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 我爱你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6本章字数:2037字

    去年年底,夏语带着念念回国。念念水土不服,高烧不退。江榕天做二十四孝爸爸,吃住都在医院。

    她郁闷之至,寒假一放,提前回了南边。

    凌晨的时候,他打电话,说今年的压岁钱要涨一涨,又说雨是财,除夕夜下雨,好兆头。

    程晓小抱着热水袋,在屋颜下看了会雨。

    对于她来说,除夕下雨是件郁闷的事情,浠沥沥的雨落在天井里,衬着她的心情也是湿的。

    她默默的给他发了条“新年快乐”的短信,除此之外,她不知道两人之间还有什么话可说。

    他没有回。

    她等了很长时间,失望的看了几遍手机,终是耐不住困,上床睡觉。

    程晓小偏过脸,目光有些冷。

    “江榕天,你这是什么意思?”

    明明近在咫尺,却宁可远远的看着,也不肯走到她面前,这样逗她很好玩吗?

    江榕天抱歉一笑:“怕你失望。因为一早,我就得走。”

    程晓小的目光越来越冷。挣扎着甩开他的手,却被越握越紧。

    他懂不懂什么叫失望?

    失望是心里期盼着,自欺欺人的期盼着,不到最后一刻绝不放弃,末了只剩下伤心的绝望。

    失望是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一家三口团圆,自己只能孤身一人。

    眼角慢慢渗出一点晶莹的东西,程晓小心痛难当。他从来都站在他的角度,从来没有替她想一想。

    “晓小,我错了。”

    江榕天眸光逐渐清明。

    “错得离谱。哪怕只有短短的十分钟,我也应该走到你面前,像现在这样牵着你的手。跟你说,程晓小,我爱你!”

    程晓小猛的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泪水终是模糊了她的双眼。

    他爱她,他竟然说爱她。

    江榕天苦笑:“这话其实很早就该说了。不知道现在说,会不会太迟。”

    程晓小把脸撇过去,细密的睫毛染了一层雨雾,看不清里面隐藏的东西。

    江榕天把她的头扶过来,目光灼灼:“程晓小,我娶你,不是因为别人,只是我爱你。”

    程晓小觉得自己站在了悬崖上,底下的男人招一招手,她就可以纵身一跃。

    忍了许久的泪,汇成一滴滴,终是落下来。半天,她才问出了一句话。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个时候说?”

    两道泪渍亮得刺眼,江榕天心中一痛,拇指轻柔的抚过她的眼角,眼中浓得化不开的是深情

    “因为我怕再不说,你就真的要离开我了。程晓小,我们不离婚,好吗?”

    程晓小一把推开跟前的男人,淡淡道:“江榕天,如果这是你爱的方式,对不起,我程晓小无力接爱。”

    “为什么?”江榕天咬牙问。

    程晓小看着她,目光深深:“婚姻是座木桥,桥很窄,只容得下两个人。多一个人,桥会断。”

    江榕天一字一句道:“我和夏语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现在我爱的人,是你,晓小。此生不变。”

    程晓小微微一震。

    炮竹声此起彼伏,绵延不断,她却只听到了男人低沉地声音,那是天地间最动听的声音。

    每个孤寂的夜,醒来后无悲无喜,唯有失望,浓浓的失望。她以为,她心中的渴盼、梦想,今生再也无法拼凑收拾。

    谁又知,他爱她。

    程晓小笑得有些无耐,眸光干净而纯粹,“孩子怎么办?”

    横在他们面前最大的障碍,就是孩子。夏语只要用孩子,就能轻而易举的让晓小举手投降。

    “孩子,我会尽我所能,不会委屈他的。”

    对不起晓小,有些事情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只能委屈你接受。江榕天眼中闪过痛楚。

    程晓小把这一抹痛楚看得清楚,只当是男人对她的愧疚。

    她倔犟的抬起头,眼睛含着泪,道:“江榕天,那天你你不是让我走出去了,就不要再回来了?”

    这个小女人还很记仇,江榕天笑得有些痞癞:“所以我来了。”

    山不来就我,我去就山。程晓小,就算你走到天涯海角,我也能把你找回来。

    “你还打了风启?”

    “那是因为他把你抱太紧了,我吃醋。你是我的女人,除了我以外,没有任何男人有这个资格抱你。”江榕天很不要脸皮的把心里话说了来。

    程晓小听完,心口堵得厉害,泪无声的划落。

    “江榕天,我们之间……”

    “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程晓小,你想都别想。”江榕天不让她把绝情的话说出来。他知道,这是他唯一的机会。

    “你……唔……”晓小口中溢出一丝浅浅的低唤,迷雾般的睫毛轻轻颤了两下。

    不行,不能她一招手,自己就飞扑过去。

    晓小用仅剩的一丝清明,用力的推开了男人。

    “江榕天,你这个混蛋,我不会原谅你的。”

    还真是个倔犟的女人。江榕天有些头疼看着她,“我不要你原谅,只想请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晓小。”

    什么机会,我才不要你的机会呢。程晓小嘟着嘴,小脸气鼓鼓的,只是心中早已飞上了喜悦。

    江榕天心看着她红红的唇,再一次的吻住了她。

    晓小挣扎了几下,就听从心底的声音,放弃了。

    江榕天察觉到女人的顺从,将她打横抱起,大步向卧室的方向走去。

    展颜一直紧闭着双眼,长睫上湿漉漉的,在昏黄暧昧的灯光下,不时的闪烁出璀璨的光。

    这个小女人,什么都不用做,只静静的窝在他怀里,就能让他动情。简直是老天派来折磨他的。江榕天咬牙。

    程晓小脸颊顿时染了一层淡淡的绯红,害羞的把脸偏过去。

    江榕天脑子里嗡的一声,再也忍不住……

    ……

    程晓小伏在男人的怀里,感受着肌肤传递过来的温度。

    这个男人有着十分健硕的身体,身上没有一丝赘肉,令人浮想联翩。

    刚刚的场景在眼前闪过,程晓小面红耳赤,心跳呯呯。结婚后头一回觉得,原来过夫妻生活,是是件身心愉悦的事。

    他爱她!

    程晓小嘴角微微翘起,喜悦涌上心头,一颗心像七月阳光下的巧克力冰淇淋,甜的发腻,慢慢融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