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 有人等待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6本章字数:2048字

    江榕天无视身后的那道视线,温和的笑笑:“来陪老婆过除夕。”

    程晓小沉默良久,目光迎上前,“江榕天,我们之间,只差了一张离婚证而已。”

    江榕天长臂一伸,环住她的肩,痞痞一笑:“正因为差了这张证,所以……你现在还是我的老婆。”

    还要不要脸!程晓小挣扎。

    江榕天索性把她往怀里一带,头埋在她柔软的发间,轻轻吻了吻。

    果然不要脸。程晓小拼命挣脱他的怀抱。

    “别动,让我靠一会!”

    低沉的声音在晓小耳边响起,带着性感和魅惑。

    程晓小打了个激灵,抬高了声音:“江榕天,你还要不要脸?”

    “在自己老婆面前,还要什么脸?”

    “江榕天,你混蛋!”

    “没错,他确实是个混蛋。”一个老婆受伤,他却在伤口上撒把盐的混蛋。

    江榕天眼眸一暗,手臂加了几分力道,似要把人嵌进怀里。

    “痛!”程晓小顿时呼吸不畅,胸口隐隐作痛。

    江榕天吓得赶紧松开了,顺势牵住了她的手,笑着说:“走,我走你去个地方。”

    程晓小没有看到江榕天眼中一闪而过的痛色。她在惊讶这个男人到底是哪个筋搭错了,他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守在夏语和念念身边,一家三口快快乐乐,团团圆圆的过春节吗?

    程晓小用力一甩手,小脸浮上怒意。

    “江榕天,我哪里都不想去。我只想回家和风启守岁。”

    预想中的怒意,没有出现在江榕天的脸上。他忽然转身离去,快走几步,和叶风启轻声交涉。

    还没等程晓小反应过来,人已返身折过来,又把她的手牵扯住,并且加了几分力道。

    “我替你请了三个小时的假,他同意了。”

    “不会的,风启不可能同意的。”程晓小挣扎。

    江榕天鬼魅一笑,“我威胁他如果不同意,我就把他打趴下。”

    “江榕天,你到底想干什么,我们之间结束了。”程晓小看着叶风启孤寂的背影,气恼无比。

    江榕天并没有因为女人的生气而动怒,反而嘴角扬起浅浅的笑意。

    “晓小,我只想带你去个地方,两年来,我每个除夕都会去的地方。”

    江榕天目光微敛着。晓小,其实是六年,整整六年,每个除夕,我都在那里,看着你一年一年的长大。

    程晓小惊住,眼中闪过狐疑。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

    叶风启看着男人拥着程晓小离去,偏过了脸。

    他记得在奶奶的灵堂前,江榕天也是这样把晓小拥在了怀里。

    他的怀抱一定是温暖的,若不然,晓小也不会如此贪恋。

    叶风启轻轻叹了一声,。除夕之夜,也许就这样悄悄的滑过去了。

    他把手插进了衣兜里,大踏步的转身离去。

    背影萧索。

    ……

    江榕天要带晓小去的地方很近,只需穿过两条窄窄的街。

    程晓小一看门头,脸刷的涨的通红,这是一家四星级的酒店,装修的极有江南特色。

    程晓小彻底愤怒。

    原来他骗她来,不过是想让她履行夫妻之间的义务,只是以他江总非五星级酒店不住的品味,是不是太着急了些。

    不等程晓小质问,江榕天忽然横抱起她,不顾门童诧异的目光,走进了酒店。

    “江榕天,你这个混蛋,你放我下来……”程晓小没想到他竟然强行将她抱起,挣扎的脸色通红。

    “江榕天……你放我下来!”

    江榕天恍若未闻,任由女人的拳头落在他胸口。因为他知道,如果不用这种方式,这个小女人根本不会跟他上楼。

    骨裂最禁不起大动,程晓小折腾了两下,无力的把手捂在胸口。

    江榕天虽然心痛,仍咬咬牙趁机进了电梯,按了顶层的楼层。

    所谓顶层,也不过是六楼。电梯一开,就有得了消息的服务员迎上来。

    “江总,套房的门已打开,您请!”

    江榕天冷漠的点点头,拐了两个弯,人稳稳的站在房间门里。

    脚轻轻一勾,房间门“啪”的一声合上,隔断了服务员好奇的目光。

    江榕天没有把女人放下,而是低下头深深看着她。

    她把头深埋在他怀里,只露出白晳的脖子,整个人看来楚楚可怜。

    他想起那天,她也是这样靠着车门一动不动,江榕天心中一痛,把她抱到了宽大的落地窗前,轻轻放下。

    程晓小双脚落地,悬着的心才算踏实下,还没等她站稳,人又被男人牵进了怀里。

    程晓小抬起脚,狠狠的朝他价格不菲的皮鞋踩去。

    江榕天眉头皱了,刚毅的唇角,扬着略微邪气的笑,低下头,薄唇贴上她柔软的唇瓣,吻如暴风骤雨般落了下来。

    他的舌撬开贝齿,长驱直入,纠缠住她的小舌,卷入自己口中,一边吸允,一边用牙齿轻咬厮磨。

    “江……唔……”

    程晓小感受不到半点享受,只觉得深深的屈辱。这个男人明明不爱,为什么要这样对她。是不是反复戏弄她,才会有成就感。

    程晓小停止了挣扎,任由眼角的泪缓缓滑落。

    江榕天觉得手上一湿,身子猛的一颤,心中涌上后悔。

    可是她的滋味实在是太诱人,他压抑了这么长时间,渴盼了这么长时间,只想一亲芳泽。哎……看来只有徐徐图之。

    一时间,两人尴尬以对,沉默无语。

    许久,江榕天轻轻一叹,“程晓小,你看看那一块是什么地方?”

    程晓小拧着脖子就不往那边看过去。他休想再骗他,她不是三岁小孩。这些哄人的把戏,她才不会上当呢。

    还真是个倔犟的小女人,江榕天深感无力,笑着说,“那是你家的老宅。”

    程晓小一听到老宅两个字,眼睛迅速看过去。

    星光点点的夜色中,有两盏灯特别明亮,程晓小一眼就认出。

    外婆在世时,喜欢在天井里支上两盏灯,这灯一亮就是一夜,虽然耗电,可外婆高兴。她说,亮灯,是为了让夜归的男人看得清路。

    外婆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带着迷离,似在回忆,又似感叹。程晓小那时候小,很不以为然。但是亮灯的这个习惯,却一年一年的保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