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章 算一算帐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6本章字数:2049字

    叶风启看着眼旁边手足无措的晓小,磨了磨后槽牙,说:“江总别嫌弃就行。”

    “叫什么江总,叫榕天,或者小天也行,都是一家人,没必要这么见外。”

    江榕天不等叶风启回答,自顾自说:“这个新年,我打算在南边陪晓小多呆几天,一日三餐就麻烦你了。馄饨很好吃,明天再包点新鲜的,骨头汤熬制的浓些,再加点虾米,味道一定更好。”

    叶风启强忍着一拳揍下去的冲动,收拾了碗筷,去了厨房。

    ……

    B市。

    夏家别墅。

    夏语哄念念睡着,拿着手机走到外面,拨了个号码。

    电话里小姐柔美的声音提示对方已经关机。夏语皱了皱眉头,眼睛一瞬间冷得骇人。

    她费了半天的心思,结果换来的却只是朱泽宇几句含糊不清的搪塞,江榕天压根连人影都没有出现。

    她静静的站了一会,走到鬼子房门口,正要敲下去,鬼子清晰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天哥去了S市找程晓小?”

    ……

    “他们不是闹僵了吗?”

    ……

    “这么说那天年会的事,是咱们误会了?”

    ……

    “哇噢,这程晓小果然厉害,不光救了陈伟的女儿,还替天哥做成了一笔大买卖。”

    ……

    夏语心思一动,拿着电话走到屋子外面。

    “喂,替我查一下晨光集团和江天集天最近有什么动静。”对方低沉的应了一句,就挂了电话。

    夏语拿着手机在寒风里站了一会,脸色有些难看。

    那天年会的事,她回来听父母说起过。程晓小这个蠢女人,居然做了这样一件蠢事情。

    上流社会的名缓们,从小就要开始学习各种礼仪,其中最重要的一项,就是晚会礼仪。大到一件晚礼服,小到一个配饰,一举一动都马虎不得。

    程晓小出了这样的纰漏,小天不仅当众维护,还千里迢迢飞去南边陪她过节。

    夏语一想到这里,艳丽的脸庞闪过一抹狠厉。看来,小天迟迟不愿意离婚,并非只是为了维护江家的脸面这么简单。

    女人的第六感向来是最灵验的。夏语直觉感到事情不对。

    电话忽然响起。

    “晨光集团有意与江天集团,一起开发新城那块地。听说是程晓小在里面起的作用,你想办法破坏。”

    短短一句话,让夏语置身冰窖。程晓小这个女人还真是好命。

    年纪轻轻就继承了巨额的财产,吃穿不愁。眼看财产要旁落时,又被江民锋可怜,作主嫁给了江榕天。

    这会两人的关系濒临破裂,她居然阴差阳错的救了陈伟的女儿。

    夏语用力咬了咬嘴唇。

    她这个原本应该令所有人羡慕的夏家的大小姐,却只能带着个私生子,连参加PATRY、年会的资格都没有。

    夏语阴阴一笑,笑意中露着点点怨恨。

    ……

    老宅的客厅里,江榕天很不客气的霸占了半张沙发,程晓小被他搂在怀里,动弹不得。

    叶风启被挤到沙发角落后,索性拿了张椅子坐在一旁,目光时不时的落在江榕天的身上。

    电视里,小品演员卖力的表演,并没有引起江榕天的注意,他把玩着晓小修长柔软的手,时不时的放在嘴边亲两下。

    程晓小被他弄得心乱如麻。这男人就是有这种魔力,明明很正经的坐着,实际上没有一分钟不对着她放电。

    零点的钟声的倒计时,准时响起。

    叶风启手机响,他看了眼来电,朝晓小抬了抬眉,到了外面接电话。

    江榕天趁机把晓小横抱起来,深深的叹了口气说:“老婆,新年快乐!。”

    “快放我下来,风启还在呢!”程晓小急得跳脚。

    江榕天恍若未闻,对着女人的红唇亲了一下:“压岁钱明早给,现在咱们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江榕天,你有完没完?”

    “没完!”男人轻笑。

    这一夜,二楼的某个房间里,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凌点过后,就没停过。

    这一夜,叶风启在客厅把春晚头从到尾,又再看了一遍。就在那首耳孰能详的结尾曲再一次响起时,江榕天从楼梯上下来,直直走到他面前。

    “叶风启,我们之间还有笔帐要算。”

    “没错,是该好好算算。”

    叶风启站起来,昂起头对上他的目光,“你出来。”

    两人穿越天井,走到外面弄堂,叶风启不待他站稳,一拳已挥了出去。

    “这一拳,为晓小而打,你知不知道那天她差点被个流浪汉强暴。”

    江榕天伸出去的拳头瞬间收回,脸色骇人。

    叶风启怒吼着又挥出一拳,江榕天一把握住,黑眸中是从心底深处喷薄出来的怒火。

    “叶风启,你最好给我说清楚。”

    “江榕天,你还是不是人,她受那么重的伤,你竟然敢让她一个人走夜路。那天,我要是去晚一步,她……她……”

    叶风启说不下去,抬起另一只手重重的击中男人的腹部。

    江榕天闷哼一声,退后两步,眼中闪过痛楚。

    “叶风启,我错了。这一顿,该揍,你不用客气,拳头只管打过来,我绝不还手。”

    不轻不淡的一句话,让叶风启浑身一颤。

    眼前的男人是江榕天,是个在B市呼风唤雨的人物,这人轻易不会跟任何人低头认错,因为就算他错了,也没有人敢在他面前分辩。

    握着的拳头慢慢轻开,他无力的靠在墙上,咬牙吐出了三个字:“江榕天。”

    江榕天舔了舔嘴角,吐出一口血腥,掏出烟,递了过去。

    男人之间,有时候只需要一个轻微的语调,就能知道对方接下来要谈的内容。

    叶风启是个外柔内刚的人,极为自律要强,这些年在B市做珠宝生意,从来没有求过他江榕天,硬是靠着自己的本事,闯出了一片天地。

    江榕天直觉认为,能让叶风启犹豫不绝,欲言又止的,只有程晓小。

    叶风启抽了一口,感觉有些呛,咳嗽了两声。

    “我和她从小一起长大,虽不是亲兄妹,却比亲兄妹还亲。我把她当成亲妹妹,那天她实在是受了惊吓。”

    亲妹妹吗,叶风启心中涌上苦笑。没错,如果她幸福,那她就是他一辈子的亲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