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唯一多余的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5本章字数:1440字

    程晓小掀起窗帘一角,看着车子绝尘而去,眸色微凉。

    两年来,这样的一幕屡见不鲜。就算是他在她身体里,只要电话一响,他就能抽身离去,没有一丝的留恋。

    那个有着先天心脏病的小男孩,时刻牵动着他的心,当然,还有男孩的母亲。

    程晓小摔了帘子,将自己浸泡在浴缸里。半个小时候,她喝了两杯红酒,一阵疲倦袭来,安然入眠。

    ……

    半夜迷迷糊糊间,手机不停的闪烁振动,程晓小嘟囔了几句,翻了个身。

    振动仍在继续,程晓小摸索着划开。

    “谁啊?”

    “程晓小,小天在吗,你让他接个电话。”

    “夏小姐,江榕天不在,有什么急事请你直接打他电话。”

    程晓小瞬间没了睡意,小三半夜打电话给正室,让正室帮忙找男人,她忽然觉得自己很可笑。

    转念一想,人家夏语十几岁时,就俘获了江榕天的心,谁先三,谁后三还说不定。

    “程晓小,你有没有同情心,念念发着高烧,哭着喊着要爸爸,我不过是让你叫醒一下小天,你何必推三阻四。”

    “夏小姐,我再说一遍,江榕天不在。有什么急事,你打电话给他。”

    “程晓小,小天的手机二十四小时开机,难得的几次关机,都是跟你在一起。求求你别这么冷血好吗,孩子身体不好,又发着高烧,他只想找爸爸。”

    冷血?

    程晓小正要反唇相讥,电话那头传来了念念的大哭声,所有还击的言语随着一声幽幽的叹息声,尽数咽下。

    “夏小姐,他真的不在。”

    电话那头的人不依不饶:“程晓小,你拦着他们父子俩见面,念念要是出了点事,你担得起这个责任吗?”

    程晓小无力的垂下了肩。

    快两年了,自从夏语带着孩子回国后,只要找不到江榕天,总会把电话打到她手机上,不管是白天还是深夜,仿佛是她把江榕天藏了起来,破坏他们父子的感情。

    “喂……程晓小……喂……”

    她累了,这样的生活程晓小按下关机键,将头埋在膝上,默默垂泪。

    江家与夏家的渊源来源于朱家。

    当年江榕天的小姨江水陵,替朱家长子朱宏平动过一次手术,朱宏平对她一见钟情,展开了热烈的追求,终于抱得美人归。

    朱宏平的的妹妹朱宏安是夏家的儿媳,生下一双儿女,夏语是她的长女。

    江榕天的母亲去世的早,小时候由江水陵一手带大,所以跟夏家非常熟悉。他和夏语可谓是青梅竹马。

    两人自青春懵懂时就相互爱恋,随后一同留学德国。后来不知什么原因两人分手,江榕天回国,接管了江天集团,与夏语藕断丝连,经常来往于两国之间。

    再后来,江榕天奉江老爷子的命令,娶了她程晓小。一年后,夏语带着年仅二岁的孩子夏念榕回国,于是就形成了今天这样的局面。

    她是这个局面里,唯一多余的人。

    电话铃声突兀的响起,在寂静的夜里,分外刺耳。

    “程晓小,我求求你,替我找一下小天,你就当可怜可怜念念,他是小天的骨肉啊……他发着高烧……你怎么忍心?”

    夏语凄厉且无助的声音,让程晓小的心莫名的抽痛了一下,觉得自己是个罪魁祸首,该下十八层地狱,

    她咬了咬牙,终是吐出了三个字:“我去找!”

    ……

    程晓小开着车子驶出小区门时,才发现B市这么大,她要到哪里去找一个不回家的男人

    夜晚路上的车辆已十分稀少,道路两边的风景不断倒退,江榕天的手机依旧是关机的状态,程晓小漫无目的。

    拐弯处有警车,车速慢了下来。

    一个年轻的交警将她拦下,警了个礼。

    “小姐,查酒驾,对着它吹口的气。”

    程晓小生平头一回被查,懵懵懂懂的照着警察的话去做。

    “对不起小姐,你酒精含量达到30%,涉嫌酒驾,请熄火,下车配合调查。”

    “酒驾?”

    程晓小后知后觉。她竟然忘了临睡前,喝过两杯红酒。

    “这位警察,我不是故意要酒驾的,孩子生病找爸爸,他爸爸电话关机了,我没办法才……”

    “小姐,别找什么借口,下车!”

    “这……警察同志……我”

    程晓小急得连说话声音都带着哽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