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恐怖地窖

    更新时间:2018-08-07 19:20:47本章字数:3027字

    小西母亲叹了口气说:“好吧。”

    她转身要走,我想起了个问题问他:“这么晚了,您来找戴维先生什么事?”

    “也没什么事,就是叙叙旧而已。我们在加拿大的时候是朋友,他这次来国内,就想过来跟他叙叙旧,没别的意思。”

    “原来是这样啊。”我点点头,想何不借这个机会向小西母亲进一步了解一下戴维的情况,就问她:“这个戴维先生是什么来头啊?”

    小西母亲疑惑的问我:“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想了想说:“我之前跟有过交谈,他说他认识小西,而且还知道洪门古墓的一些秘密。”

    小西母亲大吃一惊说:“真的吗?我可从来没听他说起过啊?这个戴维,竟然连认识小西都瞒着我,不过他经常来国内,还跟小西的公司有业务往来,跟小西认识到在情理之中。”

    我点点头接着说:“而且据他亲口承认,他杀死了陆浩。”

    “他杀了陆浩?为什么呀?”小西母亲又换成一副异常惊讶的表情。

    “具体原因他没说,我想可能是为了杀人灭口吧,陆浩应该知道某些秘密。”

    “什么秘密?”

    “我估计应该与洪门古墓有关系。”

    小西母亲点了点头说:“莫非他们盯上了古墓里的宝贝?”

    “有可能吧。”

    小西母亲叹了口气说:“唉,他们那真是太傻了,虽然古墓里的宝贝可能价值连城,可是古墓根本打不开,白费劲。”

    这是我头一次从小西母亲口里听到关于古墓的信息,就问她:“难道古墓里真有宝贝?”

    小西点点头说:“有是肯定有,不过我没见过,而且自从小西的父亲跟他爷爷闹翻之后,我也没资格过问了。”

    我想了想说:“虽然小西的父亲跟他爷爷闹翻了,或许这并不影响小西跟爷爷的关系呢?”

    小西的母亲愣了一下说:“这倒有可能。毕竟小西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爷爷一直很疼她。你是说,很可能小西爷爷把开启洪门古墓的钥匙留给了小西?”

    我点点头。

    小西母亲叹了口气说:“可是小西已经遇害了啊?那我明白了,凶手杀害小西的目的就是为了拿走钥匙,唉,小西死了,什么钥匙啊宝物啊对我来说也没什么意义了。”

    我怕再这样说下去估计又得惹得小西母亲伤心了,就说:“既然如此,那些事情就交给警察吧,你只要保重好身体就好。”

    小西母亲笑了笑说:“谢谢小穆啊。小西找了你这么个知道疼人的男朋友也是她的福气,你也别伤心了。对了,这里死了人,又得有你们忙的了吧,我就不打扰了,先走了。”

    望着小西母亲的背影,我不禁好奇——

    身为洪家的一员,她怎么老有种置身事外的感觉?

    唉,先不想了。房内还有一堆碎尸,那才是我最应该关注的对象,于是我拨通了方大正的电话,简要说了一下这里的情况,然后让他在来现场的同时,尽量找办法弄到这个戴维·里维斯的详细情况。

    因为是晚上,同事们都下班了,方大正来的时候只叫上了叫上了法医科和检验科各一名同事。郝民被他派出去查找戴维·里维斯的档案资料去了。也是,凶手接连作案,每次都是不留痕迹,来再多的人也没什么意义。

    一进门方大正就闻到了那股难闻的味道,问我:“这是什么味?”

    法医科的同时鼻子管用,说:“好像是腐尸发出来的味道。”

    腐尸?我去,我怎么一直没想到,莫非这个院子里有腐尸?在加上这屋子里的碎尸,可有我们忙的了。

    因为不太敢面对这个过于血腥的场面,我一直没有开大灯,法医科的同事进门后先找到了房间里的开关把所有的灯都打开了,眼前的场面简直更加惨不忍睹——

    戴维的器官、骨头、肉沫、四肢等洒了一地,有一只眼睛粘在沙发背上,看着非常瘆人。

    我跟方大正、郝民先跑到院子里狂吐了一阵子,法医和检验的两位同事毕竟血腥的场面见过多,抗刺激能力要强得多,不过在工作了十几分钟之后他俩也实在坚持不住跑出去把肚子里的东西稀里哗啦吐干净了才再次进入工作状态。

    “这是怎么做到的?”在状态逐渐恢复之后方大正问我。

    唉,事到如今我也没必要在想他隐瞒了,就实话实说了:“是两个小僵尸鬼。”

    方大正皱了下眉头问我:“小僵尸鬼是什么玩意?”

