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我夫人病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6本章字数:2031字

    朱泽萱落在最后,一进门就嘟着嘴埋怨:“哥,怎么请了这么多小明星,一个个打扮的跟交际花似的。”

    “小萱!”

    江水凌脸色一沉:“不要胡说。对了,小天,晓小呢,怎么没见她人?”

    江榕天笑笑:“她今天有些不舒服,我让她在家歇着。”

    “就她最娇贵。”朱泽萱冷哼一声。

    江榕天英俊的脸瞬间变色。

    夏寅离的最近,看得最清楚,忙上前一把搂住朱泽萱,嬉皮笑脸问:“小萱,你表哥也是从小明星混起的。”

    江榕天斜眼看了眼朱泽宇,后者耸耸肩。

    ……

    “程老师,刚刚有个电话,是不是找你的。”

    出租车里,陈斌把电话交还过去。

    程晓小拿过电话,看了看号码,忙拨了过去,打不通。

    她咬了咬嘴唇,打开短信,输了一行字。

    “江榕天,我的学生和我在一起吃饭时,被绑架了,我难辞其咎,现在和孩子的叔叔一起去交赎金。可能赶不及去年会,实在对不起。别担心,我会小心的。”

    点下发送健后,程晓小才长出一口气,把怀里的麻袋又抱紧了几分。里面是刚刚筹到的一百万,像这样的麻袋,后背箱里还有九袋。

    绑匪打来电话,约在燕山半山腰的一处亭子里。孩子是在她手里出事的,她实在不能坐视不管,哪还有心思去参加什么年会。

    事实上,只要一想到那些匪徒有可能对孩子侵犯,她就心如刀割。

    陈斌见她十分紧张,出声安抚,“程老师别怕,对方图的是财,不是命,小怡没事的。”

    程晓小眼中闪过泪花,心中自责无比:“都是我的错。我不该让她一个人去厕所的。”

    “和程老师无关,是孩子自己想办法脱离了保镖的视线。”

    程晓小一愣。

    陈斌苦笑,解释说:“我哥生意做的很大,家里也赚了点钱。小怡又是我哥的独女,早就被人盯上了。这几年她进出,身边都是有人的。可能管得太严厉了,反而让她有了叛逆心里。这才让坏人钻了空子。”

    不知为何,程晓小一听这话,心里反而更紧张。如果照他这样说,对方应该是有备而来的,肯定不会是一个人。他们赤手空拳的两个人,她还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

    程晓小只觉得心跳得飞快。怎么办,要不要偷偷打个电话给思雨……可万一被劫匪发现了,会不会对欣怡不利啊。

    程晓小紧张的一手心的汗,她咽了口口水,艰难的说:“那个……陈先生,我有个朋友在刑警大队,她虽然是个女的,但身手很好,可不可以让她打扮成……”

    陈斌默默的看了他一眼,从怀里掏出个黑本,递到她手上。

    “你说的是沙思雨?”

    警官证?

    程晓小呆愣:“你是……”

    “我是她的队长。”

    ……

    宴会大厅金壁辉煌,温暖如春。

    男士们穿着得体的西装,系着领带三五成群围在一起议论国家大事。

    女士们身穿礼服,戴着华贵的首饰私聊着八卦。几个打扮娇艳的女明星穿梭其中,手持着酒杯,寻找着理想中的猎物。

    大门打开,江榕天迈着沉稳的脚步走进来,脸上平静的没有一丝波澜。

    “江总来了!”

    人群中发出细小的议论声,显然是在奇怪往年一同出席年会的江夫人去了哪里。

    江榕天恍若未闻,走到主席台前,清咳两声:“女士们,先生们,今天我的夫人身体微恙,抱憾不能出席,她让我向各位表示歉意……”

    朱泽宇和夏寅站在二楼的栏杆处,看着楼下的江榕天侃侃而谈,眼中充满担忧。

    十几年的兄弟情份,让他们清楚的知道,这男人越是暴怒,越不把事情放在心上;而越是平静,越意味着危险。隔得老远,他们甚至能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的骇人气息。

    朱泽宇用胳膊蹭了蹭旁边的人。

    “鬼子,程家居然让她来了。”

    夏寅顺着视线瞧过去,一个身材高挑,容貌艳丽的女子站在人群中,含情脉脉的看向主席台前的江榕天。

    朱泽宇轻轻哎了一声:“这程晓小居然敢放咱哥的鸽子,孰不知有多少女人对咱哥虎视眈眈。”

    夏寅英俊的如雕塑般的脸庞微微一沉,低语说:“我姐也是其中一个。”

    “你说什么?”朱泽宇没听清。

    如雷的掌声响起。

    夏寅理了理衣裳,抛下一句:“该我出场了。

    ……

    冬天的傍晚,夜幕来临的措手不及。

    车顺着盘山路行驶,越往上开,能见度越低,山路上一个人影也看不见。程晓小不光手心是汗,连内衣都已湿透。

    “如今的犯罪份子智商越来越高,居然找了这么一处进可攻,退可守的地方。”陈斌由衷的感叹一句。

    程晓小恼怒的瞪了他一眼,心想还不是你们打击力度不够。

    手机铃声突兀响起,在安静的车里分外刺耳。

    陈斌接了电话,应了几声,忽然高声喊:“司机,停车。”

    程晓小身子一抖,心怦怦直跳。

    陈斌听了电话,手往上指了指。

    “程老师,他们在上面。”

    ……

    程晓小抱着麻袋,小心的跟在陈斌身后,脸上有些痛苦。

    因为要参加年会,她出门穿了双又高又尖的皮鞋,在碎石遍地的山路上,走得艰难。

    “跟上!”

    陈斌一改前面温柔的形象,言语间有些冷酷。

    程晓小知道是因为危险逼近的缘故,她深喘两口气。自己多耽误一分钟,欣怡就多一分危险。她索性甩掉了高跟鞋,穿着薄丝袜子一瘸一拐的跟了上去。

    粗砺的石头,崎岖的山路,每走一步都咯着她的脚,发出尖锐的疼痛。不过短短时间,额头冒出一层汗。程晓小咬咬牙,一声不吭。

    也不知走了多久,终于到了一处宽阔的平地,平地的尽头,果然有一处亭子,点着微弱的光。

    陈斌把手里,背上的麻袋放下,低声在程晓小耳边交待:“你看着钱,我过去。”

    “等等!”

    程晓小一把拉住,“你……注意安全。有什么不对赶紧叫我,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