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二章 意外的电话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7本章字数:2027字

    江榕天脸色微变,他环视一圈后,说:“阿姨,我送你们回去。”

    声音低沉,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坚持,让人不由自主的听从他的命令。

    “小天!”夏语感动的抬起泪眼,一声小天呼唤的千回百转。

    江榕天拍拍她肩,轻描淡写的看了程晓小一眼,拥着夏语走出去。

    夏家人趁机向老爷子辞行,老爷子没有挽留,并让朱家四人也早点回家。

    程晓小垂着头默默的站在一边,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接受着所有人异样的目光。

    客人相继离开,程晓小把目光落在了还没切开的蛋糕上,觉得有些可惜。巧克力芝士味的,那是江榕天的最爱。

    眼睛有些涩涩,她轻轻叹出口气。男人落在夏语肩上的手那么自然,可这双手前一刻还环住了她。

    她从衣架上拿下衣服,围巾,刚穿戴妥当,就见老子爷送完人,背着手回来了。

    “你也要走?”

    “嗯!”

    程晓小勉强笑笑:“今天都怪我,让爷爷的生辰……”

    “爷爷相信你!”

    江老爷子拍了拍晓小的肩膀,看也不看她,就进了屋。

    “江一,派司机送少奶奶回去。”

    “是,老爷!”

    一句相信你,让程晓小强忍了半天的泪,终于落了下来。

    她迅速的低下头,不让人看见她的伤心。

    只是一份简单的信任,男人都吝啬给她。刚刚站在幸福的边缘,拼命想要抓住那份柔情,然而终究是渴望不可及。

    程晓小眼前一片模糊。

    ……

    “老伙计,人送走了?”

    “老爷,少奶奶红着眼睛上了车。”

    江老爷子拿起茶杯,喝了口茶,说:“这事,你怎么看?”

    江一不敢隐瞒,忙说:“回老爷,当时我就在少奶奶身边,看得一清二楚,少奶奶她……”

    “我哪里要你说这个,我是问你,这事你有什么想法?”

    江一侍候江老爷子多年,瞬间就明白这话的意思。老爷根本不用听他解释,就相信少奶奶绝对不会对孩子下手。

    “回老爷,夏小姐对咱们少爷,所图不小。”

    “哼!”

    老爷子冷哼一声:“她当然所图不小。刚满四岁的孩子,就能说谎,背地里没有少教。”

    “那老爷为什么不当面戳穿她,替少奶奶撑腰?”

    老爷子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你一把年岁的人了,还不如程晓小。连她都知道要顾全大局。”

    江一细思之下才有所领悟。

    夏家和朱家是亲戚,老爷要是当着面袒护晓小,不仅落了夏家人的面子,还让自己女儿夹在当中左右为难。

    “怪不得,少奶奶让我等客人走了,再和老爷解释。”

    “是个聪明,懂进退的好孩子!只可惜心肠太软,处事太隐忍,心机不够深,需要磨练!”

    “老爷的意思是……”江一似乎有些领悟,但又不敢确定。

    老爷子长长的叹息一声,说:“江家家大业大,夫妻和睦信任,才能把家业撑起来。更何况榕天那头还有个金家……金家可不是省油的灯。有些事情,得他们小夫妻俩自己磨合才行。”

    老爷真是想得深远,江一满脸敬佩,暗下稳稳替程晓小担心。

    ……

    夏语把孩子哄睡着,关了灯走到外面。

    江榕天和鬼子两人在阳台抽烟,她悄悄的看了一会,眼睛转了两下才走过去。

    两人见她来,忙把烟掐了。

    “孩子睡着了。”江榕天问。

    夏语点点头,脸上带着歉意说:“小天,对不起,都是我没看好孩子。”

    江榕天迎上她温柔的目光,安慰说:“这事不怪你。我先回去了。”

    “小天。”

    夏语上前拉住他,轻轻的摇着他的袖子:“别责怪晓小,我想她也不是故意的。”

    江榕天眸色一暗,牵强笑了笑:“鬼子,我走了。”

    “天哥,我送你!”

    夏语看着两人的背影,眼眸微动。

    ……

    程晓小坐在飘窗上,心里隐隐有着期盼。

    窗外斑驳的光影落在她苍白的容颜上,感染出一种莫名的凄凉。

    男人始终没有电话进来,这时候他应该忙着安抚夏家的人吧。程晓小抚着微痛的胸口,又一次看了看手机。

    仿佛有心灵感应一样,电话在寂静的房间,忽然响起。

    程晓小脸色一喜,还没看清来电就接起了电话。

    “江榕天!”

    “你这么盼着他回来?”夏语的声音温柔悦耳。

    程晓小一愣,笑意瞬间消失。

    “什么事?”

    夏语呵呵一笑:“程晓小,江榕天除夕去找你了吧?”

    程晓小咬咬牙:“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我只是想好心的提醒你,有些事情,不要抱太多的幻想,幻想越多,失望越大。”

    程晓小心中一惊,“这话什么意思?”

    “你知不知道,小天这两天早出晚归的在忙什么?”

    程晓小蹙眉。男人在忙什么,她还确实不知道。因为他从来不说,她也从来不问。

    “过年前,江天集团和晨光集团达成初步协议,共同出资开发新城区的一块商业用地。这两天小天就在忙这个事。”

    程晓小不耐烦听这些:“夏语,你到底想说什么?”

    “以晨光集团的财力,根本不需要跟江天集团合作,因为这块地,本来就是晨光集团的。可这次晨光集团主动找上了小天,你知道是为了什么?”

    程晓小听得一头雾水。她不明白夏语打电话过来,跟她说这么一堆废话,到底用意何在?

    “为了什么?”

    夏语轻轻一笑:“说起来,这事还跟你有些关系。”

    “跟我有什么关系?”程晓小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尽管她心里觉得有慌张。

    “程晓小,说你蠢,你还真蠢。”

    夏语的语气冲满了不屑。

    “江天集团年会那天,你救了个学生,小姑娘姓陈,她的父亲是晨光集团的总裁陈伟。陈伟因为你,所以才把土地的开发权让出一半给江天集团。”

    程晓小眼眸中的温度,瞬间凝结成冰块。

    “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小天除夕夜巴巴的跑去陪你……呵呵……程晓小,你说是为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