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天生丽质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6:05本章字数:3011字

    其实认真说来,也不是多少年前的事儿。当年陈默和七哥是在网上认识的,有一次陈默计划着暑假去打工的时候,无意间在群里说了一下,当时七哥就来了句,你来吧,我刚好出差,要回北京,你要来北京,我就招待你。原本只是一句玩笑话,不管是陈默还是七哥都没有放在心上,但是却不知不觉在陈默心里留下印象。

    之后找了多次工作都不满意后,陈默一下子就想到七哥的话,长了这么大,他几乎都还没有出过远门,不如趁着这个时间去一趟北京?

    想到就做,是陈默慢慢改变自己的方式,所以他不顾家人的劝阻,背着一个包,顶着“被卖到山西挖煤矿”,“身体部件出现在人体器官市场”的风险,千里迢迢投奔七哥,两人见面第一句就是七哥出生以来说过的最真的一句话。

    “哟,小伙儿还挺帅的。”

    那句话陈默一直记到现在,并且从那以后再也没听过比这更真的话了。

    而随着接触久了之后,陈默就发现,七哥是个节操掉落一地的人。比如两人同时看上一个妹子的时候,七哥就会认真的对你说,“我想和你做兄弟。”

    兄弟是什么,有福同享,有难你当,有女人,当然一起上。

    而这句话七哥对陈默说了好几年,如今也终于被陈默反击了一次。

    我想和你做兄弟,所以,这个妞儿我们一起上吧。

    “噗嗤。”看到七哥脸都憋红了的窘迫样,陈默一下子笑了出来。能看到七哥变成这个样子,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儿。

    “得了,跟你开玩笑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还没打算耍朋友呢。”陈默从茶几上拿起柠檬水,喝了一口。这个时候七哥才回过劲儿来,说实话,他的确被陈默突如其来的话语给咽了一下。

    “你小子。”七哥摇了摇头,“变坏了。”

    “近朱者赤。”陈默甩出前半句后,后半句没有说出来,而是将目光转向七哥,七哥直接扭过了头,对陈默眼中的鄙视视而不见。

    在两人的打闹中,时间很快过去。

    不到六点的时间,小弟们一个个进场,公主啊什么的也都来了,至于那些小姐,则还会等一段时间。

    开场时间是七点,但是真正有生意一般是八点,所以她们只要按着时间来就OK。而陈默工作也就是这个时候。

    坐在沙发上的陈默看着一群聚在一起,被主管点名的服务员,其中就有潘霜霜。此时潘霜霜已经换上了场子的装扮,黑色的小西服自然搭落,衬托她完美的身材。一双黑丝袜让她的双腿更加修长迷人,充满了屌丝们的撸点,至于脚上的那双黑色高跟鞋,更是足以让无数屌丝喷血而亡。头发被扎成马尾扔在脑后,露出光洁的额头,显得干净,利落。面若冰霜,浑身散发着女王的强势气息。

    她不知道,这样的装扮只会让男人疯狂吗?

    上下打量着潘霜霜,陈默得出这个结论。而且他还发现,相比起其他的公主,潘霜霜没有化妆,一点都没有,即便如此,她依旧是所有人中最耀眼的一颗星星,将所有女人都给比了下去。

    天生丽质难自弃。

    陈默想到这样一句诗词。

    似乎感受到了陈默的注视,潘霜霜将视线投向陈默,皱了皱眉头。陈默笑了笑,将视线转移开来。长时间注视一个人可不是一件礼貌的事,会让人反感。

    “小陈哥,你昨晚怎么走的那么早,姐妹们都在等你呢。”

    “就是啊,小陈哥,大家都打算请你吃饭呢。”

    一进入休息室,就是一群莺莺雀雀的女人,十几二十的都有,挤在一个狭小的房间里,动一下,胳膊都能碰到什么。

    对于旁边的声音陈默置之不理,全神贯注的将所有精神集中的在上,即便如此,还是不时的有妹子调戏下他,身子在他身上磨蹭两下,然后嬉笑着跑开。

    陈默几乎成了她们的玩具。

    额头上满是汗水,在开着空调的房间里,陈默还是觉得热。但这都不是最让他担心的事情,最让他心浮气躁的,是一群莺莺雀雀的女人。陈默不是圣人,他也有生理需要。

    “别闹,再闹,我就把你们吃掉!”陈默终于忍受不了,直起身子,将靠在背上的女生甩了下来,一脸严肃的说。

    “来啊来啊,小陈哥要吃了我们诶。”

