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小西的葬礼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0:46本章字数:3025字

    方大正摇着头说:“怎么回事?你要再不睁开眼睛,就真成了老罗的刀下鬼了。”

    我在看老罗手里果然握着明晃晃的手术刀。我立刻气不打一处来,质问他说:“好你个老罗,还真要把我解剖了,你还有点人性吗?”

    老罗嘿嘿笑着说:“没办法,我们法医的职责就是解剖尸体,还死者一个公道。我们怀疑你中毒身亡,要不解剖尸体怎么知道你中的什么毒,怎么中的毒?”

    我白了他一眼说:“好吧,我不跟你计较。快告诉我是怎么回事。”

    方大正接过话说:“怎么回事?应该是我们问你吧?昨天夜里我们接到报案,说在蜘蛛岭的环山公路上发现一辆车,里面有一具尸体,我们到现场一看,那尸体竟然是你。奥不对,应该是疑似尸体。所以应该你说说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会跑到那里去了,又是怎么昏迷的?”

    我感觉头脑昏沉,使劲用手拍打着,拍打了半天小西的面孔突然浮现在我眼前,我立马说:“对了,我见到了小西,她还活着?”

    “小西是谁?”老罗皱着眉头问。

    “就是他女朋友。我说你别胡扯了,小西明明已经死了。”

    “我想起来了,就是新发公司火灾现场烧死的那具尸体,还是我解剖的呢。”老罗在一旁添油加醋的说。

    “不管你们信不信吧,昨天夜里我是真见到小西了,所以这事得从长计议。”

    方大正则好奇地瞪大眼睛问:“你快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故意摆谱说:“在你们两双色眯眯的眼睛的注视下,我赤身果体的,能说的出口吗?”

    老罗忙跑到一边拿回我的衣服说:“穿上说,穿上说。”

    我穿好衣服,把昨晚上的遭遇有取舍的说了一遍,内容很简单,就告诉他们昨晚我进入了蜘蛛岭,看到了一个老宅子,那里住着一个守墓人,后来又见到了小西,她可能是守墓人的孙女。

    方大正听了直摇头说:“不可能不可能,你这经历听起来就很假。”

    “你是说我在杜撰?”

    “倒未必是杜撰,很可能你是在一种意识不清楚的状态下的幻觉。”

    老罗接着说:“比如你太希望小西活着了,所以眼前就会出现跟她在一起的画面,其实那未必是真的。”

    别说,这两人的话好真有几分道理,我也有些怀疑昨天夜里的遭遇的真实性了。莫非真是幻觉?

    方大正提醒我说:“这还不好说?咱去现场看看不就完了?”

    我立刻表示赞成:“对,去现场看看。”

    说走就走,出发前我提醒方大正还是带上配枪吧,万一遇到突发状况好应对。方大正表示赞成。

    我们找到蜘蛛岭北面环山路上那个小入口,然后翻上那座山梁,那个绿色的点缀着小花的山谷出现在我面前,跟我记忆中一个样子,只是没有那个穿着红上衣扎着羊角辫子小女孩的身影。

    方大正满脸疑惑地问我:“你到过这里?”

    我点点头说:“而且我还能凭记忆找到那个守墓人的老宅子。”

    下山之后,我凭着记忆找到了那条通往老宅子的路,走了十几分钟,老宅果然出现在视野里。只是让我惊讶的是,眼前这座老宅子陈旧不堪,有的房屋已经坍塌,完全不是我记忆中的样子,简直是见鬼了!

    我的反常表情自然没逃过方大正的眼睛,他看了我一眼文:“有什么异常吗?”

    我支支吾吾地说:“这老宅子,怎么一夜之间就塌了?”

    “大白天的说胡话吧?”方大正白了我一眼,走上前推开了老宅的大门。

    院落的格局也跟我记忆中一个模样,可是院子里却长满了齐膝高的杂草,而昨天我进来的时候,地上光秃秃的啥也没有。北屋里摆着简单的桌椅和餐具,上面覆盖着一层厚厚的灰尘,角落里甚至还结着厚厚的蜘蛛网,明显是很久没人居住的样子……

    这一切的一切,该如何解释?

    方大正再次问我:“你确定来过这里?”

    我有些迟疑,但想了想还是说:“我确定来过。”

    方大正没说话,蹲下身子仔细地观察了一下地面,然后摇摇头说:“地面上没有脚印,应该是很久没人来过了,更别提有人居住了,还说什么守墓人,净瞎扯。”

    方大正说完转身朝外面走去。

    我快要崩溃了,昨天夜里洪老先生受伤的情景还历历在目,眼前怎么竟成了这一副情景?难道我昨天夜里的经历真的是幻觉?

