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封天灵盖

    更新时间:2018-08-07 22:21:42本章字数:3099字

    衡山南起衡阳回雁峰,北至长沙郡岳麓山,绵延数百里,峰峦如展开的双翼,主峰祝融峰则如昂首天外,引颈高歌的鸟首。远望气势宏伟,近看秀丽多姿,故有“南岳独如飞”之称。

    南岳有奇峰七十二座,三十六洞天,自古以来就是道家修仙的洞天福地,被称作是历代高道僧侣隐逸修道之灵域,主峰祝融峰,从峰顶俯视,众山罗列,景物雄奇,游人以祝融之高为南岳“四绝”之。峰上建有一殿名祝融殿,又名老圣殿。

    民国时期道家术士已经开始演化为一些专门职业,比如赶尸职业、捉鬼职业、风水职业等等,民不聊生的现状,修道人士越来越少,得道高僧更是少之又少。

    民国时期军伐混战,这是众所皆知的事情,可民国却是华国经历了世道最沧桑的时代,战事不断,死的人却是数不胜数,而饿死、得瘟疫死的更是不计基数,而超度亡魂的人却越来越少,世间阴气越来越重,因为这时衡山却也出现了一场声势浩大的阴阳法术大战……

    祝融殿前,道家术士分成了两大派别,阴冥门和正一门,阴冥门被称为邪道,主要有赶尸派、降头族、蛊族、鲁班术、邹衍术,而正一门以正道自居,主要有茅山道、阴阳派、奇门派、少阳派等。

    上百个修道者分坐在祝融殿大殿前,为了大道祖师的张道陵传承下来的法术书籍或法器,一个个所谓的修道之高人却在这千年道观面前拼个你死我活。他们的面前都有一个小纸人直立着,看似静坐,实际上他们在斗法,各自以自己的灵魂之力相互缠斗,一旦灵魂之力被毁,便魂飞魄散,永世不得投胎。

    轰、轰、轰……

    随着双方灵魂力的渗透和加大,终于在这看似平静的道观上空发出了鬼哭狼嚎的声音,一缕缕青烟张牙舞爪,瞬间便烟消云散,而地上的老道们却几乎全部倒了下去,有的口吐鲜血,有的浑身抽/搐,有的两眼圆睁,白珠子上翻,已经死得不能再死……

    在这场大战中,奇门派掌门人叶正刚,他是其中唯数不多的几个只吐了几口血能活下来又没有变疯的人,虽然其它的有些人也还活着,可已经魂魄受损,一个人一旦魂魄受损了,那么定然不傻则疯。

    自此后,正邪两派便约定井水不犯河水,把道祖的法书和器物由两派的掌门人用咒语的符条封存在这仙道灵域之地,没有他们的法令,任何人都不能打开,只要有人打开了封条,他们两派的掌门人都能感知,那么两派又少不了一场大战。

    作出这个约定后,他们又决定:只能每十五年的阴阳会战时方可拿出部分法宝,由获胜的一方领走,任何人不得有异议。

    但此战以后,各派的掌门大都殒命,道术进入了衰落期,道士纷纷下山,或看风水,或做阴阳先生,有的还当起了上门女婿,或者专门找寡妇过起了小日子。

    呵呵,因为啊寡妇的命比一般的女人的命硬,这样不至于自己命格不好克死老婆。

    叶正刚回到家中,一声孩子哭声响如震天。

    不由心中一喜,听这哭声,那肯定是老婆给他生了个带把的传宗器物了,心中一喜,他急步跨入家中,心想叶家终于后继有人,他五弊三缺的命格终于改变。

    “老爷,老爷,恭喜啦,夫人寐(倒)生了个大胖小子,身体健康,英俊非凡!”接生婆高兴的把小孩送到了叶正刚面前,因为估计可以领个大赏钱了,而所谓的倒生是指小孩脚先出来,这种生产方式对孕妇很危险。

    叶正刚揭开布一看,脸上却不由一惊,后背顿时凉嗖嗖地直冒冷气,虽然他早就猜想儿子跟自己一样也是五弊三缺的命格,所谓五弊,不外乎鳏、寡、孤、独、残,三缺说白了就是钱、命、权三缺。

    可却没有想到这小陔的命局不是一般的五弊三缺,竟然是……哎!

