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惧内的男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6本章字数:1947字

    江榕天故意顿了顿,众人胃口被吊起,伸长了脖子静待下文。

    “所以,对不住了各位,我得把这鬼女人追回来,迟了的话,恐怕我连家门都进不去。”

    “江总,你惧内啊!”

    宾客中,也不知哪个胆子大的吼了一嗓子,众宾客哈哈大笑。

    江榕天在笑声中,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一脸痛心疾首的模样。

    “怕就是爱,爱才会怕。兄弟,你我同病相怜,就不要互揭老底了。”

    说完,江榕天把话筒往一扔,大步流星的向外跑去。

    人群中,暴发出一阵阵热烈的掌声。

    “江总真是个好男人啊!”

    “你瞧瞧人家江总,多爱自己的老婆。”

    “就是,就是,我家的那位,要有江总的一半就好了。”

    ……

    “兄弟,快打我一下,莫非我出现了幻听?”

    朱泽宇慢慢的踱到夏寅边上,一脸的不可思议。

    夏寅幽幽看了她一眼,还没出声,边上的朱泽萱跺脚恨道:“哼,那个女人,哪里值得表哥这么维护她。表哥真是瞎了眼。”

    夏寅双手抱胸,俊得不像样的脸庞,布满了疑云:“话说,她到底是干什么去了?”

    ……

    天台的程晓维得意洋洋的看着程晓小一瘸一拐的走出来。这女人真是个蠢货啊,这样的蠢货就不配呆在姐夫身边。

    程晓维正要转身,却看见江榕天追了出来,她迅速的蹲下身子,怕被他发现,心里期盼着两人闹僵了才好。

    果不其然,江榕天追上了程晓小,质问了两句,去牵扯她的手。

    程晓小一把甩开,结果却被江榕天像拎小鸡一样拎在手里,然后扛到了肩上。程晓小挣扎,江榕天恼怒,用力的打了两下屁股,女人就老实了。

    程晓维等人走远了,才站起来,心底微微有些不悦。

    姐夫为什么要把她扛起来,为什么要打在她屁股上,直接一个巴掌甩过去,岂不是更爽快。像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就应该狠狠的教训一顿才行。

    程晓维冷冷一笑,踩着高跟鞋款款而去。

    ……

    程晓维哪里知道,江榕天之所以把程晓小扛起来,是心疼她的一瘸一拐。

    走得近了,才发现女人身上的狼狈更甚。羽绒服的下摆已磨破了洞。手柔软依旧,手心却粗糙带着血迹,且不让他触碰。

    江榕天直觉女人一定是经历了什么,所以这才不管不顾的将人扛回庄园。

    程晓小早已没有了挣扎的力气,一天的担惊受怕,来回奔波早就让她体力透支,伏在男人的肩上虽不舒服,却让她晕晕欲睡。她太累了。

    江榕天走了几步,助理赵虎追出来。

    “江总,朱夫人让你去了下。”

    “阿姨我什么事?”

    赵虎轻声说:“朱夫人大怒。”

    自己这一通解释瞒得了外人,瞒不过江水凌,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阿姨那脾气……江榕天皱了皱眉头。

    “把人请过来吧。

    ……

    程晓小是被人拍醒的。

    她迷迷糊糊睁开眼,见对面沙发上坐了一排人,吓得坐了起来。

    “晓小,江天集团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为什么迟到,还穿成这副样子?”江水凌板着脸,很不客气的说。

    程晓小摸了摸越来越痛的胸口,看了眼坐在她身旁的江榕天,忙说:“阿姨,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

    “有什么可解释的,妈,她就是故意让我表哥出丑,让江天集团丢脸。”朱泽萱沉着脸抢话。

    “小萱,不是这样的,我……”

    “程晓小,错了就是错了,找任何理由,任何借口都只能错上加错。”

    江水凌在医院身居高位,最恨手底的人错做了事还辩解。

    “妈,你总要让表嫂把话说完。”朱泽宇对自己妈,妹妹的咄咄逼人很是不满。

    “你住嘴!”

    江水凌斜看了儿子一眼。

    “晓小,不是阿姨说你。江天集团一年一度的年会,连我这个整天在医院忙的人,都抽空出席。你作为女主人,就算有天大的事,也要推一推。”

    江水凌痛心疾首:“你不出席,也就算了,小天借口你生病,帮你圆了过去。结果倒好,他才帮你圆完,你……你……居然穿成这样就跑来了。你说说,你这事情做得对不对?”

    程晓小慢慢垂下了头,又忽然抬起来:“阿姨,不是我故意要进来的,是程……”

    脑海中似有电光闪过,程晓小瞬间明白过来。江榕天对程家人一向没有好脸色,又怎么会把等她的事情,告诉程晓维。再者说,江榕天连个消息都不肯回,又怎么会等她。

    想明白了这一点,程晓小心中酸涩无比。

    这个男人伤她这样深,她却为了一点点虚幻的光芒,飞蛾扑火般的向光芒扑去。结果,让自己至身于如此难堪的境地。

    程晓小,你陷得太深了,你忘了他是怎么一次又一次的伤害你的?

    你忘了他有个私生子,还把你当作挡箭牌,和别的男人厮混?

    你忘了他把你压在沙发上,不顾你的感受,发泄男人的欲望?

    “程晓小,你说这事,你做得对不对?”

    江水凌的声间陡然拔高了几分,带着前所未有的严厉。

    程晓小心如死灰,哀伤道:“我错了。”

    错在不该动心,错在不该爱你,错在不该心存希望,错在没有自尊,没有底线的原谅。

    “一句错了就能掩盖一切,要不是表哥机警,明天你都能被唾沫星子淹死。我说程晓小,这个江夫人你不想做,有的是人想做,别占着茅坑不拉屎。”

    朱泽萱的话利箭一样,射向程晓小。她忽然觉得胸口很疼,钻心刺骨的疼,脸色瞬间煞白。

    “朱泽萱,够了!”江榕天厉喝住。

    “表哥,她都这样了,你还替她说话,她这种女人有什么地方好?”朱泽萱满脸委屈。

    “好了,都少说一句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