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古晨之死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0:46本章字数:3010字

    他出身于商人之家,高中毕业后便被家人送到加拿大读书,在加拿大达尔豪斯大学完成经济学硕士后回国就业,应聘到新发公司。他到新发公司的目的应该是为了锻炼和学习经验,最终归宿应该是进入他的家族公司担纲重任。

    古晨在国外学习时候成绩很出色,是那种以学业为主的好学生的典范,基本上履历清白,再加上他的根在国内,不太存在做间谍的可能。可老话不说的好吗,人不可貌相,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他清白的背后是不是存在肮脏的交易?鉴于此,我临时取消了跟他见面的打算,还是先不要打草惊蛇的好。

    从最后一站新发公司出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肚子饿得咕咕叫,我在一家便利店买了几包泡面,就回家去了。

    我的家在一处老旧的住宅区,没有路灯,停车乱放。我费了好大劲才在一堆扭七竖八的车丛中找了个空位停好,下车之后突然迎面来了一阵冷风吹得我打了个冷战,按说都这个季节了也算正常,可在冷战之后立刻有种怪异的感觉爬上了我的身——

    我感觉某个角落里正有一双眼睛盯着我!

    我站在原地四处搜寻,四周阴暗的角落确实不少,但似乎都不可能隐藏一双眼睛。那就不管它了,我转身回家方向走去。走到楼道口的时候,我又回了下身看看四周,也没见异常。说实话,虽然心里有种不舒服的感觉,我还是希望那个抱着布偶的小女孩出现。如果她再出现,我一定不会让她轻易跑掉,而要问出心里所有的疑问。

    而就在我的脚即将踏上楼梯台阶的时候——

    天……

    有人喊我的名字,声音好熟悉,是——小西!

    小西在叫我!我立刻转身朝外面跑去,跑出楼道口后,我呆住了,的确是小西,她正站对面那座楼的后面,朝我招手。

    我也朝她招招手说:“小西,你没有死,对吗?”

    小西笑了笑说:“别忘了我的丝绸的睡衣……晾在北面……”

    “忘不了,我们一起回去晾,好吗?”

    “忘不了就好……”小西说完就要转身走。

    我一下慌了,扔了手里的东西就追了过去,边跑边喊:“小西别走啊,别走……”

    “神经病啊你,一惊一乍的。”我突然被一个声音惊醒过来,抬头一看是一个中年妇女,我差点就撞进她怀里了。

    她推了我一把就急匆匆地走了,边走还边回头看我,估计是真把我当成神经病了。

    我顾不得理会她,回头看看刚才小西站过的地方,哪还有小西的影子。我忙向小区大门口方向追去,一直追到小区外面的马路上,空荡荡的哪有个人影。

    莫非是我看错了,或者因为太思念小西出现了错觉?唉,我叹了口气,返回小区找到我丢失的方便袋子,朝家走去。

    一回到家里,我先在衣橱里找到小西那件丝绸睡衣,拿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看,它的标牌、产地、材质都细细研究了半天,并未提取出特别的信息来。

    小西要我把它晾在北阳台。我就拿着它来到了北阳台。我家有两个阳台,南阳台用来晾晒衣物,北阳台只是临时堆放一些杂物,从未晾晒过衣物,她为什么却要我把它晾在北阳台?再就是睡衣她上次洗过晾干之后还未穿过,为何还要晾晒?

    我在北阳台上手捧睡衣冥想了好一阵,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肚子又叫上了,我就先把睡衣放在沙发上,做好了泡面。一顿狼吞虎咽之后,肚子里的饥饿感消失了,难以抵挡的困意又席卷而来。我就抱着睡衣在沙发上和衣而睡。

    我做了个梦,梦见自己走在一片空旷的山谷里,走着走着前面突然出现了一条小溪,我俯下身子把手伸进溪水里,一种冰凉的感觉让我一下醒过来。醒来一看,手里正我这小西的丝绸睡衣,柔滑的丝绸上带着阵阵凉意,让我一下有了灵感——

    丝绸,北面,莫非……?

