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不速之客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0:47本章字数:3031字

    两人从我身边走过时我听到了她们的谈话——

    其中一个说:“这个死老外太抠了,折磨了老娘一个晚上才给那么点钱。”

    另一个说:“抠是抠了点,不过拿东西还真是大,玩起了也够爽,说实话不给钱我也愿意。”

    “哈哈,你个骚货,而且技术还很好,不像国内那些男人,老土……”

    真是两个不要脸的女人,中国人的脸都被她们丢尽了!

    确定两个女人离开小区,别墅里面恢复了平静以后,我按下了门铃。

    门自动打开了,院子里没人,里面所有的灯都灭了,漆黑一团,不过我相信我在里面人的全程监控之下。

    我推了一下房门,门没有锁。

    之前一走进院子里,我就闻到空气中有一种奇怪的刺鼻的味道,而走进房内之后这种味道似乎更浓了。我觉得这个味道在哪里闻到过,不过又一时想不起来。

    我进门后就听到黑暗里传来一个声音——

    欢迎穆警官光临。

    是戴维·里维斯的声音。他正从二楼楼梯上走下来。

    他下楼之后把房间里的灯打开了,不过也不是灯火通明,亮起的是天花板四角的小夜灯,不过这总比黑灯瞎火的好。

    房间很空旷,只在一个墙角里摆着两个破旧的沙发,看来很少有人在此长期居住。他手里端着两只高脚酒杯,里面盛着红酒。

    这家伙不是要跟我喝一杯吧?因为已经对这家伙没有了好印象,我可不想跟他喝酒浪费时间,就直奔主题问他:“戴维先生有什么东西需要我转交给小西吗,请给我吧。”

    他将左手里的酒杯递给说:“先不要急嘛,先喝杯酒,交流一下感情,这可是你们中国人的习惯啊。”

    望着酒杯我想到了被毒死的陆浩,没有立刻去接酒杯。

    戴维笑起来说:“穆先生是怕酒里有毒吧?”

    戴维的这话让我灵光一闪:或许我把陆浩临死前说的话理解错了,他并不是说凶手是带着某种东西的人,而是说凶手叫戴……维?

    难道这个戴维并非小西的朋友,而是我们一直寻找的凶手?

    先稳住,不能乱了分寸。

    于是我接过酒杯说:“既然戴维先生是小西的朋友,自然就是我的朋友了,相信您不会加害于我的。”

    戴维举杯喝了一口,然后很绅士的朝我举了一下说:“穆先生请。”

    我自然不会喝的,对他说:“还是请戴维先生把东西给我吧。”

    戴维突然仰天大笑,他的脸在昏暗的夜色里显得更加的苍白,让我想起了《暮光之城》里的吸血鬼。

    卧槽,简直一模一样。

    我本能的后退了一步。

    “既然如此,我就实话实说吧,今天请穆警官来我不是要送东西的,而是要东西的。”

    我大吃一惊:“要东西,要什么东西?”

    “洪门古墓的钥匙。”

    我去,他也知道洪门古墓?果然是来者不善啊。

    “恐怕你找错人了吧?我哪有洪门古墓的钥匙……”

    “你当然没有,可是有人有。只要抓到了你,我就不愁拿不到钥匙!”

    我明白了,他是想利用我把小西引出来。

    这个可恶的外国佬,垃圾进口货,果然不是个东西,由此可见陆浩就是他害的。看来今天我必须为民除害了。

    我也“哈哈”大笑,就是为了气气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然后用嘲笑的口气说:“你想得倒美,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那德行……”

    “撒泡尿,你在说什么?”

    看来这个鬼东西听不懂,我就明白地告诉他:“就是你不光拿不到钥匙,还会死的很难看。”

    这下把他彻底的激怒了,他像神经病一样咦里哇啦的大叫了一阵,接着窗户里飞进两个白色的影子,我一看,卧槽。是两个僵尸鬼。

    这下明白了,僵尸鬼竟然是他的杰作。不过因为跟将尸鬼有过多次交手,恐怕只有它们怕我的份了。

    不过这两个小僵尸鬼倒也算勇猛,见到我后也不退缩,呀呀叫着向我飞过来。这次来我也有了充足的准备,在戴好佩枪的同时我又带了跟电棍,我想近距离搏斗的时候这个东西还能碰上用场的。

    就在两个小鬼物飞过来之后,我迅速地躲开,回身将电棍甩在一个小鬼物身上,没想到这招还真管用,那个小僵尸鬼被击中后痛苦的吱吱呀呀乱叫,还撞到了墙上,样子极为滑稽。另一个也显然被我突然出现的新武器吓呆了,落在地上竟然忘了攻击。

    那个外国佬在一旁咿咿呀呀叫着,我想应该是催促两个小僵尸鬼快出手。

    两个小僵尸鬼却像被吓蒙了般竟然一动不动了。

    我纳闷了,这小鬼物战斗力挺猛的啊,今天这是怎么了,竟然如此不堪一击?

