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开窍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6本章字数:2047字

    程晓小的养病生涯,在离除夕还有十天的时候,正式开始。

    叶风启把她安顿下来后,又回了趟B市,把手边的工作处理了一下,很快又回来了S市。

    有些福利好的单位已陆续开始放假,沙思雨得知程晓小住了院,向陈斌汇报情况后,趁机提出要早点回家过年。

    陈斌没有料到绑匪那一脚,竟然让程老师骨裂住院,心里极为过意不去,半分为难都没有,就让沙思雨把手上的工作交结一下,回南边去。

    沙思雨一回来,程晓小的病房顿时热闹了许多。

    沙伯父,沙伯母天天做了好吃的,煨了骨头汤送过来。夫妻俩膝下只有一个女儿,程晓小又是他们从小看着长大的,心里只把她当成另一个女儿。

    程晓小有他们陪伴,整天乐呵呵的,只有夜深人静独处时,常常想起另一个城市的他。这次他音讯全无,恐怕是彻底放弃了。

    程晓小心里涌上失落,可转念一想,还有什么再联系的意义呢。与其彼此伤害,不如好聚好散。让他们一家三口团聚,也算是她程晓小功德一件。

    ……

    洛杉矶豪华酒店里。

    江榕天一身疲惫的躺在床上,胡子邋遢。

    朱泽宇从浴室里出来,下身只围了条浴巾。

    “不眠不休的整整三天三夜,累死老子了,好在事情搞定了。听对方的口气,像是要跟咱们合作一把的意思,小天,你钱你打不打算赚啊?”

    江榕天没有回答,从床上一跌而起,拿起电话走到了阳台,拨了个家里的电话。

    依旧没有人接。江榕天忍住想要把电话砸烂的念头。

    整整四天了,那个女人竟然没有一个电话过来,家里电话也没有人接,她这样彻夜不归,到底想干什么。

    朱泽宇跟出来,递了一支烟给他,“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你拦不住。咱们在这儿出身入死的,谁他娘的知道那些个女人躺在谁怀里销魂。做为男人,要想得开啊。”

    江榕天眼眸一暗,脑海中仿佛出现女人在叶风启身下呻吟的场景。

    他用力的吸了口烟,电话忽然响了,他心中一动,会不会是她?

    “小天,你什么时候回来?”

    是夏语的声音,江榕天脸上掩盖不住失望,“什么事?”

    “念念起爸爸了,吵着问爸爸什么时候回来?”

    江榕天渐渐放柔了神情:“估计还有几天。念念身体怎么样?”

    “嗯,挺好的,就是想你。”

    “我会早点回来的,你好好照顾他。”

    “小天?”

    电话那头的夏语似乎有些犹豫,“除夕夜能陪和我念念一起过吗。”

    江榕天低垂着眉眼,没有立刻回答。除夕夜,他原本是要……

    夏语的声音带着一丝委屈还有恳求:“念念盼着这一天已经很久了。再说晓小和叶风启回了S市,你一个人孤零零的,我不放心。”

    江榕天眉头紧皱,脸色立即沉冷,他三言两语挂断了电话,把手里的香烟弹了出去。

    “什么事?”朱泽宇瞧着不对,关心的问。

    江榕天抬头,墨眸中是无处可藏的伤痛。

    “她和叶风启回了S市。”

    “我擦!”

    朱泽宇骂了句脏话,“她这是明晃晃的给你戴了绿帽子。”

    江榕天目光犀利的像剑一样,射向朱泽宇,心口无由来的一阵抽痛,冷冷的说:“我倒要看看,她有没有这个胆。”

    江榕天拿起电话,拨通了程晓小的电话。

    ……

    “四十八床病人程晓小,到检查室去做检查。”

    “来了,来了!”沙思雨应了一声。

    程晓小从床上靠起来,推开她伸过来的手,笑了笑,“别扶我,我自己去,你看家。”

    因为骨裂,这两天风启和思雨寸步不离,恨不得连上厕所都陪着。医生交待晓小还是要适当的多动动。

    “你行不行?”

    程晓小嗔看她一眼,“不行也得行,老被你们扶着,我感觉自己像个废人,总要让我试试。”

    程晓小扶着墙,一步一步走得很慢。

    沙思雨眼眶一红,暗暗磨了磨牙。要不是叶风启偷偷告诉她,她根本想象不出,晓小差点被流浪汉……江榕天,老娘早晚一天跟你算这笔帐。

    床头柜上的手机发出震动声,沙思雨拿过来一瞧,顿时火冒三丈。

    说曹操曹操就到,沙思雨拿起手机,想都没想就把电话给挂了。她似乎还不解恨,长按了几秒钟,把手机关机。

    丫的,这会才想起来给晓小打个电话,我急死你。

    ……

    她竟然把电话挂了。江榕天彻底暴怒。

    程晓小,你到底还是我江榕天法律上的妻子,我还没有在那张纸上签上协议,你就竟然敢勾三搭四。

    “小天!”

    朱泽宇觉察到不对,伸出手想要去揽他的肩。

    江榕天用力握住他的手腕,咬牙切齿,全身上来夹杂着一股骇人的冷寒。

    “程晓小,你好,你很好。”

    “轻点,轻点,要断了。”

    朱泽宇知道他把自己当成了程晓小,苦着脸喊道:“小天,你看清楚我是谁。”

    江榕天一愣,甩开手,头也不回的走进房里。

    “替我找个身材最好,功夫最好的妞。”

    朱泽宇不敢置信的看着他的背影,顿了两秒,忽然哈哈大笑。

    “小天,你开窍了,你真的开窍了。”

    ……

    程晓小从检查室里出来,脸上洋溢着喜悦。医生说恢复的很好,照这样下去,年前应该能出院。

    她回到病房把情况跟思雨说了下,沙思雨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

    “快,我给风启哥打个电话去,省得他一颗心惦记着。”

    程晓小慢慢爬回床上,习惯性的拿起电话看了看。

    “咦,怎么关机了?”

    沙思雨忽然探头进来。

    “晓小,风启快到医院了,给你带了好多吃的,我去帮他拎东西。”

    程晓小笑盈盈地说:“你去吧,我一个人能行。”

    ……

    程晓小按下开机键,等了几秒钟后,见有个未接来电,是江榕天的,心像是被揪住了一样。

    好几天了,他音讯全无,这会打电话给她,是有什么事吗?

    或许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吧。程晓小自欺欺人的想了个理由,咬了咬牙,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