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章 不爱请放过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6本章字数:2022字

    江榕天低敛的黑眸忽然一亮,盯着叶风启看了许久。

    他苦笑一声:“我嫉妒的是晓小对你的依赖。叶风启,那一拳,她挡在了你的面

    前。”

    叶风启冷笑,“那是因为,这二十年来她只有外婆和我两个亲人。”

    江榕天将尚未燃尽的烟蒂熄灭,淡淡地说:“你忘了,还有我。”

    “江榕天,是男人就痛快点,你要是不爱,就放过她。”叶风启也熄灭了烟蒂。

    “我放过她,老天不会放过我!”

    江榕天眸色一暗,转身离去。

    ……

    床上,女人蜷缩成一团,睡得沉沉。瀑布般的长发散在四周,下巴隐在被子里,

    露出小小的半张脸。

    看不见灵魂的黑眸,只有长长的睫毛投射下的剪影,安详无比。大手抚上她的脸

    庞,触手细腻,江榕天心底柔软成一片。

    程晓小的五官长得并不精致,让他怦然心动的,是那一方小小的唇。晓小的唇形

    特别好看,微微嘟着,有种无比撩人的感觉,让他忍不住想一亲芳泽。

    他无法想象那流浪汉龌龊的嘴巴,凑上去的场景,因为光想想他就愤怒的想杀人

    江榕天脱了衣服,轻拥她入怀,柔软馨香的身体带着淡淡的温凉,让他瞬间僵硬

    叶风启说的对,如果他晚去一步,那么……

    江榕天紧紧的搂着她,尽量平稳自己的气息,唯有暗得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眼睛,

    泄露出他此时的心情。

    自责……

    难过……

    后悔……

    愤怒……

    男人俊朗的脸上,透着寒意,只有他自己知道,此时的心底更多的是害怕。

    晓小,还好,还好叶风启去的及时。

    ……

    初一的早晨,程晓小是被热醒的。

    男人的身体像个火炉,又把她紧紧的怀在胸前,房间里开着空调,身上盖着被子

    ,程晓小做梦都想要把两支胳膊伸出去。

    “醒了?”

    “嗯……还困着。”程晓小点头又摇头。

    江榕天邪气的扬起唇角,紧了紧双手,“那就再睡会。”

    程晓小往外推了推他,以示抗议,“我热,喘不过去,你能不能过去点。”

    “床就这么大,你让我到哪里去,要不换个舒服的姿势。”

    程晓小很快就弄明白,男人要她换什么姿势。

    她像个八爪鱼一样,趴在男人身上,果然即透气,又凉快。

    只是太不好看了,程晓小忍不住想要逃离时,男人把她人带被,横抱起来。

    “乖,出了一身汗,洗个澡再起来。”

    程晓小脸色一红,闷闷地说:“我自己来。”

    ……

    程晓小洗漱后下楼。

    叶风启正做好了饭菜端上桌,两人打了个照面,程晓小看见他眼底的青色,羞的

    头都不敢抬起来,红着脸说:“我来帮忙。”

    叶风启温柔的笑笑,没有说话。

    江榕天正好下楼,看到了这一幕,黑眸微微一缩。看来还是得把人拐进酒店比较

    好。

    三人围坐在一起吃完饭,江榕天提议去外婆坟上拜一拜。

    程晓小只当他是随口说说,并未想到他会真去,拿不定主意,只用目光去看叶风

    启。

    叶风启犹豫片刻后,终于点了点头。

    ……

    江南人,很少有人初一去墓园。

    三人往花店买了束花,一路畅通的到了目的地。

    从墓园回来,叶风启接了几个电话,都是同学约他喝茶打牌的,他乐得不做两个

    电灯泡,叮嘱了晓小几句后,扬长而去。

    江榕天长长松出一口气,当天下午,就把程晓小拐进了离老宅几步之遥的酒店套

    房里。

    程晓小还没有从墓园的情绪中走出来,自然不知道他的用心。

    等进了酒店,脱下外套,男人欺身上前时,把她吻住时,她才后知后觉。

    那种细致的,小心翼翼的温柔,是男人悉心呵护,把她捧在手心的温柔。

    “晓小。”

    忽然,他动作顿,凑到她耳边低声叫道:“晓小……晓小……”

    程晓小心里有种畅快,油然而生。她感觉自己像一叶孤舟,被一波又一波的巨浪

    ,推到浪尖,然后再狠狠跌落。

    周而复始。

    ……

    江榕天在南边呆了三天,除了上老宅蹭吃蹭喝外,哪里都没去。而是和程晓小交

    流一下小别胜新婚的心得。

    程晓小被他折腾的,浑身酸疼,头重脚轻,连走路是轻飘飘的。

    这是两人结婚以来,最最亲密无间的三天,程晓小恍惚之间,觉得有些不真实,

    仿佛是在梦境一般。

    男人的温柔,体贴,仿佛是太阳,一点点把她融化,使她绽放出最美丽的妖艳的

    花。

    她未曾发现的是,就算两人在最亲密的时候,江榕天始终避着她的胸口,半分都

    不敢碰触。

    ……

    初四上午,叶风启敲开了酒店的房门。

    江榕天穿着睡袍打开门,把人请进来。

    叶风启脸色有些阴沉,问:“晓小呢?”

    江榕天朝房间抬了抬下巴:“她累了,刚睡着。什么事?”

    叶风启一听,转身就要走。

    江榕天伸手拦住,指了指窗边的椅子:“我是他丈夫,有什么事不能跟我说?”

    叶风启犹豫片刻,把外套脱了挂在衣架上。

    江榕天脸色一缓,伸手轻轻带上了卧室的门。

    “程家刚刚打电话来,让我和晓小明天晚上回家一趟。”叶风启开门见山。

    程家?江榕天脸色有些不善。

    “什么事?”

    “电话里没有说,不过……”

    叶风启顿了顿:“让我和晓小同时回去,绝不会有什么好事。”

    江榕天掏出烟,递过去,叶风启摇了摇头,示意不抽。

    江榕天自己点烧了烟蒂,随意吸了两口,吐出口烟圈,眼神有些明暗不定。

    ……

    程家他有所了解。

    祖辈中曾出过高官,子孙受他庇护,多半从商。程晓小的爷爷年轻时生性风流,

    在外头不仅有各色情人,还像模像样的包了个小三。

    程奶奶长期抑郁,患了乳腺癌,不过短短半年,就去世了。程老爷子索性把小三

    接回家,成了正妻。

    程晓小的爸爸程文俊,原本是程老爷子的独子。小三入室,带来了两个私生子。

    程文俊就这样多了两个同父异母的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