    “我也说不上是什么怪物,不过我见过好几次了,有五六岁的孩子那么大小,完全一副僵尸的模样。”

    “御婴术?”

    我疑惑不解的问:“御婴术是什么?”

    方大正向我解释说,这是古代一种蛊术,巫师偷来刚出生的孩子,将其双眼挖掉,养在在阴暗的山洞或者地窖里,把蜘蛛、乌鸦等七种属阴的食物做成肉末丸子,喂给这些孩子吃,并每日对其施以咒语,还进行功夫训练,久而久之,这些孩童就会被训练成僵尸鬼,如行尸走肉般没有人的思想,但却能在巫师主人的意念控制下跳攻击人。人被攻击后轻则受伤,重则毙命,非常可怕。但是据说这个御婴术早已失传,莫非现在还有人精通这个巫术?

    经到方大正这么一解释,看来这些小僵尸鬼是被御婴术操纵无疑了,只是这个精通御婴术的人是谁?他显然就是那个制造这一系列凶杀案的影子杀手,找到他才是破案的关键,也应该是我们下一步的努力方向了。

    法医科的同事在一块块的收集戴维的尸块,检验科的同事在抓紧现场勘查,我和方大正就负责把别墅内外上下翻个底朝天,找到那个腐尸怪味的来源。

    我们先搜查了楼上。

    我负责搜查的卧室,我去,里面乱作一团,地上扔满了安全套,床上还摆着几个性爱用品,看来这个外国佬玩得真够变态的,不过除此之外并没有可疑之处,我用鼻子问了问,虽然卧室里空气很差劲,但并没有腐尸的味道。

    外面天台上有个露天游泳池,方大正勘查的那里。他说闻了闻池子里的水也没有腐尸的味,唯一的发现就是飘在水面上的几个安全套。这外国佬的性欲之旺盛真是让人跪了。

    把二楼以及楼顶搜查完毕后,我们俩一直认定腐尸的味道并不在楼上。那这个别墅很可能有地下室。

    我们又把一楼以外面的院子仔细搜索了一番,果然在院子里的一个下水道井盖上发现了猫腻。

    这个从外表看起来跟普通的下水道井盖并无两样的铁盖子打开以后,露出的是一个看不到底的深井,而且那种强烈的腐尸的味道扑面而来,呛得我俩又哇哇吐了起来。

    他妈的,比停尸间里难闻多了。方大正骂了一句,把井盖打开让它散了散臭气。

    在呼吸了一阵子新鲜空气之后就不那么难受了,方大正用强光手电照了照,看到在深井的底部一侧有一个通道。车里有安全绳,方大正让我拿来用后一端绑在他腰上,另一端绑在一个栏杆上,他先下去看看。

    我有些担心,就说还是我先下吧。他瞪了我一眼说:“你小子啥时候学会婆婆妈妈了?”说完他就下到了井里,我就紧紧地盯着他。

    井有三米多深的样子,他下到井底后看了看,说让我也下去。

    我松了口气,顺着绳子很快也吓到了井的底部。经过这一折腾,那种腐尸的臭味我俩都能够适应了,不那么难受了。

    下面果真是别有洞天,可不是一般的地窖那么简单,一看就是被人为改造过。我们面前是一个黑色的古旧的木门,门没有锁,没费劲就推开了,推开后里面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房间。

    正对门的角落里正燃着三炷香,方大正用强光手电照了一下,我俩同事被吓了一跳,桌子上竟然坐着一个圆脸小孩儿。我还看着有几分面熟,莫不是那个圆脸小女孩儿?

    我们走过去缓缓的走过去,等靠近了才看清楚,这不是个真小孩,只是一个塑像,这小孩儿穿的是旧式衣服,看不出男女,样子倒是蛮可爱,别说跟那个抱着布偶的圆脸女孩儿还真有几分相似。

    方大正看了看说:“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阴灵童,是御婴人供奉的神像。他们就是通过每天在阴灵童前面打坐念经,来对那些偷来的婴孩儿施加咒语,达到御婴的目的。既然如此,那应该还有……”

    方大正突然转过身,吓了我一跳,他的表情也变得极为紧张,我也不由的紧张起来。

    他用强光手电四处照了照,在供桌旁边的墙上摆放着两个玻璃柜。他朝玻璃柜走过去,我也忙跟了过去。

    看到那个玻璃柜里面的东西,我倒吸了口凉气,因为那玻璃柜里正躺着两个小孩,看样子像在熟睡,也或者是已经死了,当然也或者跟供桌上的阴灵童一样是两个塑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