    “姐妹们等了这一天好久了。”

    没有理会陈默的严肃,一群女人反而眼睛发亮,向着陈默围了上来。

    这些事仔细说,陈默也能够理解。就像是秦美莉当初说的一样,小姐们也是人,也期望身边陪着一个白马骑士,英俊王子,也期待和男朋友手拉着手在街上无忧无虑的走着,可是现实让她们不得不出没这些灯红酒绿的地方,靠着青春换取金钱。而陈默,虽然同样出没于这些场所,但是他身上散发的气息,就像是阳光大男孩一般,让她们回到了当初纯洁的时候,所以才会不由自主的“调戏”陈默吧。

    秦美莉说这话的时候,一只手指勾搭着陈默的下巴,一脸的暧昧,水蛇一般的身子几乎缠在陈默身上,吐气如兰的在他耳边说道,“小家伙,你真像姐姐的初恋啊。”

    陈默面无表情的将秦美莉的手指拍掉,站起身来,匆匆的向着厕所跑去。身后响起秦美莉大笑的声音。

    “SHIT!”陈默在心中暗叫一声,无可奈何的转过身,继续化妆。其他化妆师都强忍着笑意,脸都扭曲在了一起,她们都是女生,自然没有陈默这么多烦恼。

    “不好了!包厢里面出事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女服务员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大叫到,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她吸引过去。

    “哦?出什么事了?”

    “怎么?里面打起来了吗?”

    那些小姐们眼睛一亮,“呼啦”一下围了上去,在这种地方重来不缺少这种激情热血的场面,除了少数人之外,大多数小姐还是很希望看到有客人为她们争风吃醋。而陈默在身边的小姐都离开之后,微微的吐了一口气,被一群小姐围住,举手投足之间都是一阵乳波荡漾,确实让他很有压力。

    不过下一刻他的心就被提了起来。

    “七哥被困在里面了!”

    “砰!”陈默一把推开门,冲了出去。

    包厢外面围了一群人,一群小弟堵在门口,想要冲进去,其它工作人员则是围在外面,叽叽喳喳不知道在说什么。陈默都管不了,他听到里面的骂声,打架声,看来已经起了冲突。他一把抓过一个人,恶狠狠的问到,“里面出了什么事!”不知道是不是他的表情吓到了对方,那人愣了好一会儿,才支支吾吾的说道,“里面有客人调戏服务员,七哥进去调解的时候,被堵在里面了。”

    “操!”陈默一把将他推开,双手扒开人群,只见几名小弟一直想要冲进包间,但是一个大汉死死的堵在那里,小弟们无计可施。透过门的缝隙,陈默看到几个男人正将七哥堵在角落里,看不清具体在做什么,但是从声音上来听,陈默也能猜出来。

    “怎么不打进去!”陈默冷着脸问道,这几个小弟都只是在推攘而已,并没真正动手,否则堆也得将对方堆死。

    “他们去叫人了,可是人还没来……”那小弟给陈默质问,吞吞吐吐的说道。场子里本身是不养打手的,由老板和道上的兄弟交流,叫个小头目带上几个小弟看场,小事场子自己解决,大事可以马上打电话。可是今天时间太早了,看场子的人都还没来,而这些服务员并不是一般人想象中的道上混的,其实大部分服务员都是普通人,和那些电气工,修路工没什么区别,只是做事的地方不同而已。所以一般出事,场子也不会让他们强上。

    现在这几个小弟一看就是没打过架的,没有处理这种事的应变能力。

    “滚!”眼看着里面的声音越来越大,陈默一下子急了,看到旁边的推车,一把从上面拿出一个啤酒瓶,垫了垫,挤开两名堵在门前,想要冲进去的小弟,直接撞上一个壮汉。这壮汉满身肥肉,堆积在胸前,一条一条的,凶神恶煞的样子,整个人有一米七八左右,比陈默高出一点,看到陈默第一句话就是,“你们谁都别想进去!”

    “尼玛了个大蘑菇!”陈默根本二话不说,一轮瓶子,“啪嗒”一下砸他头上。那胖子根本没想到陈默这么不按规矩出牌,至少应该上来劝阻他们才会动手,而这一愣神,直接让陈默砸他头上。陈默虽然是个化妆师,但也是经常运动的人,跟在七哥身边没少练手,这一瓶子下去,直接让他见了红。

    “妈的,还看着干嘛,上啊!”陈默对着身后一声怒喝,顿时,后面几个小弟浑身一震,连忙冲进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