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一章 谁的算计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8本章字数:2125字

    回到家,程晓小赶紧坐到沙发上,脱到袜子查看脚背。果不其然,白晳的脚背上,不大不小的一道伤口,血已经结痂。

    许阿姨从厨房出来,手里来拿着铲子。

    “回来了。饭菜都煮好了。脚怎么了?”

    “没事,被人踩了一脚,阿姨你赶紧回去吧,我自己会弄。”

    许阿姨叮嘱几句,轻轻带上门离开。

    程晓小等人离开,拿出药箱,用酒精消毒,擦上药膏后再用纱布轻轻的遮盖了一层。

    做完这些,她拿出手机犹豫了半天,还是拨通赵虎的电话。

    她总觉得今天的事情有些蹊跷,最近连续两次遇到李朝峰,还偏偏金妮娅就在后面。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她还是让赵虎接送比较妥当些。

    打完电话,程晓小觉得轻松许多,简单吃了些饭菜后,上楼把受伤的脚翘得高高,舒舒服服泡了个澡,然后缩在被窝里看书,背课。

    ……

    深夜,江榕天带着一身烟酒味回到了房间,一脸的疲惫。

    门铃响,几位副总进来,恭敬的汇报了各自的情况,并商议了一下行程后,相继离去。

    江榕天站在淋浴下面,想着明天就能回去,心里有些压抑不住。自己似乎越来越迷恋和她在一起了,光是被她黑白分明的眼睛柔柔的看着,就能把他的一颗心融化。

    手机闪着光亮,他关了笼头,简单在腰间围了间浴巾,小麦色的肌肤上滴着水珠。

    电话是美国公司打来的,江榕天用流利的英语对话。这一通电话足足用去了一个小时,时间已近凌晨。

    江榕天有些沮丧,这个点她应该是睡着了。

    晓小睡勉一向很浅,偶尔还会眠,想着她明天要早起,江榕天歇了给她打电话的心思。

    “叮咚!”

    江榕天皱了皱眉,这么晚了,谁来敲他的门。

    打开门,一个妖娆的长发女子倚在门边。

    “帅哥,借个火,烟瘾犯了。”来人的声音有些清冷,神态却十分优雅。

    江榕天上下打量一眼,狭长的眼睛一眯。

    柳叶眉,勾魂眼,紧身的及胸皮裙,胸前的两坨肉呼之欲出,是个尤物。

    他转身走进房里,很快又出来,身上已穿了浴袍。

    “不用还了。”

    女子接过火机,并没有离开,而是把手上的烟点着了,深深吸了两口,才抱歉一笑。

    “对不起,一会还要拍戏,没有烟会死的。陶青青,你呢?”

    江榕天淡淡一笑,“抱歉,本人没有随便说姓名的习惯。”

    陶青青一手撑住快要合上的门,媚媚一笑:“帅哥,我住你隔壁,谢谢你的火机,它归我了。”

    说完,不等江榕天开口,扭着俏挺的臀走了。

    门呯一声关上。

    江榕天自嘲地在唇边勾出一道弧度。又是一个想爬床的三流小明星,只可惜,这一招用错了人。

    ……

    六点钟,闹铃准时响起。

    程晓小赖了会床,难艰的从被窝里爬起来。洗漱过后,她同往常一样拿着钥匙走到大门口,打开牛奶箱和报箱,取出了当天的牛奶和报纸。

    打开报纸,程晓小猛的睁大了眼睛,一阵揪心的痛楚袭来,手中的牛奶瓶一松,白色的液体贱了一地。

    程晓小恍若未闻,只呆呆的看着报纸上的图片,心中泛起一阵寒冷。

    图片上,男人浑身上下只围着一块浴袍,掩住了重要部位。胸前的女子只露出侧脸,却已惊艳无比。

    片刻,她默默的清理了地上的残渣,连同那份报纸一起,扔进了垃圾箱。

    赵虎的车准时出现,程晓小客气的道了声谢,一路沉默。

    到了学校,程晓小把手机关了静音,往抽屉里一锁,准备上课。

    ……

    “陶青青是谁?”

    鬼子从被窝里伸出脑袋,睡眼惺忪的看了看来人。

    “什么事啊,姐。我才睡了三个小时。”

    “鬼子,陶青青是谁?”夏语怒气冲冲的坐在,把手中的报纸扔了过去。

    鬼子捡起来一看,顿时睡意全无。

    如果他没有记错,这个陶青青是出了名的艳星,专门陪富商豪客吃饭睡觉,在娱乐圈名声极臭。

    “天哥怎么会跟她混在一起?”鬼子自言自语。

    ……

    江榕天是被连续不断的门铃声吵醒。

    因为今天要飞回B市,他想抽点空多陪陪晓小,凌晨过后又干三个小时的活,睡得有些晚。

    分管行政的副总匆匆进来,递上一张报纸,江榕天顿时黑脸。

    昨天夜里原本是借个火的事情,在照片里呈现的,却是他围着浴巾将女子轻拥入怀的场景。

    不等他作出反应,手机响起,电话那头传来江老爷子咆哮的骂声,显然老爷子对江榕天沾上这种艳星,很是恼火。

    江榕天默默的听了一会,出言安慰了几句后挂断。

    副总上前一步,低声说:“江总,我刚刚查过了,陶青青确实就住隔避,这事该怎么处理?”

    江榕天不怒反笑,笑意带着一抹寒意:“急什么,等我洗了澡,吃了早饭再说。”

    “今天公司的股票……只怕会……”

    江榕天摸了摸下巴上的胡须,坐在椅子上,无声地笑了。果然是大意了,居然被一个三流的小明星给算计了。

    门铃叮咚又响,江榕天又一个副总匆忙进来。

    “江总,酒店闻讯而来大批的记者,咱们该如何脱身?”

    江榕天坐着没动,沉默了一会才抬起头。

    “今天的行程改一改,工地上由你们几个副总亲自去看。替我安排酒店的贵宾通道,中午我约了几位领导吃饭,不能失约。”

    “江总,机场那边只怕也有记者等着。”

    “那就来个声东击西。你们按原计划坐中午的飞机先走,我改签晚上的。”

    “是,江总!”

    “等等,问酒店要这个楼层的所有监控。”

    “这……好的江总,我来想办法。”

    江榕天等人离开,慢慢走到窗前,猛的把窗帘一拉,阳光照进来,他下意识的眯了眯眼睛。

    拍戏……住隔壁……借火……能把角度拍得这么精准的摄影师,价格不会低。

    “敢算计我的人……还真有几分胆量。”

    江榕天双臂环胸,声音中透着一丝邪气。

    他拿出手机,拨通了晓小的电话。家里订的报纸,她不会看不见,以她的性格,肯定会误会。

    手机响了几下,没有人接,估计应该在上课。

    这时有电话进来,江榕天看了眼来电,眸中光芒一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