

    “她给孩子验过DNA,上面白纸黑字,确实是我的。”

    “我说是你的才是你的,我说不是你的,她就是验了再多的A,也不是我江家的孩子,也休想进我江家的门。”

    江榕天头痛的看着他,绵柔幽长的酒,入口都成了苦涩。

    ……

    所谓的老规矩,其实是一家老字号的面馆。两人但凡回来,必要去吃上一口。

    一碗面下肚,程晓小满意的打了个饱隔,由衷感慨,“还是家乡的面好吃。汤好,面好,浇头好。”

    叶风启起身,付了钱,替她把围巾裹好:“陪我散会步,一晃这城市又是半年没见了。”

    霓虹灯下,行人匆匆。

    叶风启侧着头,有些心疼的看着晓小如水雾般的双眸,叹道:“如果他一直这样拖着,你准备怎么办?”

    程晓小无力低下脑袋,陷入了长时间的安静。脑海中往日岁月呈现,一幕幕,一段段。

    ……

    外婆去世后,叶家巨额财富都由她和风启继承。程家众人虎视眈眈,她和风启寸步难行。

    江老爷子得知后,力排众议,两个月后就在B市举行了盛大的婚礼。

    程晓小嫁入江家,程家人拿她无可奈何,只能对着那些财产咽口水。

    新婚之夜,几乎陌生的两个人同睡一张床,一个醉得不醒人事,一个睁着眼睛到天亮。

    程晓小敏感的体会到,那个有着雕刻般脸庞,小山般魁梧高大的男子,其实心里对她并无半分喜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