    于是他打发了接生婆走后,呆坐在院落之中,久久不能抬头,感叹自己一生命格不全,虽多行善事,到了中年才破了命格,终于修成正道,中年得子本是多么高兴的事,只是,佬佬的,哎,他竟然……是一个,哎。

    “师父,师父,师娘……她不行了!”随着女弟子的一声喊叫,叶正刚从思绪中回来,然后发疯似的冲进了屋内,只见自己的夫人躺在床上,已经脸如白纸,眼角只有最后一丝余光,最后一口气息就这样自己眼皮低下咽了下去。

    黑白无常两位差爷就守在床边,看着这个女人咽气,并且也是直摇头和叹气,然后拿出枷锁拷着鬼魂远去了。

    “阿妹,阿妹……”叶正刚泣不成声,可是他知道,这就是天命,此子落地,从此家中永无宁日。

    “哇,哇,哇……”小孩放声哭泣,声却如洪钟一般宣告自己的到来。

    “夫人,夫人……”

    “师娘,师娘……”

    整个屋子哭声响了起来,异常凄凉,叶正刚站了起来,抱起了儿子,笑道:“命也,命也,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可怜我一生行善之事,而今日却在阴阳大战中杀伤无数之人,所以,才得此刑克亲人命格之子,此乃命也,罢了,罢了!”

    话一说完,叶正刚便疯疯颠颠了一般,抱着婴儿便往外走去,此时已经天黑了。

    “师父!”

    “老爷!”

    大家一听吓了一跳,虽不知道这孩子那一种命格,但刑克亲人,一生出就把亲娘给克死了,定然不是一般的五弊三缺合格,可大家还是怕叶正刚出事,立马有一男一女两个弟子便追了过去,他们只是一边哭泣一边紧追不放。

    叶正刚一路狂奔,披头散发,嘻嘻笑笑,不一会,一只鞋便跑掉了,可他仍然顾不过来,狂奔跑数十公里之后,跑到山脚的一条大河边,他停了下来,看着怀中的不哭也不闹的儿子的小肥脸,他亲吻了一下,大笑三声。

    山谷之中异常凄凉,叶正刚疯狂的举动让他的几个弟子都不由觉得冷汗流到了屁/股沟。

    “师父!”两个弟子再喊了一声。

    可叶正刚没有理会,只是对着小孩子说道:“儿啊,万般皆是命,由不得你,也由不得我!”

    说完,便从自己脖子上摘下一块玉石来,给孩子慢慢戴在脖子上,“此玉能辟邪趋鬼,可以保你平安,我能做的只有这些了,今生今世恐难再见!”

    两个弟子终于知道叶正刚要做什么了,也不由用道袍衣袖掩面而泣,这是生人作死别啊。只是突然叶正刚一掌拍在了孩子的天灵台前!

    不会吧,难道师父会亲自杀死自己的儿子?女弟子不由立马跪了下去,哭喊道:“师父,你一生行善,虽然他是刑克亲人的命格,会给周围的人带来空难,但虎毒不食子,就请师父放了他一条生路啊!”

    叶正刚并没有回答,只是大手在孩子的天灵台前慢慢渗透法力,孩子的天灵盖出生时没有闭合的,也就是说他们的阴眼(天眼)是开的。

    “师妹,你这是干什么!”男弟子似乎懂得一些,他一把拉起了泣不成声的女弟子,“师父这是在封小师弟的天灵盖,以防止他主魂被抓去,更可以阻主孤魂野鬼侵身,这是在救他,你懂么?”

    小孩子刚出生时,天灵盖是没有封好的,他们天眼(阴阳眼)是开的,能见脏东西。女娲曾经说过:人有三魂七魄,主魂于天灵盖中,主司人之生命,人若预知,可免遭不测也。

    这就是小孩子为什么晚上更容易受到孤魂惊吓的原因,主魂不稳,阳气不足,所以,一般的小孩要出生两个月后才能把天灵盖长好,这也是一般情况大人是不准你摸婴儿的头的,万一弄坏了就坏大事了,切记,切记。

    做好这一切之后,叶正刚便把小孩放在路边大河边边的一条小船上,解下绳索,然后把小船推向了河中,看着小船慢慢顺水而流向远方,叶正刚转过了头:“我们回去吧!”

    “师父,他会不会让鬼怪灵蛇弄走啊!”女弟子很担心地说道。

    “放心,他的命比谁都硬,没那容易死,如果这一关都过不了,那只能是他的造化了,还得等五百年他才能再轮一回!”叶正刚说道,脸不由抽动了下。

    “师父,如果你遇见小师弟,还会不会认出他啊!”女弟子毕竟心要软得多,忍不住又问了一句。

    “此命格五百年才转一回世,世上绝无第二个他,遇上他,我们父子定能再相认!”叶正刚说罢,头也不回便朝山上走去了。

    大家肯定都明白了,这个小孩就是我,叶正刚便是我的父亲,而这件事,也是我有一天重遇我父亲,责怪他当初为何如此恨心抛弃了我,让我一生命途多舛,飘零一生之时才知道。父亲流泪无言,说自己愧对于我,而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当夜为了让我能改变命格,他自焚了。

    所以,现在我便要讲一讲我这最后一个大道士的传奇一生的故事,但要讲这个故事,一切还得从一只雪狐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