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你值这个价钱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5本章字数:1498字

    门被重重的踢开,打断了江榕天的回忆。

    叶风启像一阵风般飞扑过来,夹杂着寒气。

    他一把推开江榕天,把晓小抱在怀里,手不停的搓揉着她的四肢,嘴里柔声唤着:“晓小,是我风启。别怕,别怕,没事了,咱们回家了……回家了!”

    江榕天被推到一旁,脸色阴沉,目光死死的盯着眼前的男子,眼中怒火冲天,垂下的手紧紧握成拳头。

    “唔——”

    一声轻吟,令江榕天陡然睁大了眼睛。

    她的女人缓缓睁开眼睛,涣散着看了叶风启一眼,唇边牵出一个虚弱的微笑。

    “我要回家!”

    叶风启心中大痛:“回家……回家。外婆在等我们呢。晓小,我们回家!”

    她的女人,被别的男人唤醒,江榕天的心莫名抽痛几下,下意识的别开了眼睛。

    ……

    江家的私人医生刘小平从卧室里退了出来,走到倚在门边的江榕天跟前。

    “没什么大碍,着了凉,受了惊,吃退烧药,睡一觉就好了。”

    江榕天微微颔首:“她没有其它的什么……”

    刘医生略一沉吟说:“从身体上看,没什么大事,一切都很正常。”

    “谢谢刘医生,麻烦你了!”

    江榕天见问不出什么,打了个招呼,径直走进卧房。

    宽大的双人床上,程晓小安静的拥着被子,露出精致半张脸。

    “她为什么会这样?”

    叶风启把目光收回,深看了江榕天一眼。

    “你知不知道,她三岁时,出过车祸,她妈妈因此而丧命。”

    江榕天点头:“和这有什么关系?”

    “你可知道,晓小之所以能活下来,是因为被叶阿姨死死的抱在了怀里。车子漏油,最后爆炸,叶阿姨她……”

    叶风启有些说不下去,他深吸口气道:“从此,她就有了后遗症。一是怕巨大的声响,二是怕坐快车。但凡这两样,都容易让她回想起三岁的那一幕,然后,进入自我休眠状态。”

    江榕天剑眉蹙得更紧。

    叶风启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江榕天跟前,目光平视。

    “江榕天。你要不爱,就趁早放手,别伤害她。”

    你要不爱,就趁早放手?

    江榕天回味着叶风启的话,苦笑连连,把小小的手握得更紧。

    ……

    “美女,一起喝一杯吧!”

    朱泽宇露出一抹迷人的微笑,没有人可以在这样的笑容下,说出拒绝的话。

    两个女孩明显一愣。

    他趁机近距离打量那个叫晓小的姑娘,长发,大眼,似一株容谷幽兰,散发着迷人的气息。

    “美女,不会是怕了吧!”朱泽宇一屁股坐下,手搭在了沙发背上,姿势有些暧昧。

    他则轻佻的吐了口烟在晓小的脸上,预料中,女孩脸色大变。

    只见她嘴角沁出个弧度,声音轻轻柔柔:“怎么个喝法?”

    原来也是个风月场的人,不过打扮得清纯些罢了。他心中涌上失望。

    “你一杯,我一杯,你再来一杯,我再来一杯。”

    女孩葱白的食指朝着他一指,“你倒满!”

    他淡淡一笑,眼前的面容似雕刻出来一般,白皙皮肤吹弹可破,眉眼间有一抹冷意。不知道这样的姑娘在他身下辗转呻吟,该是何等的销魂。

    半个小时后,朱泽宇和沙思雨已经倒下。

    他抬了抬眉头,嘴角擒上一抹冷笑:“倒是小看你了?”

    “现在高看……还来得及!”她举杯示意。

    他扯开两颗衬衫的纽扣,“你叫什么?”

    “帅哥,英雄莫问出处!”

    好!

    他拍掌,“美女,打个赌如何?”

    “赌什么?”

    “我要先趴下了,这张卡是你的!”从皮夹里掏出一张金卡,他记得这里头应该有一千万。

    “我要是输了呢?”她淡淡道。

    “我只要你一夜!”

    他微薄嘴唇抿成一条直线,嘴角勾起一抹笑。一千万换她一夜,无所谓值,还是不值。

    “你很有钱?”她眼里掠过一丝轻蔑。

    “你值这个价钱。”

    这世上的女人,除了夏语外,在他的眼里,从来都是标着筹码的。得不到,那是因为你的筹码不够多。

    她抬起眼,与他对视,脸色平静。

    他如狼般晶亮的眼眸中闪过一丝诧异,这个女人竟然不怕!

    两人对视数秒,同时拿起了身前的杯子……

    他在意识混沌前,感觉到那个叫晓小的女人,用卡在他脸上打了两下,不疼,只是有些痒。

    然后,他听到了一句令他怦然心动的话。

    “若喜欢,天踏地陷都喜欢;若不喜,锦绣繁华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