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 程家嘴脸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6本章字数:2097字

    程老爷子玩女人是一把好手,做生意就差了点。程氏集团在他手上,历经两次大变动,生意一落千丈。外头看着仍是光鲜亮丽,里头却已经大不如从前。

    老爷子就把主意打到了三个儿子的婚姻大事上。

    恰好晓小的妈妈家里有钱,老爷子就逼着大儿子把人娶回来,两年后就有了程晓小。

    后来晓小的妈妈出车祸去世,程文俊一年后又结了婚,生下了程晓维。

    两年前程晓小外婆去世,程家人没脸没皮,不仅逼程晓小把外婆留给她的遗产上交给程家,还要让叶风启吐出另外一半来。最后在他的威震下,程家人才不敢放肆。

    ……

    江榕天目光极冷:“据我所知,程家最近的资金链出了问题。有几笔贷款到期后,银行没有再续贷。程氏集团今年的年终奖,十分的寒酸。有几个业务骨干,直接跳槽。”

    叶风启温和的脸上,带着怒意:“原来如此。消停了两年,居然还想打这个主意。”

    江榕天没有接话,而是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把程氏集团近两年所有业务明细查清楚。”

    对方应了几句,江榕天挂断了电话,冷笑关说了一句:“这程家如今连脸皮都不要了。”

    叶风启目光极淡。何止是不要脸皮,简直就是群流氓。

    ……

    当年把晓小妈妈的嫁妆占为己有不说,还叫嚣说进了程家的门,别说是嫁妆,就是在外面捡了十块钱,这十块钱也姓程。

    晓小妈妈一死,叶家庞大的家产后继无人,只留下程晓小唯一一个血脉亲人。

    程老爷子算计到了这一点,才让儿子把三岁的晓小送到南边,图的就是叶奶奶百年后的家产。

    程家人以为叶奶奶只是个妇道人家,把晓小养在叶奶奶名下,一切就能称心如意。

    其实叶奶奶早就看透了这帮人的嘴脸。

    她趁机拿下晓小的抚养权,并在暗中物色将来能帮衬晓小的人选。他就是这样被叶奶奶在几千个孤儿中选中的。

    从小到大,他除了正常上学外,晚上还要额外的跟叶奶奶学珠宝玉石的所有知识,大学的专业也是地质专业。

    叶奶奶在悄无声息,一点一滴的准备着,所以她给他起名风启。寓意风起,云涌,一切自有天意。

    三年前,叶奶奶感觉身体不对,立马找律师立下遗嘱,并且公证。

    除此之外,叶奶奶还担心程家人这盘棋下了近二十年,一朝落空,翻脸不认人。

    晓小到底姓程,又是个柔弱的女孩子。万一程家人撕破了脸,吃亏的到底是晓小,

    于是,叶奶奶舍了老脸,找到了江民锋,为晓小找了个避风港。

    ……

    叶风启沉默了一会,说:“其实以我现在的实力,他们想动翠玉轩已经没有可能了。我担心的是他们以亲情捆绑了晓小。”

    江榕天眸色一暗:“那也得看我答应不答应。这样吧,明天我陪你们一起去。”

    叶风启站起来,把吸了一半的烟掐灭,拿起衣服,回头说:“她的骨裂还没有痊愈,你……悠着点。”

    江榕天唇边笑意不减,吐出了两个字:“放心!”

    ……

    程晓小迷迷糊糊醒过来,厚厚的窗帘遮盖住了外面的世界,她有些分不清现在是白天,还是黑夜。

    沙发上,男人英俊的脸庞隐隐绰绰,剑眉大眼,鼻梁高庭,嘴唇微厚,看不清表情,似乎在想着什么心事。

    这个男子随意的坐着,就把风华绝代演绎到极至,轻而易举的吸引住所有女人的目光。

    程晓小镇定的咽了口口水,想着这几天两人的疯狂,脸上慢慢浮上红云。

    他原来只冲冷水澡,即便外面是冰天雪地。

    他原来也会讲冷笑话,讲完以后,会得意的看着你。

    他原来也会耍赖,像个孩子一样,毫无道理可言。

    程晓小嘴角不自然的上翘。

    包裹在做工精致的西装下的男人,褪去了周身的光环,其实也是个普通人。

    她喜欢这样的江榕天,而不是一身冷峻,面色凝重,浑身都是算计的男人

    “醒了!”

    江榕天起身走到床前坐下。

    程晓小面色一羞,躲进了被子里。

    笑意自男人嘴边漾出。早就知道这个小女人害羞,却未曾想到这么害羞。只要他稍稍靠近一点,脸上就会沁上一层淡淡的粉色,十分的诱人。

    江榕天看了看手表,距离明天上飞机的时间,还有二十四小时。

    他一把掀开被子,迅速抱住了女人光滑的身体,封住了她的唇。

    既然随心所欲,肆无忌惮的时间就剩下这么一点,他不介意再多吃几回,因为那滋味实在是太美。

    程晓小被吻得神魂颠倒,仅存的一丝清明告诉她,眼前的男人,是头不知餍足的猛兽,而自己已被吃干抹净。

    ……

    B市。

    京城碧桂园。

    程晓维一头扑进母亲姚丽的怀里。

    “妈,我想换辆车。”

    姚丽皱眉:“好好的换什么车,你那辆车,不是才开了一年。”

    “妈,人家都说奥迪小跑是三流明星开的车,女儿想换一辆卡宴。”

    姚丽一听卡宴,眉头皱得更紧。这车没有百来万,别想开回家。

    程晓维用胳膊圈住了母亲的脖子,撒娇道:“妈,我的好妈妈。”

    姚丽一巴掌拍在女儿腿上,保养的娇好的面庞闪过无奈。

    “孩子,最近妈炒股赔了一些钱,一下子拿不出……你去问你爸开口。”

    程晓维一把推开她:“我爸哪来什么钱,他的钱不都在你这里存着。”

    “你急什么?”

    姚丽抬起头,看了看四周,见佣人都不在,忙压低了声音说:“明天,叶家的两人要回来吃晚饭。如果顺利,别说一辆卡宴,就是十辆卡宴,你爸也舍的。”

    程晓维一惊,喜笑颜开说:“真的,爸爸打算动手了?”

    姚丽冷笑一声:“你爸哪有那个胆量,都是你爷爷的主意。你不要跟别人说,这事我也是偷听来的。”

    程晓维有些怔愣。

    程氏集团已连续亏损五年,凭着爷爷几十年积累下来的人脉,勉强维持。如今爷爷又打起了叶家遗产的主意,看来程氏集团的财务状况,已不容乐观。

    只是,程晓小,叶风启身后站了个江榕天,要是江榕天不答应,爷爷的算盘岂不又落了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