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古墓秘闻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0:46本章字数:3033字

    这小我被他彻底的激怒了,心想“您老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别怪我出手了。于是我双脚一弹跳起来,一个泰山压顶朝老者扑过去,老者嘴角掠过一丝冷笑,翻身躲避,我早就料到他这一手,一个鹞子翻身回转身体,伸手一掌推向老者的后背。不过我收了些力量,以免伤到老者。

    老者在我的掌力的作用下后退了两步,还是稳稳的站住了。

    站稳脚跟后,老者不怒反笑起来说:“好小子,身手不错啊。”

    见此情景我连忙抱拳说:“是您老承让了。”

    “不必过于谦虚。”老者摆摆手说:“你就是我苦心等待的人。”

    我不禁惊问道:“我是您老苦心等待的人,这话如何说起?”

    老者微微一笑,抬起手说:“请跟我来。”

    我跟着老者进入他的房子。房子是那种老式的建筑,屋内摆设也很简单,一套桌椅和一些简单的碗筷而已,倒没什么神秘感可言。

    站在屋子中央,老者深吸了一口气,面色凝重地说:“你有所不知,我并不是古墓的守墓人,而是它的……主人。”

    “古墓主人?”我又吃了一惊。

    “没错。”老者说着回头关上了门,然后用手叩了下门上的门环,“哗啦”一下地面裂开一个方形的洞。

    “跟我来。”老者朝我摆摆手,然后跳到洞口里。我也赶忙跟着跳了下去,地板随之“呼啦”合上了。短暂的暗适应之后,我眼前出现了昏暗的光,我能看清脚下的状况了。原来这是一个通向下方的带有台阶的通道。

    老者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只火把,照亮了眼前的路。这是一条呈“V”行的台阶路,沿着脚下的这条下到底部之后,再沿着对面那条上去,上到顶端之后眼前出现了一堵石门。石门旁边的石壁上有几个凸起的石条,老者接连按动几下之后,石门就“霍”的打开了。

    我们走出石门后,石门接着就关闭了。石门其实是一个山洞的出口,山洞外面是一条幽深的山谷,两侧是陡削的山梁。石头缝里长出的松柏和杂草几乎遮住了脚下的路,很难走。天也快要黑了,四周高大的身影模糊,像一头头巨兽。

    老者手里的火把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他抬头看看天,然后伸手拨开前面的杂草,钻了进去。我紧紧跟上。

    一直埋头走路,不知走了多远之后,老者突然停下脚步。我抬起头,一个山洞赫然出现在面前。

    又是山洞!这次我算是见识了蜘蛛岭的真实面目了。

    进入洞里,我们被黑暗完全吞没。脚下的路湿滑难走,跌跌撞撞的走了一段之后,眼前逐渐出现了光亮。拐过一个弯之后,一个空间开阔的石洞出现在面前。石洞壁上插着两个火把,光亮就是它们发出来的。

    洞底是潺潺的流水,上面是倒垂下来的奇形怪状的石笋石柱,在火把的照射下影影绰绰,看着冷森可怕。而更为可怕的是,水里还有些人的尸骨。

    “有人来过这里?”我指着那些人骨问。

    老者环视了一下四周,叹了口气说:“你仔细看看那石壁上。”

    我顺着老者的手指看去,才发现那里的石壁有坍塌的痕迹,我立马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是盗墓人干的?”

    老者点点头说:“没错。古墓的入口的确在这里,可是他们找到这里之后却无法找到古墓的入口,就用炸药炸。他们没想到的是,古墓的设计者早就料到了这一点,他们每破坏一处石壁,就会有对应的石笋掉下来把他们砸在底下。可尽管如此,还是有人冒着死的危险来这里,就怕有一天整个山洞都被这些盗墓小贼炸为平地了。”

    “是啊,看来古墓的保护迫在眉睫啊。”

    老者摸到一处石笋,有节奏地拍了几下,随着一声巨响石壁上裂开一道门。

    老者解释说:“那就是古墓的入口。”

    “这不挺好找的吗?”我奇怪地问。

    老者摇摇头说:“你看着开门似乎很简单,其实并非如此。古墓的建造者早就想到了这一点。在拍打完这条石笋石门打开之后,这条石笋的暗号就失灵了,下一次就得换一根。而且每次入门之前要拍打哪一根石笋是要根据古墓建造者留下的口诀来选的,这个口诀只有我们洪门古墓的后人才知道,不过回头我要将它传授给你。”

    “传授给我?不合适吧,我又不是你们洪门古墓的人。”

