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章 程家的女人怎么样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7本章字数:2110字

    饭桌上每个人细微的举动,都落在了程立诚的眼里,半个小时后,他放下筷子,接过佣人递来的湿毛巾,擦了擦嘴,说了声:“我吃饱了!”就挪步到客厅喝茶。

    程家众人也都纷纷放下了筷子,跟了过去,围坐在老爷子身边,显得十分有规矩。

    程晓小正要起身,被江榕天一把拉住。他修长的手指拿起汤勺。

    “这豆腐羹不错,你再用一碗。风启,你也多用一碗。”

    程晓小一惊,脸上的表情错愕。

    “要我喂你吗,宝贝。”

    程晓小只觉得脸上一阵阵发烫,心跳跟着快了起来。这家伙当着所有人的面和她调情,难道他不知道她会害羞吗?

    往常这个时候,他不是应该擦擦嘴,走到爷爷跟前,客气的道声谢,然后借口公司有事,带着她离开吗?

    叶风启笑意淡淡。江榕天这一手,是故意做给程家人看的。意在告诉他们,程家人所谓的规矩,对他江榕天来说,一文不值。他心情愉快的给自己碗里添了半碗,

    “确实味道不错!”

    江榕天笑容优雅:“比起你们南边的,还是差了些。”

    叶风启点点头:“南边清淡,辅料用的是最肥嫩的牛肉,入口即化,回味无穷。”

    江榕天把手搭在晓小的椅背上:“你们S市的德月楼,这道菜做的就相当不错。”

    程晓小眼睛差点掉下来。这两人一唱一和,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

    江榕天眼中含着笑意,给了她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又与叶风启聊了起来。

    叶风启是生意人,很清楚江榕天这样做,是想挑战对方的耐心。

    一顿团圆饭,程立诚只用半个小时就吃完了,那说明他心里有事,而且急着要把事情摊开来说。

    江榕天迟迟不动,让人干等着,磨掉的不仅是对方时间,还有耐心。高手过招,比的往往是心里。

    叶风启不自觉的看了江榕天一眼。

    他此刻的笑容十分温和,举止投足都透着上流精英的味道,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智慧和耐心,怪不得人家在商界一手遮天。

    这样出色的男人,晓小又如何能逃得过。想到这里,鲜嫩的豆腐羹吃进嘴里,也变得索然无味,叶风启轻轻一叹。

    ……

    果然,程立诚一张老脸有些挂不住,重重的咳嗽两声,借口泡茶的水不够滚烫,让佣人重新冲泡一杯。

    客厅的气氛有些凝滞,谁都看出老爷子心里有些不痛快,却没有人敢出声。毕竟迟迟不肯过来的,是江榕天。

    程晓小对爷爷始终畏惧。这个精明的老人,他的眼神冷冷的往你身上一转,会让人觉得遍体生寒。

    偏偏旁边的江榕天像是无所察觉一样,仍往她碗里夹菜,就在晓小窘迫时,一只手从餐桌底下伸过来,悄悄的握住了她的。

    温厚的手赏带着魔力,晓小心中的窘迫一扫而尽。

    是的,她已经嫁人了,嫁给了江榕天,这个男人爱着她,她还有什么可怕的。

    眼前似有什么豁然开朗,晓小安心的享受起美食。

    程晓维竖着耳朵听餐厅的动静。她嘴角露出不屑的笑容,哼,在外人面前装得这么恩爱,戏演得可真好。

    ……

    整整二十分钟,饭桌上三人才走到客厅。

    江榕天环视一圈,眼眸稍稍暗了暗,亲自扶晓小坐下,低声问,“想喝什么茶?”

    晓小愣了有一秒,“绿茶吧。”

    江榕天点头,“孙阿姨,家里有没有西湖龙井?”

    佣人匆匆过来,“大姑爷,家里只有碧螺春。”

    “那就沏一壶来吧。”

    程立诚气得脸色都青了。他的胃不好,几十年来只喝红茶,程家上上下下都知道。

    程立诚阴了脸,所有人都有种毛骨怦然的感觉。

    江榕天却笑容认依旧,他大大咧咧把女人往怀里一搂,优雅的翘起了二朗腿,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

    程晓小扶额,不敢再看下去。这家伙要不要这么明目张胆的和爷爷对着干。一时间,客厅里寂静无声,针落可闻。

    “风启今年几岁了?”程立诚缓缓开口。

    叶风启笑笑:“二十七了。”

    “有没有女朋友?”

    “忙着公司的事,还没有谈女朋友。”

    程立诚和晓小的父亲程文俊对视一眼,说:“年轻人,事业固然重要,婚姻也不能耽搁。爷爷想为你做个谋,你看我孙女晓维如何?”

    这话一出,客厅里所有的人都变了脸色。

    程晓小心中涌上愤怒。她的这一份,程家人算计不到,居然打起了风启的主意。父亲只有两个女儿,自己嫁了人,按惯例,晓唯就必须招婿。

    风启无父无母,身后又有叶家一半的财产,如果入赘,一切就标上了程家的印记。

    江榕天感觉到女人的愤怒,握着她的手,稍稍用了些劲,示意她稍安勿躁,静观其妙。

    叶风启显然也没有料到程立诚用的是这一招,客套说:“二小姐青春美丽,出身高贵,我哪能高攀得上。”

    “哎!什么高攀,低攀,如今不讲究这一套了。只要你们两个相互中意就好。”

    程立诚老谋深算的眼中闪过精光,不等叶风启回答,又接着说:“莫非,你看不上我们程家的姑娘?”

    程立诚逼得这样紧,叶风启一下子就被问住了。

    “榕天,你说说,我们程家的姑娘怎么样?”程言诚话峰一转,目光看向了江榕天。

    江榕天不得承认,姜还是老的辣啊,把他抬出来向叶风启施压。

    他鬼魅一笑,“一根藤上七个瓜,我只知道自己怀里这个,确实不错。”言外之意,其他的那就不好说了。

    程立诚拿江榕天毫无办法。他能笑眯眯的坐下,就已经给足了程家面子。

    “晓小,一个是你亲妹,一个是你名义上的哥哥,这事,你表个态!”

    程立诚拿捏不住江榕天,却可以拿捏程晓小。再怎么说,她也是他的孙女。

    程晓小对他的咄咄逼人,很是反感,毫不客气的说:“爷爷,我表态没什么用,关键是两个人要情投意合。”

    皮球稳稳的踢了回去。

    程立诚冷冷的看着程晓小,对她的回答很不满意。当他老眼昏花吗,叶风启虽然姓叶,可凡事只听晓小的差遣。

    程立诚看了大儿子一眼。

    程文俊马上站起来:“晓小,你跟爸爸到书房来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