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布偶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0:46本章字数:3043字

    那天下午下班后我去我女朋友洪小西公司接她,因为加了会班,到她公司楼下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我下车一看,整个公司大楼黑乎乎的,就小西所在的十一楼亮着灯,看起来她又在加班。我拨通了小西的手机,可直到电话自动挂断她也没有接电话,看来还真不是一般的忙。

    我走上公司大楼的台阶,一楼大厅里漆黑一团,我刚推开玻璃门,突然感觉里面似乎有一个白影晃了一下。

    “是谁?”我问了一句,是小西公司同事或者是打扫卫生的清洁工?

    没有回应!

    莫非是看错了?我仔细想了想,觉得应该不是错觉。再看看黑乎乎的四周,心里不免有些发毛。无奈好奇心的驱使,我在空旷几乎无死角的大厅离走了一圈,并没有看到有什么白影存在,正当我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看走眼了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了一个细微的喘息声。

    我控制着心里的紧张仔细辨别了一下,确定那声音来自于楼梯间的方向。没错,空荡的大厅里恐怕也只有那里有藏身之地了。于是我指向明确地问了一句:“谁在那里?”

    依然没人回应!

    倒是我的声音在大厅里来了个回旋,又吓了自己一个激灵。我忙安慰自己,警校科班出身,加上工作这几年危险场面也没少见过,应付一下这样这种故弄玄虚的场面应该不是问题的。

    于是我做了个深呼吸稳定了一下情绪,然后朝楼梯间迈开了脚步。

    一步,两步……,楼梯间近在咫尺。

    突然,一个瞪着大眼睛的苍白面孔突然出现在我面前!

    哇!我大叫着跳起来,接着听到了一串笑声:咯咯咯……

    随之,苍白面孔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圆滚滚的女孩儿的面孔。她用一只手正捂着嘴冲着我笑,而她另一只手里则抱着一只苍白面孔的布偶。

    果真是个恶作剧!我松了口气,在心里大骂自己没出息,竟然被这么个小不点儿给捉弄了。不过我也不好跟她生气,再说她那双水汪汪的那眼睛和圆滚滚的脸蛋也着实可爱,就忍不住跟她搭讪:“小妹妹,你一个人在这里不害怕吗?”

    小女孩儿摇摇头,没说话。

    也是,吓别人的主胆子一定不小。

    “你怎么在这里?”我继续语气温柔地问。

    小女孩没有立刻回答我,而是先瞪大着眼睛望了我一会儿,然后伸出那只空着的手用手指指了指上面。

    我明白了她的意思,就问她:“你妈妈在上面工作,你在等她,对不对?”

    她点了点头,然后把另一只手里的布偶举到我面前。我一时不明白她的意思,便问道:“要我抱抱?”

    她摇摇头,然后指了指布偶的眼睛。我明白了,她是想让我摸摸布偶的眼睛。

    布偶的眼睛设计得也很逼真,感觉就像一双真实的人眼。看到这里我心里产生了一种矛盾的感觉,我真的很想伸手去摸摸,但又有点害怕。不过我转念一想,这布偶毕竟是小女孩儿的玩偶,她都敢抱着玩,作为成年人我连摸一下的勇气都没有岂不是笑话?

    于是我点点头,然后伸手去摸布偶的眼睛。可我的手指在触碰到布偶的眼睛的一瞬间我本能的缩了回来,因为那双眼睛竟然异乎寻常地冰凉,更不可思议的是,就在我缩回手的瞬间,那双眼睛竟然——

    眨一下!

    啊!我惊叫了一声。

    咯咯咯。女孩突然笑起来,而且她边笑迅速地将布偶收回怀里,转身朝门厅外面跑去。

    我立刻对那布偶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就去追小女孩儿,边追边喊:“小妹妹别跑啊,我带你找你妈妈好吗?”

    听了我的话,小女孩儿突然停住脚,转过身。

    妈呀!我本能地闭上了眼睛,因为小女孩转过脸后我看到的不是她那圆滚滚的脸蛋儿,而是——

    一张僵尸脸!煞白的面孔、黑洞洞的眼眶、滴着血的嘴唇……

    待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小女孩——不对,小僵尸不见了。

    我追出大厅,可大厅外面的空地除了我的车子别无他物,根本无藏身之地。以一个几岁小女孩的奔跑速度,不应该消失得这么快吧?我有些怀疑我刚才是不是错觉。

    转念一想,绝不可能是错觉!小女孩,布偶,僵尸脸,我可是看得真真切切的,而且我的指尖至今还留有那双眼睛的冰凉的感觉。我又跑到我的汽车跟前,将车内四周包括车底下仔细看了一遍,都没有。