    而更让我没想到的是外国佬戴维的反应,一看小僵尸鬼们不动了,他竟然急了,咦里哇啦的乱叫,估计是在用英语骂人,那模样极为搞笑。

    我嘲笑他说:“戴维先生,看来你的咒语失灵了,这些小鬼东西都不听你的了。”

    我话音未落,就见戴维突然瞪大了眼睛看着我身后,浑身哆嗦起来,看样子像是受到了巨大的惊吓。

    我忙回过头,看到门口站着一个人,是那个圆脸的小女孩儿,她手里抱着一个布偶,一动不动的注视着房内的一切。

    我去,她怎么也来了?莫非她是这个外国佬的帮凶?她手里抱着个布偶,就说明今天又会有人死于非命了,难道这个人……是我?

    虽说我胆子不小,也很自信,但想到这一点我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只是戴维的等反应有些超乎我的意料,在一阵惊恐之后,他竟然暴跳如雷,对着小女孩大吼大叫(应该是破口大骂)起来,他的话里汉英夹杂,时而汉语时而英语,让我听得想吐,不过我还是听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是说你们这些贪得无厌的人,休想想独吞洪门古墓的宝藏,上帝会惩罚你们的!

    等等,上帝会惩罚你们?这话啥意思?难不成他已经自知自己即将一命呜呼了?这是哪跟哪啊?我都糊涂了——

    戴维,小僵尸鬼,布偶女孩,你们难道不是一伙的?莫非谁还跟我是一伙不成?

    就在我暗自纳闷的时候,却见小女孩儿突然把怀里的布偶丢向半空里,那两个沉默的小僵尸鬼竟然如同接到命令一般,同时嘶叫一声跳了起来……

    我忙摆好架势准备抵挡,可奇怪的是那小僵尸鬼并没有攻击我,而是同时扑向了戴维,接下来我看到了血腥到不忍直视的一幕——

    那俩小僵尸鬼把戴维扑倒在地,噼里啪啦把他身上的衣服撕碎,然后又稀里哗啦把戴维的身体给撕碎了,房间里顿时充满了浓重的血腥味和戴维的惨叫声……

    我彻底被吓蒙了,冷汗直冒。

    那小僵尸鬼完成了戴维的肢解之后,同时瞪着眼看我,我迅速反应过来,莫非他们接下来要用同样的手段对付我?

    我心里可不怕他们,心想那就放马过来,我迅速的掏出手枪,打开保险对着一个就是一枪,那小僵尸鬼还挺有默契的,左蹦右跳互相掩护着从窗户里逃走了。

    而此时门口也已经没有了小女孩儿影子,只有那只布偶扔在地上。

    看来这只布偶的出现是跟戴维的死有关系。

    我坐在地上,感觉脑海里的思路渐渐清晰了——

    戴维与那个背后凶手的关系其实是一伙的,只是他们内部起了纷争,谁都想独吞洪门古墓的宝藏,而今天戴维约我见面,很可能会泄露他们之间约定好的机密,所以那个背后凶手就干脆利用小僵尸鬼将其杀掉。戴维显然知道了打开洪门古墓的阴阳钥匙的存在,他想借我引出小西,拿到那把阳匙,可惜事与愿违还搭上了卿卿性命。

    那么,莫非阴匙在他手里?如果是的话,他这一死线又断了,该去哪里寻找阴匙呢?

    就在这时候我听到外面传来一些响声,我心下一惊:莫非小僵尸鬼又回来了?

    我忙握紧手枪,跑到门后面躲了起来。

    “戴维先生。”来者在院子里喊了一声。

    我一个激灵,这不是小西母亲的声音吗?她怎么来了?

    听到没人回应,小西母亲嘟哝着朝屋里走进来。我也没必要躲了,走了出去。

    小西母亲被我吓了一跳,惊讶地问我:“小穆,你怎么在这里?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浑身是血?”

    原来我被溅了一身血,刚才因为太紧张愣没发现。

    我擦了一把脸上的血说:“是戴维先生约我来的,我没事,您怎么来了?”

    小西母亲则变得更加紧张了:“我找戴维先生有点事,他在里面吗?他没事吧?这是什么味道呀,好刺鼻。”

    “戴维先生死了。您还是别进来了,里面实在是太血腥了。”

    听了我的话小西母亲再次大叫起来:“戴维死了?怎么回事呀,不会是你杀的吧?”

    “不是我杀的,不过我一时也解释不清楚,您就别进去了,反正戴维先生也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