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外面彩旗飘飘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5本章字数:1325字

    江榕天隐隐觉得不对。

    “你想做什么?”

    “哥,别紧张,我什么也没做。我给嫂子的外婆鞠了三个躬,她就请我吃了顿饭,顺便和叶风启做了笔买卖。”

    这一刻,江榕天充满了阎罗般阴狠的光芒。

    “金浩,我警告你,离程晓小远一点,不然,我一定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哥,这话说的,做兄弟的就有点听不懂。嫂子请我吃……”

    “你最好把我的话记在心里。”

    江榕天冷冷打断,按下了结束键,大步流星的走出机场。

    金浩放下手机,深深的吸了口新鲜的空气。

    空气里,有潮气的味道,淡淡的,很好闻。就像江南的女人一样,轻言细语,婀娜多姿,芬香馥郁。

    江榕天——你的话,我从来都记在心上;我的话,你最好也深埋心里。

    你所喜欢的,我必将夺走;

    你所挚爱的,我必将毁去。

    ……

    机场门口,朱泽宇斜靠在卡宴车前,正在打电话和人调情。

    见江榕天出来,迎上去埋怨道:“怎么晚点这么长时间,老子都等半天了,美国人快到了,你再不出来,老子都恨不得拿高射炮把你射下来。”

    江榕天绷着脸吐出两个字:“开车!”

    朱泽宇见他脸色不对,忙点火,油门一踩,车子飞了出去。

    “出了什么事,脸色难看的像个鬼。”

    江榕天把头往后靠了靠,缓缓闭上了眼睛:“替我查一下,金浩到S市去做什么。”

    朱泽宇一惊,瞬间变了脸色:“金浩也在S市?”

    “而且两人还遇上了。”江榕天接话。

    “我擦!”

    朱泽宇懊恼的一拍方向盘:“你是担心金浩故意去的S市?”

    江榕天猛的把眼睛睁开:“最好不是故意,要不然……”

    朱泽宇见江榕天话说一半,就没了下文,猛踩一脚油门,咬牙切齿道:“小天,这小子……真他娘的有种!”

    ……

    程晓小从S市回来,已是五天后。要不是翠玉轩有事,她和阿启都不想回来。

    飞机一落地,打开手机,都是沙思雨打来的未接来电,他的丈夫连个短信也没有。仿佛她的生死与他毫无关系。

    程晓小心中一痛,一边走,一边对身旁的朱风启强笑说:“这小妮子等得不奈烦了。”

    叶风启点头:“她这个性子,也不知将来谁能忍得了。”

    话音未落,一个高挑艳丽的女子向她扑过来。

    “晓小,阿启,你们总算回来了。”

    程晓小柔声道:“等急了吧,伯父伯母给你带了好吃的,回头给你。”

    沙思雨一把拎过叶风启手上的行礼包,趁机朝他递了个眼色,笑道:“走,上车再说,我在大公馆定了包间,替你们接风洗尘。”

    叶风启嘴角微扬,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

    程晓小光顾着跟沙思雨说话,似乎没有看见两人之间的交流。

    程晓小和沙思雨的交情从幼儿园起,一路小学,中学,大学,两人好得能共用一块毛巾。

    小小考取了B市的一所名牌大学,思雨跟着一道去了B市,读了公安大学。

    四年毕业后,晓小去中学教书,思雨则由她的爸爸走了关系,留在了B市的刑警大队。

    三人走出机场,叶风启接了个电话,称公司有事匆匆拦了辆的士离去。

    原本的三人行,变成了二人,沙思雨浑不在意,把晓小的行李般到了后备箱。

    从机场到市区,不堵车的情况下,也要一个小时。晓小一坐到车上,想到早晚要回到那幢空宅子,话就少了下来。

    沙思雨侧过脸看了她几回,终是忍不住问:“晓小,你和江榕天这样拖着也不好。他都在外面有了私生子了,你还替他独守空房,这不公平。”

    “我已经在民政局等了他两回,回回他都借故不来,你让我怎么办?”

    “这个混蛋,他就想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有钱人都是这个德性,听得老娘我一肚子火。”

    沙思雨咬牙切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