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九章 好好利用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6:09本章字数:2063字

    程晓小淡淡一笑,一言不发的走到床前,目光落在程立诚的脸上,意味深长地说,“爷爷怎么就在医院住了一个晚上?”

    程立诚咳嗽两声掩饰说,“刚回来,那地方不是人呆的,我不习惯。”

    面色红润,气息平稳,言语清晰,哪来的突发脑梗塞。程晓小心中有些恼怒,用生病把她骗回家,这样的事,也只有程家的人才能做出来。

    程立诚察言观色,知道这个孙女已经看出端疑,当下不客气地说,“把你叫回来,是想问问你,叶家和程家结亲的事,考虑的怎么样了。”

    程晓小眼中泛起苦涩,她哑着声说,“爷爷,上回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风启他不可能做程家的上门女婿。”

    程立诚转动了下眼珠,“既然年轻人不愿意,做长辈的也不能勉强。程家愿意退一步,让晓维嫁过去。”

    程晓小惊讶的睁大了眼睛。爷爷松口,让程晓维嫁过去,法律上叶家的财产,跟程家半点关系也没有。

    程晓维是程家的千金宝贝,爷爷怎么会舍得浪费这样一颗培养了多年的好棋。

    她还没思虑完,程立诚又说,“条件是,用叶家的一半财产做聘礼。”

    程晓小一听这话,全身紧绷起来。真是狮子大开口,亏他们想出这以退为进的一步。

    程晓小冷笑,“爷爷,如果叶家拿一半财产做聘礼,请问程家拿什么做嫁妆?”

    姚丽尖着声音道:“我女儿肯下嫁,就是他叶风启前世修来的福,还要什么嫁妆。”

    什么叫下嫁,风启他英俊温雅,一表人材,洁身自好,哪一点配不上程晓维。现何况他现在的身家,两个程家都比不上。

    程晓小觉得简直不可理喻。程家难道落魄到这种地步,居然为了一点点财产计算到这种程度。

    她哪里知道,因为江榕天放出口风的原因,程氏集团在银行跟本贷不到款。

    而且最近这几天,年报披露出集团的亏损,投资者大量抛售股票,导致程氏集团的股票下跌的厉害。程家的财产大副缩水,已今非昔比。

    程立诚实在是焦头烂额了,才找了个理由,把程晓小骗回家。想通过威逼的方式,让她松口。

    程晓小一分钟都不愿意再呆在这里,“爷爷,要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学校还有事。”

    “慢着,事情还没说完,你怎么能走。”

    程文俊板着脸说,“你妹妹的婚事,你不放在心上也就罢了,她的工作你总得上上心。她已经大四了,正要找个单位实习,榕天不是才开了个助理吗,正好让你妹妹锻炼锻炼。”

    程晓小心中涌上凄凉。

    程晓维一心想破坏她和江榕天之间的感情,如果把她放在江榕天身边,无异于放了一颗定时炸弹。如此看来用程晓维取而代她,是程家人共同的想法。

    她怒及反笑,难得用犀利的口吻说,“对不起,程晓维婚姻和实习的事,我都无能为力。爸爸另请高明。”

    “程晓小。”

    程文俊大怒,“程家怎么就养出了你这么个无情无义的人?”

    程晓小脸色变得冷了几分,“对不起爸爸,生我的人,是妈妈;养我长大的人,是外婆。我除了这个姓外,好像其它的跟程家没多大关系。

    程文俊勃然大怒,正欲发火,被程立诚一个眼神止住。

    程晓小趁机离开,没有一丝的留恋。既然都撕破了脸皮,那她也必要留在这里看他们脸色。

    她程晓小虽然心软,却绝不傻瓜。这个成天算计着破坏她幸福的娘家,不要也罢。

    ……

    “父亲,你看她油盐不进,该怎么是好,总要想个办法啊?”程文俊等女儿走开,立马换上了另一副态度。

    程立诚哼哼。

    “你养的好女儿,你还来问我?文俊啊,程家早晚是你的,公司能不能起死回生,就看你能不能利用好她了。”

    程文俊浑身一颤,脚下有些虚浮。身旁的姚丽眼风扫过,赶忙扶住了。

    父亲所说的这个她,绝不是指程晓小,而是指程晓小的母亲叶芷。父亲的意思……

    程文俊疲倦的闭了闭眼睛,声音恭敬而又有些哀伤。

    “是,父亲。我会好好考虑的。”

    ……

    程晓小走到院子,正好看到程晓维开车回家,车子是崭新的越野款式,百万上下。

    她停住了脚步,看着程晓维仪态幽雅的从车上下来。

    她穿了件夏奈尔的套装,手里背着LV的包包,一身行头十分的昂贵。

    她忽然觉得有些好笑。

    叶家也算有钱,可从小到大,外婆始终住在老宅里,衣食住行十分简单,连个保姆都没有,凡事亲力亲为。

    她受外婆的影响,从来不追求这些物质上的东西。就算外婆给她留了巨额的财产,她也从不乱花。

    而她的妹妹,一个刚刚大四的学生,浑身上下的名牌不说,还驾着豪车招摇过市。偏偏他的爷爷,父亲却在算计着叶家的财产。

    不得不说,这一幕看上去有些讽刺。

    程晓维看到晓小,显然一愣。她迅速浮上一抹笑意,“姐姐回来了,姐夫呢,没跟着一道来吗?”

    程晓小脸上挂着浅浅的笑,迈着款款的步子,走到她跟前,一言不发的看着她。

    程晓维心虚的退后两步,讪笑着说,“姐姐怎么了,为什么这样看我,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程晓小静静的看了她一会,然后轻轻叹出一口气,“程晓维,你脸上没什么东西,不过心里藏了不少。”

    “这话什么意思?”程晓维不客气地问。

    程晓小眉心轻轻皱了皱,“女孩子家,还是不要那么恶毒的好。小心遭了报应。”

    程晓小不愿意再去看这张脸,扬长而去。

    程晓维宛如遭受了电击一般,整个人狠狠地哆嗦了下。她下意识的转过头,看着程晓小的背影,一张俏脸有些狰狞。

    既然姐妹间已撕破了脸,那也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了。江榕天,我势在必得。

    ……

    程晓小并不知道自己这一通敲打,反而激起了程晓维的斗志。她看看时间还早,打的去了翠玉轩。

    叶风启见她来,显然很惊讶,这个时候她应该在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