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五章 收购程氏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8本章字数:2011字

    程晓小等人离开,才算彻底的放松下来,明天就要开学,她有很多事情要忙。

    她抱着一推书,从储存柜里找了些零嘴,舒服的躺在沙发上,一边看书,一边吃零食。

    鼻子里似乎有什么异味飘过,她用力嗅了嗅,放下手里的东西,趴在地上仔细寻找异味的来源。找了一圈没找到,程晓小感到奇怪,又躺了回去。

    异味继续传来,程晓小忍无可忍,伸手在角落里摸索,结果在头顶处摸到了一个软软的,湿湿的东西。她抽出来一看,竟然是一只用过的避孕套,里面还装着男人的精液,泛着黄色,

    胃里泛里恶心,程晓小冲进了卫生间,吐得昏天黑地。

    ……

    宽敞豪华的汽车里,江榕天坐在后排看文件。

    程晓维把手放在腿上,眼角的余光始终在身边这个英俊的男人身上。狭长的双眼,高挺的鼻梁,微厚的嘴唇,浑身上下透着贵气和优雅,让人移不开眼睛。

    “姐夫。”

    娇媚的声音让开车的赵虎看了后视境一眼,眉头紧皱,这叫声和会所的陪酒小姐一模一样。

    江榕天头也不抬,“什么事?”

    “姐夫,我还有半年就要毕业了,我想到你公司来实习。”程晓维故意挺了挺胸。

    江榕天放下手里的文件,冷冷的看了她一眼。

    “公司不接受实习生。”

    “姐夫。”

    程晓维往他身边凑了凑,用白晳的腿碰了碰他的,撒娇道:“姐夫,你答应啦。我一定会听你的话的,而且,只听你的话,好吗?”

    江榕天何等人物,没有程晓小之前,多少女人投怀送抱,他来者不拒,也算是千帆过尽。

    他双眸一眯,鼻子轻哼。程晓维这个富家小姐,手段比起别人来,到底还是差了些,眼神不够魅惑,身姿不够妖娆,欲望明明白白写在眼里。

    “姐夫——”

    程晓维见他盯着她看,心中涌上窃喜,拖了长长的调子,一声姐夫,叫得千娇百媚。

    “你答应我吧,好不好啦?”

    听说姐夫以前也是很花心的,花边新闻满天飞。这世上没有不吃腥的猫,自己这么新鲜水嫩,怎么能引不起他的兴趣。

    只要他有了兴趣,那么早晚一天,自己能坐上那个位置。

    江榕天只觉得好笑,高级交际花也知道,在男人面前要装得矜持一点。这个女人却恨不得把衣服都脱光了站在她面前。

    程家人脑子是进水了吗,明明是要用这女人来拉笼叶风启的,结果又来勾引他,莫非他们认为,他和叶风启好得能共用一女。

    简直不可思议!

    江榕天鬼魅一笑,“阿虎,前面路口停车。”

    赵虎听话的把车停下来,目光不敢往后看。

    江榕天意味深长的看了女人一眼,眼中闪过鄙夷。

    “下去。”

    程晓维大惊失色,一把抓住江榕天的手,“姐夫,你别赶我走啊,我只是想到你公司来实习,姐夫……”

    “赵虎!”江榕天厉声叫道,眼中闪过狠厉。

    说实话,他很想动手,可是这样的女人,还不配!

    “是,江总!”

    赵虎下车,打开车门,把程晓维像拎小鸡一样拎了出去。然后迅速的回到驾驶位,一踩油门,车子疾驰而去。

    程晓维气得脸都变了形,用力的跺了几下脚,以泄心头的恨意。

    冷风一吹,她忽然冷静下来。江榕天,我就不信,你是那和尚做的。

    江榕天打开车窗,把车里程晓维残留的香水味用风吹掉,然后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

    “叶风启,程氏集团的收购,从明天开始。”

    ……

    程晓小把胃里的东西吐了个干净,吐完后,她抹了一把脸,竟是一手的泪。

    程晓小挣扎着站起来,站在镜子前,看着有些苍白了小脸,深吸一口气,让自己情绪平静下来。

    她在镜子前站了许久,最后扯出个苦笑,摇摇头离开

    说好了不难过,说好了不在乎,那就忘记吧,只当没看见。程晓小打算自欺欺人。

    她走到厨房,倒了一杯温水,一口喝了下去。杯子还没有放下,门铃响了。

    程晓小缓了缓心神,从猫眼里看了看人,一脸惊讶的开了门:“怎么回来了。”

    江榕天把她怀揽进怀里,关上门,一边走一边说:“年会那天,金家送了两只花篮,你家老公我身家陡涨。刚刚公司接了个市政建设的大单子,那边的市领导希望我亲自去签合同。”

    程晓小轻轻推开他,笑着问:“是要出差吗,去几天,我替你准备行李。”

    “一个星期左右。”江榕天脱了外衣,走到沙发上坐下。

    “什么时候的飞机?”

    “今天晚上七点。晓小,过来。”江榕天柔声唤道。

    程晓小看了眼沙发,心中泛起酸涩,脸上温和的笑笑:“我还是先帮你去准备衣服。”

    江榕天长臂一伸,轻轻把她往身边一带,女人已跌坐在他怀里。

    “舍不得离开你!”他温润的低喃,唇轻轻的吻在她唇边。

    程晓小身子一僵,下意识的去推开。

    江榕天只当她是害羞,低头擒住了她柔软的双唇,伸顺势穿过她的毛衣,向上探去。

    因为在医院的缘故,自己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碰她了。刚刚接到电话要出差,他算了算时间,索性决定和她厮混在一起。

    程晓小身子一抖,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江榕天,我不想在这里。”

    女人娇柔的身体紧紧的贴着他的,男人心口早就泛起异样的情怀,显然已经等不及。

    陌生的环境让男人异常兴奋,他把吻移到了女人的耳垂边,轻轻含咬。

    “宝贝,别怕,我会轻轻的,不让你疼。”

    “别,别这样……”程晓小声音轻颤,又带着一丝娇喘。

    他迅速在她身上烧起火焰。

    “不要……我不要……唔……”程晓小特有的江南声调,带着娇嗔,听在男人耳朵里,只当她是有撒娇。

    “宝贝,别怕,别怕!”

    她用力的咬了咬唇,迸发出一股冲力,把男人往外一推。

    “江榕天,我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