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三章 掌心的温度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8本章字数:2028字

    沙思雨从厕所出来,加快了脚步。刚刚遇到个熟人,被拉着聊了两句,晓小应该等急了。

    一到桌边,她愣住了。

    木头的长桌上,摆满了几十支扎啤和数瓶洋酒,朱泽宇翘着二郞腿,挑眉看着她,晓小却不见了人影。

    “晓小呢?”沙思雨脱口而出。

    “走了。”

    “跟谁走了?”

    “跟江榕天走了。”

    “我擦!”

    沙思雨骂了句脏话,拿起朱泽宇手边的自己的背包,想要追出去。

    背包被人重重按住,沙思雨恼火道:“放开。”

    朱泽宇邪魅的凑上前,“和我比一场,我就放开让你走。不然,你这个月都得到我公司报道。”

    “朱泽宇,你这个贱人。”

    沙思雨咬牙。

    朱泽宇笑得很无耻。

    “沙婆娘,我说到做到。”

    沙思雨恨不得拿起拳头,朝那张坏笑的脸,狠狠揍下去。

    两人视线交汇,电光闪烁间,谁也不肯移开半分。

    ……

    车里的气氛有些凝重,让人喘不过气来。

    赵虎瞄了眼后视境,江总半阖着眼睛,板着脸不说话。夫人低头着,看不清脸上的神色。

    他想了想,偷偷的踩下了油门。

    “开慢点。”

    江榕天猛的睁开眼。

    赵虎吓得赶紧松了油门,“是,江总。”

    程晓小身体一抖,眉心轻皱了一下,眼中闪过一层几乎不可见的诧异,随后又低下了头。

    他还记得她害怕开快车。

    江榕天敏锐的觉察,侧过脸看身边坐得端端正正的女人。

    她的睫毛很长,半垂着,像是扑闪的蝴蝶的翅膀,在明明灭灭的路灯的映射下,在眼帘处打下暗影。

    江榕天心底一软,怒气消下去几分,可心底却仍是别扭。

    “为什么不打招呼就跑出去喝酒?”

    男人冷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程晓小不知该如何回答,说她吃夏语的醋,还是说她心眼小,看不得两人抱在一起?”

    程晓小仍是沉默。

    江榕天轻轻叹了一声,“陶青青的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昨天晚上她敲我的门借火机,我递了火机给她就关了门,结果被她事先安排好的人拍到了。角度很刁,所以才让人误会。”

    “我知道。”程晓小不得不开口。

    江榕天松出一口气,“既然知道,就不该为这种不相干的人闹情绪。”

    江榕天无力的看着她,强烈的有种想把女人压在身下,好好疼爱的冲动。他伸出手,把女人柔软的小手纳入掌中,轻轻用大拇指婆娑。

    自己在晓小的事情上,早就没有了原则,再破例一次那又如何。只要她平安无事在他身边,还有什么可计较的呢。

    程晓小身子蓦的紧绷,用力想把手抽回来,男人却握得更紧了。她再用力,男人索性大手一翻转,十指交叉而握,根根手指相缠。

    程晓小被他这一举动,弄得足足愣了好一会,才回过神。

    他的手干噪而厚实,带着热度,手指微微有些粗大,一点都不漂亮,和程晓小喜欢的修长型相去甚远。

    两人第一次时,程晓小十分讨厌这样的一双手。它游走在她的身上,让她觉得自己的一切都被这双手掌握。

    慢慢的时间一长,程晓小习惯了这双大手的温度,再看其它男人的手时,喜好又有些不同,她甚至觉得被这样一双手握着,心底无比的踏实。

    你不动声色的挖好了爱情的坑,我却傻傻的跳下,我甚至留恋你手掌的温度。

    车里的空调打的很热,酒的后劲随着温度一点点涌上来,程晓小感觉有些晕晕沉沉,她轻轻一叹,心底浮上悲凉。

    细微的叹息声落在江榕天的耳边,他蹙了蹙眉,眼中闪过狐疑。

    她的情绪明显低落,似乎有话要说,看来等回了家,一定要好好问问她,为什么会从医院哭着跑开。

    ……

    夜晚的马路,车辆不多,十几分钟后,车子停在家门口。

    此时夜已深,天上繁星点点,程晓小被江榕天牵着进了家门,表情有些呆呆的。

    江榕天脱了衣服,踮着脚走到酒柜边,拿出一瓶五粮液,又挑了两只最大的杯子。

    回并没有冲立在玄关门口的程晓小说:“过来,陪我喝两杯。”

    “江榕天,你的脚……”

    “你陪我喝两杯,我就告诉你,脚是怎么受伤的。”

    江榕天不动声色的看着她。以她的酒量,现在应该到了六分,再有三分,必醉无疑。

    程晓小想了几秒钟,默默走到沙发前,拿起其中一杯,先干为尽。

    江榕天拿起杯子,放到鼻子下闻了闻,轻轻一叹:“医生交待我不能喝酒,哎……偏偏这酒又这么香,晓小……”

    程晓小瞪了他一眼,夺过他手中的酒杯,一口气喝光。

    “江榕天,你最好听医生的话。”

    江榕天拍拍沙发,示意她坐下。

    程晓小只觉得头昏得厉害。她并不知道江榕天拿的这瓶茅台,已有二十年的珍藏,后劲相当的大。

    江榕天轻轻一拉,程晓小跌落在沙发里。

    男人漆黑的眼底,隐隐闪着一抹亮光,他动了动嘴唇,心里盘算着,怎么样再骗她喝下一杯。

    这时,手机铃声响起。江榕天皱了眉,划开手机,夏语轻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小天,我让英国的好友给你带了支去疤痕的药膏,全天然的。”

    江榕天沉声说:“嗯,谢谢。”

    “小天,刚刚回家前,我到超市逛了一通,你明天想吃老鸭汤,还是骨头汤。老鸭汤清火,骨头汤养身,要不我两样都给你炖过来。”

    夏语的声音温柔而妩媚,带着一丝撒娇的意味。程晓小就在边上,听得一清二楚。她觉得夏语这时一定笑靥如花

    “不用麻烦了。”

    “哪里麻烦,我只是动动嘴皮子,干活的都是佣人。小天,念念想你,想和你说话。”

    “嗯,把电话给他。”江榕天不自觉的放柔了声音。

    程晓小悄悄的扭过脸。男人的嘴角微微有些上扬,他听得很耐心,时不时的哄上两句,声音中带着宠溺。

    程晓小只觉得心底像被划开了一个口子,血涓涓流出来,嘴唇轻轻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