    就在这时,我突然感到头顶上火光漫天,同时听到了一种噼里啪啦的爆裂之声,我抬起了头,眼前的一幕让我惊呆了——

    小西办公室所在的楼层,正燃起熊熊大火,窗口喷吐出来的火光染红了夜空,爆裂声响作一团,就像世界末日来临……

    我立刻反应过来,一边打电话报警一边冲进楼内。我跑向电梯间,电梯按钮已经全部失灵了,我恶狠狠地踹了几脚,又转身冲向楼梯间,那里的的通道也被一扇铁门锁死了。我发疯似地撞向铁门……

    消防队员到到达后,立刻兵分两路,一路在楼外升起云梯,立刻用高压水枪进行灭火,一路消防队员冲入楼内。我挣脱开那几个好心人的束缚,跟着消防队员进入楼内。电梯不能用,消防队员便砸开了楼梯间的铁门的门锁,冲上楼。

    我跟着他们上楼跑,却被其中一个消防员一把拉住。

    “不行,你不能上。”他语气坚决地说。

    “我女朋友在上面。”

    “那也不行。”

    我立刻掏出口袋里的警察证,举到他面前,口气也很坚决:“我是市局刑侦队穆云天。”

    他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摘下头上的防毒面罩,一把套在我头上,命令道:“跟在后面。”他说完瞪了我一眼,转身朝楼上跑去,我只好跟在了队伍的最后面。

    楼道里充满了浓烟,越往上烟的浓度越大,尽管带着防毒面罩,我还是被呛得感觉快要窒息了。但我顾不得难受,跟着消防队员飞快的奔跑。到达十楼楼梯的时候,我又被一双手给按住了。

    “你在这里待着,等火灭了再上。”还是熟悉的口气和声音。

    我抬头看到他表情痛苦,不停地咳嗽,想到他的防毒面罩还在我头上,我就想摘下来给他。他摆了摆手说了句“习惯了”又扭头跑了。

    我只好乖乖的呆在原地。

    所幸火只烧在十一楼,尚未到别处蔓延,经过消防队内外夹击,一刻钟的功夫便被扑灭了。楼道里的烟迅速地消散,窒息的感觉没有了,我便立刻摘下面罩,跑上了楼,冲进了小西的办公室。整个过程里我一直闭着眼睛,在心里默念着小西的名字,这样可以避免我展开不必要的想象。

    站在门口,我艰难地睁开眼睛。眼前烟雾弥漫,物品十之八九已经碳化,完全是一副恐怖的末日景象。让我略感欣慰的是,小西的办公桌前面除了被烧得只剩下骨架的桌椅电脑并无他物。也就是说,小西可能并没有遭遇不测。我走过去自习翻检一下,在地上的一堆粉末当中发现了小西被烧坏的手机。

    小西离开的时候没带手机,那应该是没走远,那她到底去了哪里?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一连串的疑问一下涌上我的脑海,我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进入我的耳朵,是我们刑侦队队长方大正,他正在楼道里给刑侦队队员安排分工。

    刑侦队怎么来了?难道这不是普通的火灾,而是一场刑事案件?

    我正纳闷,方大正走进了屋内。他看了我一眼,并没有表现出惊讶,仿佛我的存在已经在他的意料之中。

    我叫了声“队长”,他好像没听见,直接问我:“这里没有人员伤亡吧?”

    我愣了愣,然后点点头。

    “恩。”他应了一声出了房间。

    我忙跟了出去。这时候消防队正在陆续撤退,一位消防员走过我身边时拍了拍我的肩膀。尽管他的脸被烟灰染成了黑色,我还是立刻认出来了,就是那位把消毒面罩送给我的哥们。我忙点头向他表示感谢,他却说了句:“兄弟,请节哀吧。”

    我打了个寒战,心头立刻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刑侦队里的人在楼道尽头的一个房间里进进出出,我撒腿便朝那里跑去。

    在房间门口,我的同事周挺拦住我说:“穆哥,你先别激动……”

    我急促的问他:“我激动什么?”

    周挺愣了一下说:“里面发现一具被烧焦的女尸,不过……身份还没确定。”

    我幡然醒悟。作为我的死党,周挺对我的行踪了如指掌,他知道我来接小西下班但是没接到,自然明白我提前到达现场的原因。很明白,尽管死者的身份还不确定,但周挺在心里基本认定了子这就是小西。

    我立刻气不打一处来,我“啪”得一下把周挺拍到一边,咆哮道:“别他妈跟我瞎猜,死的人怎么可能是小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