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九章 要不要试试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7本章字数:2151字

    程晓小气得脸涨通红。这夫妻俩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人,明明是他们没理,到头来却说她不孝,可真是会演戏啊。

    她毫不客气的说:“孝心,是要给生我养我的人,请问你们二位,占了哪一点?”

    “哎啊晓小啊,话可不能这么说,你到底姓程啊。”姚丽赶在男人动怒前,把话抢了过去。

    你当我愿意姓程,程晓小冷笑说:“我话已经讲得很明白,两件事都不可能。”

    程文俊彻底暴怒:“程晓小,你别给脸不要脸,这两件事你办也得办,不办也得办,要不然,我就把你妈的那些个破事……”

    “文俊!”

    姚丽忽然厉声尖叫起来:“你这是做什么?”

    就在这时,门呯的一声被推开,一个高大的身影带着凛冽的气势站在门口,目光不善的看着病房里来客。

    程晓维眼睛一亮,笑意盈盈的迎上去:“姐夫,你来了。”

    江榕天只当没看见她,从她身边走过去,在程晓小床前坐下。

    他把被子往上拉了拉,语气有些责备:“不相干的让护士赶出去就行了,你哪有那个精力去应付。”

    屋子里一下子安静了,程家三人的脸上表情各不相同。

    他怎么来了,这会不是应该在公司吗?

    程晓小还未从震惊中缓过来,江榕天扶着她的身体,让她慢慢靠在枕头上,顺势用在她耳边低语了一句:“交给我。”

    程晓小淡淡的偏过了脸。

    不论怎样,在外人面前,江榕天确实是护着她的,有些事情有他出面,确实事半功倍。

    江榕天转过身,对着床边的夫妻俩淡淡一笑。

    程文俊夫妻不知为何,有些忐忑不安。

    姚丽战战兢兢说:“榕天,我们……”

    “我江榕天的女人,无需任何人给脸,因为她谁的脸色也不要看。岳父大人,连你也不例外。”

    程文俊哪里还有刚刚发怒的气势,笑着说:“榕天,你误会了,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我……”

    “事情是什么样,我不想知道。我只知道如果你们再来骚扰晓小,程氏集团一定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江榕天的声音突然沉冷下来,随手一扬,将床头柜上一应补品统统扫落在地。

    姚丽吓得从凳子上跳了下来。

    程文俊颤动了几下,勉强的挤出笑,“榕天,我没有逼她,我只是想让她帮衬一下家里,现在程家……”

    “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程家和她有什么关系?”

    江榕天把手插进裤兜里,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我的话,从来不说第二遍,岳父大人,您要不要试试?”

    程文俊一张老脸青白相加,蹭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拂袖而去。

    姚丽尴尬的朝江榕天陪了个笑,落荒而逃。

    程晓维咬了咬牙,走到江榕天面前,扬起漂亮的脸蛋,温柔的说:“姐夫,爸爸老了,你别他一般见识。我走了,你好好照顾姐姐。”

    程晓维说完这些,逃也似的离去了。

    ……

    病房没有了外人,恢复了原来的安静。

    江榕天轻轻一叹,抓住晓小放在被子外面的手。

    “别碰我!”程晓小重重一甩。

    “晓小,我……”江榕天胸口一痛。

    “程晓小,到前面门诊大楼做个胸部CT……啊,江总也在啊!”

    小护士忽然推门进来,看到江榕天明显吓了一跳。

    江榕天走上前,接过护士手里的单子看了看,“几楼?”

    英俊的男人近在咫尺,小护士脸一红,忙说:“江总,在前面三楼。”

    江榕天点点头,把单子往兜里一塞,拿过衣架上的衣裤,走到晓小病床前。

    “你自己穿,还是我替你穿?”

    不等程晓小回答,男人已掀了被子,轻轻把她从靠垫上搂起来,替她把手塞进了袖子里。

    “我自己来。”程晓小不习惯让别人动手,别扭的说。

    江榕天恍若未闻,又把她另一只手塞了进去。接着拿过裤子,半蹲在地上。

    “脚伸进来。”

    程晓小见小护士还在病房,压低声问:“你这是做什么,我还没断手断脚。”

    江榕天抬起头,对女人微愠的脸视而不见:“我侍候老婆啊。”

    “江榕天,你……”

    “江总对江夫人真好。”小护士咧着嘴,一脸的羡慕。

    “快点,如果你不想引来护士围观的话。”江榕天笑得痞痞,跟刚刚在程家人面前不怒自威的样子,有天壤之别。

    程晓小忙把脚抬起来。

    “扶着我的肩。”

    程晓小咬咬牙,只能扶住了他的肩,把两条腿伸了进去。

    江榕天这才直起身,替她把裤子拉起来。

    湿热的气息喷到脸上,程晓小别过脸,推开他的手,自己把裤子扣上。

    江榕天趁她不注意,拦腰横抱起她。

    “啊!”

    程晓小惊呼:“你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走。”

    江榕天不理,冲着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的小护士说:“麻烦帮我把门关上。”

    小护士忙不迭的点点头,冲着江榕天挺拔的背影,万分感叹的说:“江夫人真是好幸福啊。我将来的老公要有江总的一半好,我这辈子就知足了。”

    ……

    “搂着我的脖子,别乱动。”

    男人在她耳边说了句话,并趁机亲了一口。

    程晓小简直被江榕天的厚脸皮惊呆,她看到路过的护士,病人都笑眯眯的盯着她看,顿时羞得满脸通红。

    “江榕天,我自己会走,你会放我下来。”

    程晓小挣扎。

    江榕天忽然脸一沉:“你要再动,我就当着所有人的面吻你。”

    程晓小彻底呆愣,她知道这个男人说到做到,他说当着所有人的面吻她,就一定会吻她。

    江榕天感觉到女人的僵硬,重重的叹息一声。

    “晓小,如果你痛,你告诉我,不要忍着。如果你伤心,也告诉我,也不要忍着。”

    程晓小猛的扬起尖小的下巴,深深的凝视着他。眼前的男人有些憔悴,眼中几缕腥红的血丝,用正浓的化不开的柔情回望着她。

    如果在一天前,她一定会沉溺在这样的柔情中。而现在,她只感觉到了戏弄。

    “江榕天,戏演得过了,会让人觉得很假。”程晓小嘴角拎起一抹冷笑,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江榕天高大的身体微震,眼中闪过波澜。如果没有记错,她昨天晚上也提到了演戏两个字。

    为什么她会说这两个字?

    江榕天拧着俊眉,浑身上下散发出凛冽的气息。看来,那五分钟的通话,确实有他不知道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