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身心俱累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6本章字数:2111字

    程晓小呆呆的愣了两秒,扑进叶风启的怀里,哭得泣不成声。

    “别怕,别怕,我来了,哥来了!”叶风启伸出手臂把她搂在怀里,轻轻拍打她的后背。

    怀里的人浑身发颤,头发凌乱,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叶风启血气上涌,脸上变得凌厉,浑身上下凝着一股杀气。

    他和晓小共同生活十几年,知道她虽然外表看着柔弱,内里却十分坚强,不到迫不得已,不会失声痛哭。

    那个男人到底对她做了什么,竟让她深更半夜孤零零的跑出来,还要受那种龌龊男人的欺负……

    一声尖锐的刹车声,由远及近,刺眼的车灯照过来,车上走下三个人。为首男人眸中的怒火瞬间被点燃。

    抱在一起受惊的两人同时抬起眼,一个泪眼相望,一个怒目相对。

    一时间,静寂无声,时间似乎凝滞了,

    结婚两年,她在他面前哭的次数屈指可数,就算眼泪已盈满眼眶,她都能把它逼回去。

    而现在,她居然伏在别的男人的怀里哭泣,她怎么敢……江榕天捏着的拳头咯咯作响。他大步走向前,带着浓浓的杀气。

    程晓小显然还没有从刚刚的惊吓中回神,见有人冲她走过来,吓得浑身一抖,赶紧把头埋到叶风启的怀里。

    这一个埋头的动作,令江榕天的怒气飙升到极致。

    叶风启见来者不善,把晓小挡在身后,还没等到他回过头,一记重拳已落在他胸口。

    他闷哼一声,毫不畏惧的出手。

    两个男人的挥拳,让程晓小醒过神来,而这时,叶风启被江榕天一拳,重重击倒在地。

    “风启!”

    程晓小声撕力竭的大喊一声,不顾一切的扑到在叶风启身上,护住了他。

    程晓小的声音透着无比的悲凉,江榕天高举的拳头,无论如何也挥不下去,双唇微微颤抖着。

    他不惜用自己名誉维护的女人,到头来竟然护着的是别的男人,他慢慢的阖上了眸子。

    这一刻,他身心俱累。

    程晓小能感觉到男人隐忍的怒气,她甚至能感觉到他的拳头离她不过短短几寸。

    她起头,黑亮的目光对上眼前冷然的眸子。还是那张俊脸,还是那冷冷的眼神。不过,这一切,已经在她的心里激不起任何涟漪。

    她慢慢收回视线,吃力的把叶风启扶起来,替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柔声说:“风启,我们回家。”

    江榕天浑身一颤,眼底的伤痛尽泄而出。他深深的看了程晓小一眼,忽然转身离去。

    车子强烈的轰鸣声,带出阵阵扬尘,呼啸而去。

    ……

    随着车子的绝尘而去,程晓小的心揪作一团。

    她扬起脸,扯出个弱弱的笑脸,低低的说了一句话:“风启哥,我胸口痛,咱们回家吧!”

    叶风启顾不得嘴角的血,“晓小,你怎么了,哪里痛?”

    “回家!”

    晓小强撑着眨了眨眼睛,用力的吐出两个字后,身子一软倒了下去。

    叶风启忙伸手抱住。

    “晓小,你怎么了,晓小……”

    ……

    市区一处酒吧里,台上的乐队正演奏着名曲的《加州旅馆》。

    江榕天自斟自饮,身上带着浓浓的化不开的悲伤,一会时间,一瓶洋酒已见了底。

    她走了,没有一丝的留恋,一丝的犹豫,就这样走出了他的视线,跟着另外一个男人。那个男人陪着她十几年

    “小天,别再喝了,再喝就醉了。”朱泽宇好心劝说。

    “滚开,鬼子,干杯!”

    夏寅朝朱泽宇递了个眼神,嘴角抽了抽,不得不举了杯子:“天哥,干。”

    “他娘的,干就干,老子怕过谁?”

    朱泽宇心一横,也懒得再劝,索性唤来服务生低语了几句。

    “小天,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过了这个村,前面还有店。从今往后,你就和老子一样,是钻石单身王老五。会有无数的女人投怀送抱,个个都比那程晓小强。”

    江榕天醉眼朦胧的看了他一眼,把手里的酒一倾而尽。

    几个身材高挑的女郎走过来,朱泽于朝江榕天那边一指,两个长发女子一左一右围了上去。

    女人穿的很少,抹胸的短裙,胸口白花花的两团呼之欲出,两人把身子都挂在了江榕天身上。

    “哥,一个人喝酒多没意思,妹妹陪你一起喝。”

    ……

    叶风启把晓小抱到后座,又从后备厢里拿出条毯子替她盖上。

    他没有走进驾驶室,而是默默的隔着车窗玻璃看着她。

    第一次走进叶家,叶奶奶把他领到一个房间,房间里干干净净,一个三四岁模样的小女孩,呆呆的坐在床上,手里拿着一本书。

    他走上前,轻轻问:“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孩抬起黑白分明的眼睛,看了看他,然后又低下了头。

    他坐在她面前,紧张的不知道要说什么话。如果眼前的小女孩不喜欢他,那么叶奶奶一定会把他再送回去的,他不想再回到那个冰冷可怕的地方。

    许久,小女孩把书慢慢的挪到他面前,嘴里清楚的吐出一个字——看!

    立在门口的叶奶奶长长吁出口气。

    所有人都以为,晓小是因为他的到来,才一天天康复起来,只有他知道,真正得到救赎的——是自己。

    而那个救赎他的人,正是程晓小。

    ……

    叶风启凝视了很久后,掏出手机打了几通电话,然后没有一丝犹豫的上车,点油门,启动。

    他把车开到了加油站,并在加油站的小卖部买了一条中华烟和几瓶矿泉水。

    从加油站出来,车开上高架,再转绕城公路,最后径直上了高速。

    叶风启把车开得很慢,以平均八十码的速度在高速上行驶,困了,就点一支烟,喝了,就喝几口水。

    晓小,你要回家,哥就带你回家,不管回家的路有多远。

    漆黑的夜里,程晓小蜷缩在后排座位上,睡得无知无觉。

    ……

    程晓小一觉醒来,人已经到了S市,此时已是第二天的中午。

    江南潮湿的空气扑面而来时,程晓小眼眶一热,差点落下泪来。

    叶风启从后视镜里看着她,声音温柔,“晓小,咱们快到家了。”

    程晓小迅速偏过头,把眼泪逼进眼眶里。这个世界上,有两个人最疼爱她。一个是她的外婆,另一个就是叶风启。

    “谢谢你,风启。”

    “说什么傻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