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七章 先爱后弃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8本章字数:2070字

    深邃的眼睛骤然睁大,迸了骇人的光芒,他拿出手机,正要打电话,铃声响了,是晓小。

    “江榕天,我知道是谁了!”

    电话那头的声音,还着一丝颤抖和重重的鼻音。

    江榕天嘴角浮上笑意:“晓小,我也知道是谁了。”

    程晓小捏着手机的手,有些发抖:“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如果我说,刚刚在车里,她试图勾引我,晓小,你信不信?”男人略带魅惑的声音不紧不慢。

    程晓小咬了咬嘴唇,长久的不说话。

    同父异母的妹妹,勾引姐夫不说,还往她家里放用过的避孕套,这简直……程晓小怒从心底起。

    ……

    挂上电话后,江榕天微微叹息一声后,燃起了一支烟,拨了个朱泽宇的电话。

    “替我放出风去,谁要再给程氏集团贷款,谁就跟我江榕天作对。”

    朱泽宇在那边嘀咕了几声。

    “还有,我要知道程晓维所有的事情。”

    ……

    朱泽宇挂了电话,摸了摸眼角的伤口,骂道:“程晓维那货也值得老子出面。”

    “天哥说什么?”夏寅翘着二郞腿,手里拿了个冰淇淋吃。

    朱泽宇冷笑。

    “让我查程晓维,你说现在的女人到底是怎以了,一个比一个狠。这个程晓维居然有本事,把用过的避孕套塞小天家的沙发上,我他娘的真服了她。”

    夏寅咬了口冰淇淋,阴阳怪气地说:“这女人脑子进水了,居然算计到天哥头上。”

    “又是一个不知死活的人。”朱泽宇咬牙切齿。

    夏寅低头瞧了瞧他的脸,笑问:“小宇,还有一个是谁啊?不会是那个沙思雨吧?”

    “少他娘的在老子面前提起这个女人。错,这根本不算个女人,她只能算坨屎,错,屎都比她可爱!”朱泽宇说的话,一句比一句损。

    夏寅笑得一脸灿烂:“莫非,你这脸上是她打的,啧啧啧,真会挑地方下手。”

    一大堆文件夹朝夏寅砸过来,他眼疾手快,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滚蛋,他你娘的不去拍戏,不去泡妞,坐老子办公室干什么?”朱泽宇被人揭了短,暴怒无比。

    那天两人相约到了楼上,他还没站稳,那死女人就一记左勾拳上来,既狠又准,打得他眼冒金星。

    等他想还手时,一记右勾拳上来,既准又狠,打得他嘴里泛上血腥。

    朱泽宇当时想死的心都有。

    自己好歹也是练过的,三五个身强力壮的男子,十几分钟就能让人全趴下,怎么一到了这女人面前,连个招架之力都没了。莫非她是金刚附身?

    更让人忍无可忍的是,这女人临走前,还用手托着他的下巴,轻飘飘的来一句:“想上我,也得看有没有这个能耐,就任你这个怂样,老娘担保你一泄如注。”

    朱泽宇当时脑子里只有四个字——羞愤欲死。

    夏寅把最后一口冰淇淋吃完,看着他青一阵紫一阵的脸色,十分同情地说:“表哥,依小弟之见,你还是把人弄晕了,睡了再说。”

    “错!”

    朱泽宇拍案而起:“是睡了再杀,杀了再睡,边睡边杀。”

    夏寅笑得直不起腰来:“表哥,你要不要这么狠啊!”

    朱泽宇腾的一下站起来,走到夏寅边上,用力的拍拍他的肩,一脸正经的说:“鬼子,我忽然做了个决定。”

    “什么决定?”

    “老子决定先睡再弃。”

    “这话几个意思?”夏寅一脸惊讶。

    朱泽宇挑眉一笑:“这话的意思是,老子要睡她,睡完她以后,再把她一脚踢开。”

    夏寅摇摇头,一脸鄙夷地说:“你都打不过她,怎么把人压身下。”

    “所以……”

    朱泽宇一把搂住夏寅:“我要避其锋茫,投石问路。”

    夏寅不屑地说:“那你还不如先让她爱上你,然后你一脚再把她踹开,来得更狠些。”

    似有什么在脑海中一闪而过,朱泽宇静立几秒,忽然大喝一声:“妙啊,鬼子,老子要的就是这效果,来,来,来,咱们好好商量商量。”

    夏寅一把把他推开:“商量个屁啊,先把天哥交待的事情办好。你别忘了,那女人,是程晓小的死党。”

    “那又怎样?”

    朱泽宇翻了个白眼:“敢惹我朱少,就得做好受死的准备。”

    夏寅大大咧咧往他办公桌上一坐:“你可想好了。”

    “还用想吗,老子早八百年就看这女人不顺眼了,就等着报仇雪恨呢。你别废话,快替老子出谋划策。”朱泽宇一脸不奈烦。

    “表哥,好处!”夏寅把手往前一摊。

    “好处你个头……”

    朱泽宇把手机砸过去。

    ……

    程晓小一想到程晓维的险恶用心,她心里就气愤。两人无冤无仇,又没有什么深的来往,她为什么要这样害人?

    她恨不能冲到程晓维面前,把事情问个清楚。

    喝了一杯热咖啡后,晓小慢慢冷静下来后。

    虽然她和江榕天确定了是程晓维做的,但并无真凭实据,如果她矢口否认,反咬一口是晓小诬陷,反而把事情弄僵。

    既然她有是备而来,并且目的是江榕天,那么这一次没有成功,就一定还有下一次。她要做的就是静观其变,摸清楚这是程晓维一个人的想法,还是程家人所有的想法。

    如果是程家……程晓小轻轻的叹了一气。

    看来她和江榕天的这段婚姻,不光是朱,夏两家人都想破坏,连程家的人也想取而代之。

    程晓小啊,你何德何能,劳这么多人惦记。

    ……

    元宵节,家里空无一人,程晓小索性去了紫金山角下,和老爷子两人过节。

    老爷子一见她来,喜笑颜开。

    祖孙俩虽没有血缘关系,却一个真心爱护,一个诚心孝顺,一顿饭吃得其乐融融。

    八点多,程晓小打的回家,暖暖的泡了个澡,吹干头发早早上床。

    ……

    元宵节一过,程晓小正式上班。

    开学总有很多事情要忙,她不知不觉忙碌起来,比起寒假那些日子的无所是事,上班让人感觉到充实。这也是为什么她一直坚持的原因

    虽然工资不高,又很辛苦,可孩子们一张张天真活泼的笑脸,能让她忘记所有的烦恼,让她觉得自己的存在,是有意义和价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