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落荒而逃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5本章字数:1352字

    就在所有人把目光都看向江榕天时,他却下意识的把目光对准了程晓小。

    程晓小身子微微一僵,拿刀的手明显顿。

    夏语披头一头柔顺的大波浪,牵扯着个小小的人儿进来。

    江榕天微不可擦的皱眉迎上去。

    “你怎么来了?”

    夏语展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

    “听说外公病了,正好都在一个医院,我带念念来看看。舅舅,舅妈,小宇,小天,你们都在呢。”

    夏语一圈招呼打过来,独独漏了程晓小,似乎在这个病房里,她是不存在的。

    江老爷子瞥了眼身前的晓小,嘴角抹上冷笑,这个女人果然聪明,怪道把小天哄得一愣一愣的。

    “表姐,你来了,快过来坐。”朱泽萱挣脱哥哥的手,上前亲热的挽住夏语的胳膊,拉着她往里走。

    程晓小撂了撂耳边的碎发,下意识的站起来,让出了床头的位置。

    算你有眼色。朱泽萱把夏语按坐在椅子上,笑道:“外公,夏语带着念念来看你了。”

    夏语浮上美丽的笑容,唤了声:“念念,快叫爷爷。”

    “爷爷!”念念奶声奶气的了一声。

    江老爷子冷哼一声算作回答后,缓缓闭上了眼睛:“我累了,你们都回去吧,晓小留下来陪我。”

    “妈妈,爷爷是不是不喜欢我。”念念懵懂不知,却能看懂大人的脸色。

    夏语脸色瞬间苍白,眼中浮上雾气,紧紧的将念念抱在胸口。

    如此脆弱而真实的表现,令所有人心中一痛。

    江榕天眼眸中闪过一抹疼惜,放柔了声音:“念念乖,跟妈妈先回去,爸爸一会再来看你。”

    “表哥,小语姐对外公一片孝心,你怎么能赶她走,该走的是某些人。”朱泽萱忍不住打抱不平。

    程晓小觉得一分钟都呆不下去。这个病房里,只有她才是多余的,该走的人是她。

    “外公,我想起来手上有点急事,晚些再来看你。”

    程晓小迅速拿起包,落荒而逃。冲出病房的一刹那,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够了,这样的日子真的够了,是该狠狠心结束了。程晓小心痛如裂,只想找个没有人的地方,大哭一场。

    ……

    程晓小一走,江老爷子的脸彻底沉了下来,病房里没有一个人敢说话。

    夏语惴惴不安的起身:“外公,好好休息,我带念念先回去了。”

    “我送你!”江榕天抱起念念,声音平静的隐藏了所有的担忧和情绪。

    刚刚擦肩的一刹那,他清清楚楚的看到晓小潸然而下的泪。这个隐忍而敏感的小女人,一定又误会了。

    ……

    “小天,今天的事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担心外公的身体。”夏语从病房时追了出来。

    江榕天透过门缝,看了眼儿子,把门掩上了,轻声道:“这事跟你没关系。”

    “小天,害得你和晓小不和,都是我的错,我……我很抱歉。”

    久藏的眼泪到底没有忍住,一滴滴落下,夏语低头,像一个无助的孩子默默抽泣。

    江榕天叹了两叹,到底是伸出了手,将她挽进怀里。

    “小天,我这就带着念念回美国,再也不回来了。”夏语哽咽。

    “说什么傻话。美国虽然好,到底没有亲人在身边,你和念念孤儿寡母的,怎么生活。”

    “小天——”

    夏语把脸埋进男人的怀里,泣不成声:“我真后悔,后悔那时任性离开了你。要不是我任性……”

    “夏语,过去的事情再说没有意义。咱们一起想办法,治好念念的病。”

    夏语抬起头,泪眼楚楚动人:“小天,我们……还能……再回到过去吗?”

    江榕天松开手,退后两步摇了摇头:“夏语,有些东西错过了,就再难回到当初。”

    夏语心里难掩失落,强笑道:“对不起,是我奢求了,你快回去吧,把晓小哄回来。”

    江榕天点头:“我去了,好好照顾念念。”

    夏语看着江榕天的背影消失在走廊里,娇美的脸上闪过狠厉。

    江榕天,这辈子,你注定是我的!

    谁也抢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