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给你戴绿帽子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5本章字数:1330字

    程晓小苦笑连连。

    两年了,他们同床的次数屈指可数,就算把她搂在怀里,跨下的坚硬一柱如山,他宁可忍着,也不愿意碰触她。

    还有什么比这种事情,更能打击一个女人的自信心。

    再后来,江榕天的青梅竹马——夏语,从欧洲回来,顺势带回来了她们的孩子。从此后,江榕天对她连应付都懒得应付,直接彻夜不归了。二人的关系一落千丈。

    两年了,七百多个日日夜夜,她就像一个孤寂的守望者,守着那幢从来都没有温柔的空房子。

    期盼,等待,失望,从起点到原点,周而复始

    叶风启见她不语,眼中闪过浓浓的心疼。

    “晓小,我如今在珠宝这一行,也算干出了点明堂。程家再想拿捏,窥视,也未必能心想事成。所以,你心里如何想的,只管去做。一切有我。”

    程晓小背过身,将眼泪逼进眼眶。

    “阿启,我看不明白他这个人。明明心里厌弃,却拖着不肯放手,明明不屑一顾,却在外人面前装着深情。阿启,我很累,真的很累。”

    叶风启轻轻的将晓小搂进怀里,低声道:“晓小,从来没有潇洒快活的人生,没有人能逃脱生活的樊笼,累了,就把担子放下来,想哭,就到哥怀里哭。别委屈了自己。”

    “风启哥……”程晓小眼中弥漫出泪,哽咽着将头埋在叶风启的怀里。

    虽然他年长晓小两岁,可从小两人就直呼其名。若非晓小伤心到极至,不会唤他哥。

    叶风启幽幽一叹,轻轻拍打晓小的后背。

    人来人往的雨夜里,无人注意街角一处相拥着的两人。

    ……

    “外公,你喊小天吃饭,居然也不打个电话给我,外公你偏心啊!”

    说话间,一个英俊的男人走了进来,在江榕天的对面坐下,顺势递了个只有两人能意会的眼神。

    来人是江榕天的表弟,朱氏集团的总裁朱泽宇。两人从小一起长到大,好到能同穿一条裤子。

    “你小子,一天到晚跟三流女明星混在一起,今天怎么会有空来看我这把老骨头。”

    江老爷子嘴上这样说,手上却招呼下人拿碗筷。

    朱泽宇嬉皮笑脸的凑近了:“瞧外公这话说的,我人虽没到,心却无时无刻不在外公这里。外公,最近气色不错。”

    “别贫,你妈呢?”

    “我妈一下午,连着两台手术,现在还没下来。外公,我敬你一杯。”

    老爷子光顾着和外孙子喝酒,没有看到江榕天长长松出一口气

    ……

    老爷子吃完饭必要做的一件事,就是溜弯。等他离开,朱泽宇替江榕天点了支根。

    “巴巴的把我叫来什么事,老子我刚把欢欢的衣裳脱一半。”

    朱泽宇咂着嘴,一脸惋惜,“这女人的身材还真是不错,前凸后翘。”

    江榕天慵懒的喝了口茶:“晓小提出离婚了,我没去。这个月的第二回了。”

    朱泽宇挑起眉头:“她脑子是不是抽了,居然敢跟你提离婚,不会是因为夏语的事吧。”

    江榕天抖了抖烟灰,沉默不语。

    朱泽宇正要说话,江榕天兜里的手机铃声响起。他听了几秒,脸色大变。

    “什么事?”

    “晓小回S市了。”

    “那又怎样?”

    “是和叶风启一起回的。”

    “我擦,这女人居然水性扬花,敢给你戴绿帽子。”

    江榕天把烟踩在脚底:“送我去机场?”

    “做什么,你不会去找她吧?”

    “正是要去找她!”

    朱泽宇一把拉住:“你疯了,明天美国那边要来人,你怎么走得开。”

    江榕天身体明显一顿,及时隐去了眼中的怒火,划开了手机。

    还没翻出电话号码,手机又响了。

    “小天,是我,夏语。”柔美的声音从电话那头响起。

    “念念怎么了?”江榕天心中一紧。

    “念念很好,只是家里出了点事,我没时间陪着他。你替我看会孩子,好不好。”

    “什么事?”

    “鬼子他……被记者堵在了酒店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