    我一个鲤鱼打挺从沙发上跳起来,一手拿着小西的丝绸睡衣一手摸起桌上的车钥匙跑下了楼。

    天才蒙蒙亮,路上行人稀少,我加大油门一路狂奔,十几分钟之后到达了小西购买丝绸睡衣的专卖店门前。

    专卖店是一个沿街门面房,门朝南开,此刻卷帘门紧锁着。我在门附近来回走了几圈,在它东侧十几米处发现了一个窄道,沿着这条窄道进去是一个大院子。院子正在一排沿街门面房的背面,也就是北面。每个门面房北面都开一个小门,门外都有用钢管和玻璃钢瓦搭起的简易的小棚子,里面摆放着锅碗瓢鹏等东西,应该是店铺老板临时做饭用的。

    我找到了那家专卖店的北门,在门口搜寻了半天,也没发现什么异常之处,就在门口台阶上坐下来。不多大功夫我就听到背后传来一阵开门声,我还未站起身就听到一声惊叫,接着便看到了老板娘那张花容失色的面孔。

    “你是谁?”

    我举起手里的睡衣晃了晃问:“您不记得我了?”

    老板娘看了看睡衣,又看了看我,脸上的紧张表情消失了:“记得记得,你就不是买这件睡衣的顾客吗?你不会大清早的来退货的吧?你这件都穿过了,退货是不可能的啊……”

    “我不是来退货的。”我打断老板娘的话,掏出警察证亮了一下说,“我是警察,是来调查点事情的。”

    “哦,是警察同志啊,我可是良民,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您想调查啥尽管问好了。”老板娘说着把我让进屋内。我看了看她店铺内摆放的衣服,并未看到同款的睡衣,就问她:“这件睡衣为啥没摆出来?”

    “已经卖光了啊。这件睡衣可是货真价实的蚕丝品,就是太贵了,销路不好,像您这样肯为女朋友花大价钱买件睡衣的毕竟太少了,所以就没再进货。”老板娘口气里带着几分恭维。

    “你能把这件衣服的销售记录给我看看吗?”

    “可以啊,不过不多,总共四件。”老板娘说完找出柜台里的一打销售单据找起来,边找便问我:“警察同志为啥要查这个啊,莫非你女朋友……”

    我没搭言,接过她手里的单据,认真检查了一遍。然后我又让老板娘打开电脑,根据单据时间找到了购买人的店内监控视频,确定三人都不认识。我又问了下老板娘最近店内是否出现过可以顾客,店铺北面是否有过可疑人出现,她都予以否认。

    我不禁开始怀疑自己的推测,莫非这样查下去只能是无用功?

    没办法,我只能向老板娘要了四张单据(根据上面的银行卡号可以找到购买者)备用,然后又叮嘱了她几句,就离开了。

    我的车子刚开出去不久,就接到了郝民的电话,他很急促的告诉我:“不好了穆哥,保险柜里的布偶少了一只。”

    我走进专案组办公室的时候,郝民和周挺正对着屋子正中心的保险柜发呆,方大正则站在窗户跟前喷云吐雾。

    我问郝民:“怎么回事?”

    郝民叹了口气说:“今天早上来了后我发现保险柜的门开着,打开一看布偶又少了一只。刚才检验科的人来看过了,并未在保险柜上发现可以的指纹,现场也没发现脚印。唉,都怪我太大意了,原本以为布偶在保险柜里实在安全不过的。”

    我安慰他说:“这不怪你,我们谁也不会想到凶手竟然来偷布偶。楼内监控查过了吗?”

    周挺说:“查过了,一无所获。唉,这凶手真是难对付,简直是来无影去无踪啊。难不成不是人,而是鬼?”

    “净胡扯。”方大正呵斥道。

    周挺吐了吐舌头不敢说话了。

    郝民接着问:“可凶手偷走布偶的目的是什么?而且他既然偷,干嘛不全部偷走,只偷走一个?”

    我点点头说:“是啊,这些才是关键问题。”

    虽然问题都出来了,可都一时无解。方大正转过头,难言一脸愁容。

    他问我:“你那里的调查有进展吗?”

    “古晨的背景我都调查清楚了,暂时没发现什么问题,我想找他谈谈,不过想先缓一缓,以防打草惊蛇。”

    “还缓个屁。这都什么时候了,赶快去办。”

    虽然被方大正骂,可我一想也有道理,就忙离开专案组,拨通了古晨的电话。

    古晨在电话那头说:“我就知道会这样,你们一定是把我当成怀疑对象了。不过为了小西姐,无所谓,说吧,去哪里见?”

    我说出了一个位置偏僻的咖啡馆的名字。

    这家咖啡馆位于湿地公园的一角处,在绿树的掩映下很隐蔽,而且里面的包房隔音效果很好,很适合谈事情。我到达咖啡馆的时候,看到古晨的宝马车(我是听小西说古晨有一辆宝马车,并未见过)很低调的停在一处角落里,一如他的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