    洪门古墓,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看来这位老者我应该称他为洪老先生了。

    “不是我们洪门的人?我看这倒未必吧。”洪老先生脸上浮起一丝神秘的笑容,然后转身走进洞内。

    我不禁纳闷:洪老先生的话是什么意思?不过我现在还来不及多问。

    进入石门之后,后面的石门就缓缓的合上了。

    这是一个正方形的墓室,我算了一下,大概有三十几个平方的样子。站在这个宛如方形盒子的空间里,我完全没有了方向感。其中一面墙上的石壁上有成排的方形孔洞,大约一尺见方,每个洞内都摆放着一个灵位,我看了看,这些灵位的主人都姓洪,看来是他们洪家先人的牌位。而通过洪老先生的举动也能看出来。

    灵位墙前面有一个供桌,上面摆着香炉,燃着香。洪老先生先走到供桌前面,毕恭毕敬的鞠了三个躬,然后将快燃尽旳香重新续好。

    而在灵位墙侧面的墙上,则挂着两幅照片黑白照片。根据照片的颜色和拍摄水平可以看出来这两张照片的拍摄时间非常久远了。

    其中一张照片跟洪老先生长得有几分相像,也是鹤发童颜仙风道骨的,另一张则是一个外国军人,外国人一身戎装,精神抖擞。外国人这一身装束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不过一时又想不起来。

    看着我对着两张照片发呆,洪老先生指着那张中国人的照片说:“这位是我的父亲,想必你已经看出来了。”他又指了指那个外国人说:“那是奥威尔先生,是我父亲的至交,他是加拿大人。”

    我不禁问:“看着两张照片应该至少有几十年了吧?一个中国人,一个加拿大人,怎么会成为了好朋友呢?”

    洪老先生点点头说:“这的确是一段奇缘。”

    接着,洪老先生便想我讲起了这段奇缘——

    那是在一九四几年,日本鬼子侵略中国几年之后,中华大地生灵涂炭,F市(那时候是F县)也未能幸免。美国政府派出一支飞行队(时称“飞虎队”)支援中国抗战。其中一家飞虎队战机飞抵F市上空时背驻守在这里的日军击落,飞行员跳伞后跌落在蜘蛛岭山区,身负重伤,被在此隐居的洪老先生的父亲救了起来。

    这位美国飞行员就是照片上的奥威尔先生,照片上的中国人自然就是洪老先生的父亲了。

    经过洪老先生父亲一段时间的悉心照料,奥威尔先生逐渐恢复了健康。其实洪老先生的父亲身上也有伤,一条腿上严重溃烂,快要保不住了。奥威尔先生便用他随身携带的创伤药为洪老先生的父亲治好了腿伤。

    洪老先生的父亲与奥威尔先生成了彼此的救命恩人,就按照中国人的传统结为结拜兄弟。洪老先生的父亲作为洪门的后人守护者洪门古墓,而他守墓的目的其实并单单是为先辈守灵,而是保护一样东西,是从洪家祖先手里传下来的一件纯金面具。而这个纯金面具的最大价值不仅仅是因为它是纯黄金打造,而是无与伦比的锻造技艺。这件纯金面具是什么朝代打造的,就连洪家的祖先也无法确定,可见其历史之久远。

    当时社会动荡不安,洪老先生的父亲对于古墓的保护完全没有信心,就跟奥威尔先生一起想了个办法,为这张金面具建造了一个密室,并打造一把阴阳钥匙,阳匙留给洪家,阴匙由奥威尔带走。如果有朝一日天下太平了,再将两把钥匙合起来,打开密室的门。

    奥威尔先生伤愈后,想办法与美国飞虎队取得了联系,后就返回了美国,也带走了那把阴阳是当中的一把。从那以后密室就再也没有打开过。奥威尔先生退役后,离开美国去了加拿大定居。一开始彼此还有联系,再后来,洪老先生的父亲与奥威尔先生先后去世,两家就失去了联系。

    洪老先生的父亲去世前将那把阴阳钥匙当中的阳匙交给他,要他想办法与奥威尔先生的后人取得联系,将两把钥匙合二为一后打开密室,把金面具献给国家。他后来通过各种渠道终于打听到了奥威尔先生后人的下落,也确实如他料想的那样,奥威尔先生临终前也把那把阴阳钥匙当中的阴匙留给后人,叮嘱他想办法送回中国。因为奥威尔先生有过三段婚姻,子孙众多,彼此之间勾心斗角,阴匙被争来争去,最后竟然下落不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