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二章 守身如玉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9本章字数:2077字

    周末的阳光照得人有些温柔,沙思雨却手脚冰凉。

    她跟本记不起来,自己怎么就跟贱男睡在了一张床上。她用力的拍了拍脑袋,有气无力的翻了个白眼。

    对了,晓小呢?晓小昨天去了哪里?

    沙思雨拿起手机拨了过去。

    程晓小此时正慵懒的伏在男人的怀里,感受着他强劲的心跳。情欲退去后的她,只想这样一动不动。

    她和李朝峰相识相恋在高中,尽管是早恋,两人却不曾越雷池一步,所以她的第一次,完完整整的交给了身边的男人。

    一个初出茅庐,一个久经沙场,高低上下,一目了然。程晓小只有被动应承的份,绝不可能翻身农奴把歌唱。

    程晓小嘟起嘴,想着那天电话里柔媚的外国女声,轻声呢喃,“江榕天,我心眼很小的,以前你的那些风流韵事,我可以视而不见,以后……”

    “晓小。”

    江榕天苦笑着把话截断,“你知道不知道,那天我都已经箭在弦上了。你的一通电话后,我的心里,眼里都是你的身影。”

    “然后呢?”

    “然后我用钱把人打发走了,冲了半天的冷水澡。”

    “如果没有那一通电话呢?”程晓小眼中有些失望。

    江榕天眼眸深深,唇边的苦笑漾开。如果没有她的电话,十有八九他也无法继续下去。

    他拨了拨女人散乱在脸上的发,食指婆娑过鲜艳欲滴的唇,随即轻轻的抬起了她的下巴。

    “晓小,如果我说,认识你以后,一直为你守身如玉,你相不相信?”

    男人的目光像深海洋一深邃,晓小一眼望过去,看不到尽头,她像被蛊惑了一般,不自觉的点点头,瞬间又摇摇头。

    手机铃声响起,两人同时惊了一跳。

    程晓小推开他,要去够床头柜上的手机。

    江榕天一把握住她的手,把她压在身下,笑意深深。

    “宝贝,你到底是信,还是不信。”

    “江榕天,我手机响了,你放开。”

    “不放。”

    从来冷酷清淡的男人忽然变成这副痞痞的样,晓小瞪大了眼睛,一脸的错愕。

    男人吻了吻她柔软的唇片,用鼻尖蹭了蹭她的鼻尖,“我说的是真的。”

    那边铃声锲而不舍的响了一遍又了遍,这边男人没有一丝松动,程晓小咬了咬唇,嗔怨的点了点头。

    男人邪魅一笑,笑声爽朗且张扬。

    电话终于到了晓小手里,沙思雨的大嗓门带着埋怨,几乎要把她的耳朵震聋。

    “程晓小,大白天的你干什么呢,半天不接电话?”

    晓小一张脸羞得通红,忙掩饰说,“思雨,我在家呢,怎么了?”

    “你昨天跟谁走了,是不是江榕天那个混蛋?”

    混蛋两个字一出,程晓小明显感觉到身旁的男人浑身一颤,凛冽的气势喷薄而出。

    她掀了被子想离远一些,却被男人禁锢在怀里,动弹不得。紧接着,一只大手在她身上游走。

    程晓小恼怒的拍了那手一下,语不成调地说“我……思雨……我……”

    “晓小,你怎么了,是不是病了……”

    程晓小此时的脸,已红得能沁出血来,男人含住了她的耳垂,密密的咬着,然后温润的唇慢慢往下。

    “我……我……思雨……”

    不等她说完,男人已吻到了她的唇边。。

    “晓小……你今天怎么了……做什么吞吞吐吐的……是不是江榕天那个混蛋在你边上……晓小……你说话啊……”

    程晓小哪里还能说得出话,她慌乱的按下了结束键,愤怒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已尽数被江榕天吞了下去。

    “唔……”

    一切的挣扎显然都是徒劳的。

    ……

    沙思雨拿着电话,秀眉挤作一团。

    这个程晓小也太软弱可欺了,江榕天在家,居然连话都不敢说。

    从另一个角度证明,那混蛋江榕天果然是个混蛋,他和朱泽宇同属一丘之貉。

    想到这里,沙思雨用手背狠狠的擦了擦嘴唇。

    哼,被狗咬了一口,总不能再咬回去。晦气,回头让警队的狼狗咬帮她咬回去。

    ……

    而此时的朱泽宇,则斜斜的躺在会所里,身边围绕着三五个妖艳的女人。

    “朱少,咱们来玩个游戏吧?”

    “是啊,朱少,我今天买了件很好看的内衣,你要不要看一看啊。”

    “朱少,你不说话的样子太吓人了,瞧瞧,胸口怦怦直跳,你快摸摸。”

    “朱少,来嘛,别干坐着了,来嘛……”

    朱泽宇眼中闪过阴霾。

    这个女人竟然为了一个吻,把他暴打一顿,看看她们,看看,就算自己让她们脱光了,这些姑娘都不会放个屁。

    朱泽宇只觉得心头烦闷无比,他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为什么她的唇这般柔软,滋味这般销魂,他甚至只把舌头伸了一点点进去,身下就立刻有了反应。朱泽宇有些恍惚。

    这时,一个穿着裸露的女子,勾上了他的脖子,伸出灵巧的舌头,甜上了他的耳垂。

    朱泽宇身子一顿,手顺势一扬,附在他身上的女人顿时被推了出去。

    朱泽宇猛的站起来,把手中的酒杯狠狠的往地上一摔。

    “妈蛋,这不会是那女人的初吻吧。”

    “朱少,谁的初吻啊,我的初夜你要不要啊。”

    “都给我滚蛋。”

    朱泽宇大吼一声后,畅怀大笑。他竟然占了沙婆娘的初吻,真他娘的爽呆了。

    乌黑的眼珠子转动几下,朱泽宇神清气爽,仿佛有一股无穷的力量自底脚底起,又仿佛便秘了几天后的一泄到底。

    哇哈哈,老子不仅要霸占你的初吻,还要霸占你的初夜。

    老子要让你欲仙欲死,欲死欲醉。

    朱泽宇浑身充满了斗志。

    几公里外的沙思雨一连打了几个喷嚏,她忿忿的嘀咕了一声:“妈的,哪个王八蛋在咒骂老娘。”

    ……

    春节后的第一个周末,江榕天和程晓小关了手机,拿开了电话,足不出户窝在家里,享受着难得的二人世界。

    严格说来,也就一天半的时间,而这些时间绝大部分是在床上度过。

    厚重的窗帘一拉,黑夜和白天没甚区别,所以晚上做的事情,在白天也可以做一下。

    到最后,程晓小光着脚跑进了卫生间,说什么也不肯再出来。

    这个男人……是只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