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把你忘记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6本章字数:2008字

    男人声音中的不耐烦,让程晓小大吃一惊,她一时间竟不知道如何开口。

    “honey……comeon……”

    一个娇媚的女声,带着低低的喘息声从电话那头传过来,程晓小握着手机的手,微微发颤,惊慌失措的挂断了电话。

    ……

    江榕天把手机一扔,呈大字型摊倒在床上。

    手机铃响,他盯着屏上的来电显示看了许久,心中犹豫到底要不要接。

    她刚刚挂了他的电话,这会又打过来,到底是什么意思?江榕天在最后一秒接通了电话。

    她在电话那头沉默,然后……就又挂断了电话。江榕天慢慢的皱起了眉头。

    金发碧眼的女郎迅速缠上来,灵巧的舌头在男人健硕的身体上点起欲火。

    这个东方男人有着俊朗的外表,古铜色的肌肤,更为难得的是,他还有着八块腹肌。被这样的男人征服,一定是件非常美妙的事情。

    江榕天感觉浑身烫了起来,心底有个地方空洞无比。

    女郎觉察到男人的动容,把唇凑过去咬他的唇瓣。

    江榕天下意识的把头偏过去。

    女郎轻轻一笑,顺着他的脸颊,吻到了他的耳边,轻轻往里面吹了口气。

    她从来不会这样主动,仅有的几次,也只是轻轻的含住了他的耳垂,细细密密的咬着。

    他最受不了就是这一招,那牙齿哪里是在咬他,分明是勾住了他的魂,让他迫不及待。

    江榕天猛的把身上的女人一推,从皮夹子里拿出一叠钱,扔到床上。在女郎诧异的表情中,他冲进了浴室。

    ……

    程晓小的脸色有些苍白,指尖轻轻颤着。她默默的抬了抬下巴。

    书上说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眼泪才不会从眼底流出。为什么一点用处都没有。

    程晓小慢慢阖上了眼睛。

    江榕天,你可以不爱,但请放手好吗,这样的婚姻,我实在是要不起。

    走廊里风启和思雨嬉笑的声音,渐渐近了。程晓小擦了擦眼角,笑意浮上脸庞。

    ……

    江榕天吸完最后一口,将燃尽的烟蒂踩灭在脚下,捻烟头的动作优雅到极致。

    像他们这样的男人,身边多的是女人投怀送抱。不负责,不拒绝是他们的共性。他也曾经是其中一个,直到他碰到了程晓小。

    一想起这个名字,江榕天只觉得头痛。自打他遇到这个女人后,他就像对其它女人产生了缘绝体,再娇艳,再柔媚的女人到他这里,根本引不起他一点兴趣。

    好不容易遇上个让他有感觉的,竟然还被她一通电话给扰了兴致。

    他拿起身边的酒酒,一口干掉。

    程晓小,算你狠。

    ……

    时间一晃到了小年夜,程家打来电话,问晓小在哪里过年。程晓小说已经回了S市,电话那头也就没有了声音。

    程晓小挂了电话,心里并没有任何不舒服。

    这些年了,父亲对他不闻不问,就像没有她这个女儿一样,逢年过节也只一通电话。她从最初的伤心,怨恨,到现在的平淡麻木,只用了短短的几年时间。

    程晓小想,这世上没有任何的槛是过不去的,不过是时间的长短而已。那个住进她心里的男子,也许过不了多久,就会渐渐淡忘。

    程晓小这样一想,心里轻松了许多。她拿起手机给老爷子打了个电话。祖孙俩聊了整整半个小时。

    老爷子年纪虽大,却耳聪目明,年会的事情早有人向他通风报讯。再加上出院那天,晓小没有跟着来,他就知道小夫妻俩一定是闹了矛盾。

    他是过来人,知道夫妻俩的事情,谁掺和都不行,因此只字不提。

    程晓小听着他在电话里逗趣,眼泪缓缓留下来。若说两年的婚姻生活,让她感觉到最不舍的,一定是电话那头的老爷子。

    挂了电话,叶风启和沙思雨一家有说有笑的进来,一同接程晓小出院。

    程晓小扬起明媚的笑脸,撒娇说光出院不行,还得替她接风洗尘,大撮一顿。

    众人眼前一亮,都说这个主意好,你一言我一语的推荐起自己最中意的餐厅,一时间病房里热闹成一团。

    程晓小看着风启和思雨为了个菜,吵成一团,嘴角高高扬起。快乐其实很简单,几个至亲,一二朋友,足矣!

    江榕天,我一定能把你忘记的!

    ……

    就在程晓小心里默念要把江榕天忘记的时候,江榕天和朱泽宇推着行李,一前一后从机场走出来。

    “小天,小宇!”

    “爸爸,爸爸!”

    朱泽宇眼尖,推了推身边的人,低声说:“我这表姐可真是贤惠啊,竟然打的是这个主意。”

    江榕天一把抱起向他飞奔而来的念念,重重的在他脸上亲了几下。

    “想爸爸了?”

    “想!”念念嘟着小嘴,朝江榕天脸上亲亲。

    夏语走到父子俩跟前,笑得一脸温和。

    “知道你今天的飞机,非要吵着来见你,拦都拦不住”

    江榕天眼角看了看朱泽宇。这小子居然瞒着他,把行程告诉夏语。

    朱泽宇挑挑眉,一副吊儿郎当,你奈我何的样子。

    江榕天微蹙起眉心,“念念身体不好,不适合到人多的地方去,下不为例。”

    夏语眼眸一暗,瞬间又燃起光彩,避过男人的眼神,用手轻轻摸了摸念念的小脸。

    “念念,爸爸说这里空气不好,咱们和爸爸了起回家,好不好。”

    念念把手迅速缠上江榕天的胳膊,奶声奶气地说:“好,好,回家啰,过年啰。”

    夏语温柔的朝江榕天笑笑,“明天就是大年夜,爸,妈准备了一桌的菜,就等着你回来了。”

    江榕天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他好像没有答应自己要在夏家过年。

    “我们一家三口很久没有聚了,小天,这个除夕,你陪我们娘儿,好不好?”

    “爸爸,一起过年吧,我要放鞭炮。”

    念念清亮无比的黑瞳,期盼地看着江榕天,眼中的热烈让他实在难以开口拒绝。

    他沉默了数秒,笑着点点头:“好!”

    “噢,太好了,爸爸答应了。”念念拍着小手,脸上兴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