    这时候外面突然传来方大正的惊呼之声:“谁?”

    我忙跑出去,看到方大正掏出枪朝院子外面跑去,我也忙掏出枪追了出去。方大正神情紧张的盯着四周,但我并没发现有什么异常,就忙问他是怎么回事。

    “我感觉这附近还有别人……”

    我揶揄道:“或许不是人呢。”

    方大正瞪了我一眼说:“你胡说什么?”

    “反正我感觉这里挺不正常的,你不信我也没办法了……”

    我正说着,不知从哪里突然传来一声笑声“咯咯……”,我立刻听出来是那个小僵尸的声音。方大正的表情更加紧张了。

    我俩同时辨别出那个声音来源的方向,飞快地跑过去。前面出现了一片茂密的树林,小僵尸的笑声明显是从那里面发出来的,可里面根本没有它的影子。

    跑着跑着方大正突然停下脚步,我一下撞在他身上,差点把他撞到。抬起头来时,看到方大正正对着一个东西发呆。我一看,我去,一个布偶,正挂在一个树杈上,当然它是没眼睛的。

    “我去,又是这个玩意,难不成又有人丧命了?”我说着想去摘下来。还是方大正想得周到,他拉住我,然后从口袋里掏出无菌手套带上,动作也没那么冒失,而是缓缓的朝着他移动脚步。

    布偶挂的并不高,伸手就能够到。把布偶拿到手里后,方大正细细地观察着,好像没见过一样。我正想说话,却突然听到一个钟表嘀嗒的声音——

    “不好,定时炸弹!”

    与此同时方大正甩开手臂将布偶扔了出去。

    一声巨响之后,布偶炸得粉碎,一棵树被拦腰炸断,栽倒下来。

    再晚一秒钟我俩都会一命呜呼了,我和方大正都惊出一身冷汗。

    我越想越后怕,真不敢想象昨天夜里自己独闯蜘蛛岭是怎么做到的,难不成真的是幻觉?唉,管它呢,先不想了。

    方大正拨通了周挺的电话,让他查一查保险柜里是不是又少了一只布偶。一会周挺回过电话来说果真又少了一个。方大正又问他有没有接到新报案,周听说没有。

    挂断电话,方大正苦着脸摆摆手说“走吧。”

    在回去的路上,我接到了小西母亲的电话,说今天要举行小西的葬礼,要我务必到场。

    挂断电话,我又陷入巨大的悲伤之中——

    我多么希望昨天夜里蜘蛛岭的经历是真实的啊,那就说明小西还活着,可是谁能给我证明呢?

    知道我要参加小西的葬礼后,方大正并没有劝我,他知道劝我也没有用,何况说一些无用的话也不是他的风格,不过他岔开了话题。

    他说在新发的调查出现了新情况,怀疑老总陆浩有问题。陆浩的老婆孩子两年前已经移民加拿大,他在国内没什么牵挂,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查到他个人账户下有巨额资金来源不明,而且以他现在公司的经营状况应该没那么有钱。所以怀疑那些钱是不是他参与间谍活动的非法获利。不过对此事还一直处于保密阶段,只有专案组我们四个人知道,绝不能走漏出任何消息。

    小西葬礼的举行地点是在西郊的3号公墓,我到达的时候葬礼已经开始了。来的人还真不少,男的全都西装革履,很有派头,女的服装华贵,披金戴银。这些人很少在大街上走动,属于城市的贵族阶层,显然是为了小西母亲的面子而来。

    小西的母亲一身黑衣,面色苍白,一副伤心欲绝的表情。看到我之后,她停止哭泣,从人群中出来拉着我朝小西墓碑走去。我立刻成了众人关注的焦点,有人窃窃私语,有人朝我指指点点。我本能地有些抗拒,不光因为我不想成为众人的焦点,还因为我怎么都觉得那墓穴里躺着的不是小西,而是一个毫不相干的人。

    小西的墓碑左侧的墓碑是他的父亲洪治国的,从墓碑照片上看爷俩长得很相像。我看看周围,希望能找到小西爷爷的墓碑,可是并没有。我恍然大悟,小西爷爷的灵位如果有的话应该在洪门古墓里面。那问题就来了:作为洪家的后人,小西父女俩的墓应该也在洪门古墓,而非这里的公募啊。

    难不成这里面还有什么蹊跷??

    小西母亲把我拉倒小西的墓碑前面抽泣着说:“快跟小西说说话吧,让她在天堂里快快乐乐地生活,不要牵挂这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