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灭绝师太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6:05本章字数:2037字

    “喂喂喂,不就是借个工具而已吗,用得着这么小气吗。”

    “就是不借给你这个混蛋!快给我放下!”

    “行行好啦周姐,大不了下次我赔你……”

    “谁要你赔啊!不知道这是女生的私人用品吗!快放手!”

    “姐姐,陈哥哥,你们在做什么。”这个时候,旁边响起一道甜甜的声音,正在抢夺化妆包的两人同时停了下来,扭头看向声音发出的方向。只见一个大约十六七岁,长相甜美的小女生站在旁边,一脸好奇的看着他们。

    “小……小惠……”陈默咽了口口水,脸皮有些抽搐。他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没想到这个小魔女这么晚了还呆在这里。

    “小惠,这儿没你的事,快去做作业。”周欣欣一脸警惕的盯着陈默,手里死死的抓住化妆包不放。

    “哦。”周小惠应了一声,又看了下两人,转身回到房间中。

    “快!快还给我!”

    “才不要呢。”

    在她进屋的一瞬间,两人又开始扭打在一起。

    ……

    宋佳一脸呆滞的看着两个纠缠在一起的男女。

    从陈默牵住她的手的时候,她的大脑就一片空白。

    长了这么大,除了父亲,她还没有拉过其他男生的手,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直到看到眼前两人她才浑身一震,回过神来,向着四周打量了一下。

    这是哪里?

    这是第一个念头。随后很多记忆碎片涌入脑海,连带着的,还有无数报纸杂志网络关于黑店,人体器官的报道。她打了个寒颤,一股恐慌,后怕的情绪涌上心头。

    不会是黑店吧?

    这个判断一出来,宋佳吓了一跳,整个人开始慌乱起来,再也站立不住,想要离开这里。

    偷偷看了打闹的两人一眼,趁着他们没有注意自己,宋佳蹑手蹑脚,老鼠一般向门口溜去。在靠近门口的时候,回头看了两人一眼,看到他们还在打闹,猛地一股脑儿冲进夜幕之中。

    “好啦,周姐,就用一次,下不为例。”终于,性子单纯,刀子嘴豆腐心的周欣欣还是斗不过陈默,败下阵来。只见陈默一手拿着化妆包,一手按住周欣欣的头,任她怎么踢打都没有用。

    腿脚短是原罪。

    “好了,宋佳,去坐好……”陈默转过头,向宋佳说道,可是紧接着他整个人愣住了。

    空荡荡的店里,哪里还有别人的影子?

    “宋佳?”

    ……

    “所以,你被放鸽子了?”在夜场里,七哥看着陈默嘿嘿直笑。他们靠在吧台上,一人点了杯柠檬水。

    “可不是?好不容易想做点好事,没想到她居然跑了。这年头,好人难当啊。”陈默一脸郁闷的给自己加了两块冰。没想到宋佳居然会不声不响的就跑了,浪费他的时间——当然,最重要的是那几十块钱的出租车钱。

    郁闷的他接到七哥的电话,又返回了夜场。

    “这年头哪里有那么单纯的女生。”七哥摇摇头。

    陈默狠狠的向他竖起中指。

    呆在什么样的环境下就接触什么样的人,七哥成天呆在夜场里,他接触的还会有什么好人?

    “我倒是想看看,什么样的女生能让你动了恻隐之心。”七哥没有理会陈默的中指,他已经习惯了。就像女生表达友情的方式是甜言蜜语互相赞美,男生表达友情的方式就是互相竖中指然后问候对方旁系女性亲属。

    七哥这样一说陈默又想起宋佳。

    又是一个狗血的故事。

    就像徐良一首歌的歌词,男主角喜欢那种坏坏的女人,所以抛弃了女友,等到女友变成他想要的那种类型之后,他才开始怀念起从前的女友。

    用陈默的话这男的就是纯粹的没事儿找抽型。

    现在故事发生了一半,后一半不知道会不会发生。但按照陈默的性格他实在不喜欢女生变成那种模样。

    想到这里的时候他的目光向场中扫射了一下,视线所过之处,尽是那些扭动的身体。

    空气中散发着荷尔蒙的味道,卡座上一男一女暧昧的抱在一起,女人的身子遮住视线,男人一手拿着酒杯,另一只手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散座上一对男女已经旁若无人的亲吻到一起,碰翻了桌上的酒瓶。舞池中男的和女的紧贴在一起,面贴面,牙齿轻轻咬住对方的耳垂。

    迷离的灯光,台上的舞女,白色的雾气。这是一片堕落之地。

    陈默叹了一口气,变得情绪低落。

    在这种地方呆久了他便特别向往美好,清新。

    比如说学校。

    “看开点吧,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完美的事情。”七哥似乎看出了陈默在想什么,拍了拍他的肩膀。

    陈默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太过于理想。

    喜欢美好的事物不是一个坏兴趣,但很多时候就这么个简单的愿望都无法实现。这世界就是那么操蛋。

    “主管,七号桌有客人闹事。”一名服务员跑了过来,七哥立马严肃起来。他放下杯子,从椅子上跳了下来。“走,过去。”

    陈默没有理会,继续喝着柠檬水,夜场里面虽然不是经常有客人闹事,但也不算是什么稀奇事。总有那么些客人喝醉了耍酒疯,大家都已经习惯了。

    等到将冰块咬碎,将柠檬片含在嘴里,陈默才有心思望过去。七哥已经带领了一帮人在处理事情了,一下子聚集了那么多人,引来周围客人的围观。

    陈默扫视了一眼,看到七哥旁边,那个静静站着的女服务员。一身仿西装的制服穿在她身上勾勒出她完美的曲线,头发是按照场子的规定扎成了马尾,露出干净利落的额头。这个服务员的身影看起来挺陌生,陈默在猜测她是不是新来的。

    就在陈默还在猜测的时候,七哥已经办完事儿回来了,没有发生冲突,看来醉的不是那么厉害。陈默就看到过有的客人发酒疯,直接将包房里面的电视给砸烂了,主管还一脸和气的跟他算账。

    当然,钱没少付。

    而如果客人还不认账的话,死的更惨。当然,最后钱一分不少,还是得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