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车祸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55本章字数:3228字

    “姐姐,我有一件事情想告诉你。”

    “滚,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她说完就要挂掉,那边继续传来程小雨的声音:“是关于你怀-孕的事情,姐姐难道不想知道吗?”

    她放慢了车速,咬牙道:“程小雨,你还要脸吗?”

    程小雨笑:“不知道是谁不要脸,祈安说他一直给你吃的避-孕药,又怎么可能会怀-孕呢?说不定是其他男人的野种,他还说了,要跟你离婚。”

    程潇潇愣住了,霎那间脸色煞白,每一下呼吸都像是被钢针穿透心脏。

    “你什么意思?”

    “姐姐你怎么还不明白呢?其实你一直都在吃避-孕药,怎么能怀-孕呢?祈安他是不会相信你的。”

    “程小雨,让他接电话。”她用尽力气嘶吼。

    “姐姐就不要白费心思了,你说什么都没用,他现在不会相信你的了,你还是去医院将孩子打掉吧,免得留着也是个孽种。”

    “……”

    听着电话那头传来得意的笑声,程潇潇一脸煞白,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怪不得周祈安一直都给自己吃所谓的保健品,原来那根本就是谎言,究竟有多狠毒的用心,才能这么步步为营算计自己,避-孕药?

    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冷笑,没想到你这么坚强,这样都能怀上了。

    她没有忘记,刚结婚的时候,周祈安一脸温柔的抱着自己,期待她尽快怀-孕,生下属于他们的宝宝,然而结婚后一年两年她肚子一直都没有动静。

    她也曾为此感到困惑,甚至觉得对不起周祈安,就连他母亲的故意为难,她也可以不计较,没想到这个孩子却在最不该来的时候来到自己身边。

    老天真会开玩笑,她迫切渴望的时候给她绝望,而现在……

    “不要试图用孩子来威胁祈安,他是一定会跟你离婚的。”

    那边程小雨的声音还在不断传来,程潇潇脑中一片空白,耳朵嗡嗡响,根本就不知道接下来她还说了什么。

    挂断电话之后,她再次关机,一脚踩下油门,车子加速飞奔出去。

    由于车速太快,转弯的地方,对于前方开来的大货车,根本来不及躲避,一脚踩下油门,待震天巨响传来时,头上一痛,刹那间就昏迷过去,整个人趴在方向盘上,彻底陷入了黑暗。

    等她再次睁开眼睛时,人已经到了医院里,她试图打起精神,浑身都传来疼痛,才发现自己还打着点滴。

    昏迷前的一幕幕又重新回到了脑海中,滔天恨意来袭,只想亲手将那对狗男女给撕碎。

    好一个亲妹妹,柔弱清纯,不想是黄蜂尾后针,最毒妇人心。

    而她深爱的男人,不惜为他付出一切,最后呢?

    她咬着牙,庆幸自己还没有死,否则岂不是便宜了那对狗男女?

    她既然能够将他捧上天,也同样可以收回这一切,周祈安只是是一个穷学生,毕业之后如果不是跟自己结婚,靠着程家的关系,他会有今日?

    而他功成名就之后,竟然就跟自己的亲妹妹搞在一起,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让她痛恨的?

    此刻的程潇潇却不知道,等自己出院之后,一切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引以为傲的所有,顷刻间不复存在。

    天堂到地狱,一日之间。

    病房的门被推开,护士推着车走了进来,看见程潇潇醒来之后,露出一个笑容。

    “程小姐,你终于醒来了,身体还有没有什么不适呢?”

    “我昏迷多长时间了?”

    “有三日了呢,程小姐这一次车祸有些轻微脑震荡,所以醒来如果感到头晕的话,是正常的,至于别的……”护士看了她一眼,欲言又止。

    程潇潇一脸苍白,一只手摸-到了自己的肚子,怪不得她一直忽略了一件事。

    “孩子呢?我的孩子没事吧?”她颤声问。

    护士放下手中的药,走了过来试图稳住她激动的情绪,“程小姐,您送来医院的时候,已经流-产了,这一次的车祸比较严重,所以孩子没能保住。”

    “什么?你骗我,你是不是在骗我?”

    她激动的抓着护士的手,摇晃着,面容扭曲:“你快告诉我,我的孩子还在,他没有死对不对?”

    “程小姐,真是对不起,我们尽力了。”护士极力安抚着。

    “不可能,我的孩子不可能没有的,你们医生明明说过,他很健康,他还在我的肚子里。”

    “程小姐……”

    “你快告诉我,我没有流-产,没有。”

    “程小姐不要激动好吗?你才刚醒来,这样对身体不好的。”

    “你骗我,你一定是在骗我的,你们这些骗子。”

    脑中一片混乱,不过很快,她就恢复了清明,头还是一阵一阵的晕眩,她被护士扶着躺了下去。

    一幕幕闪过脑中的,都是那两人的背叛以及程小雨的嘲笑,孩子是他的,竟然在这个时候没有了,一切都是天意吧,就连老天爷也看不下去了。

    再次醒来,脑震荡的感觉已经缓下去不少,医生又过来了一次,将检查结果说了一遍,若是没有什么意外,过两日就可以出院。

    到底是谁送我来医院的?

    门被推开,程小雨手中提着一袋水果,梨!

    探望自己住院的亲姐姐,竟然送来的是一袋梨,也唯有她可以做出这种事情来了。

    程潇潇一看见她,好不容易平复下去的仇恨再次被点燃,她冷脸看着这个一脸得意,从容的拉开椅子坐下的女人。

    脸上那刻意的伪装不见了,此刻是多么让人恶心的一张嘴脸。

    “你还来做什么?这里不欢迎你,马上给我滚出去。”

    “我好心来看看你,姐姐这么激动做什么呢?”程小雨拿起水果刀,从袋子中拿出一个梨来,慢慢削着皮,目光扫过程潇潇的小腹处。

    “听说姐姐的孩子没了,真是让人意外呢,不过这对你来说也算一件好事情,不然将来鉴定出来不是周祈安的孩子,岂不是打自己耳光?”

    “滚。”

    程潇潇指着门口,“我不想看见你这么恶心的人,马上给我滚出去。”

    “姐姐,我有话要对你说,说完我就会走了,就是求我也不会留下的。”程小雨从手提包里抽-出一张化验单来,“瞧,姐姐的孩子刚刚流-产,我就正好怀上了,这可真是让人意外,周祈安知道了一定会十分高兴。”

    程潇潇闻言,浑身的血液都要沸腾起来,拼命压抑住杀人的欲望,床单被她用力扯出两道深深的痕迹。

    见她气得眼睛都红了,程小雨更加得意:“本来你还可以用孩子来威胁一下他,可是现在呢?也没了,你就是不想跟他离婚,也得离了。”

    “说完了没有了。”程潇潇压下怒火,冷笑:“我不是跟你说过了,你喜欢捡破烂就尽管拿去吧,这种垃圾没什么好稀罕的,也只有你还当宝贝。”

    “你……好啊,我就看你还能得意多久,就算是破烂,也是他先不要你。”她凑过去,在程潇潇耳边问:“看见老公跟妹妹在床-上的感觉怎么样?一定十分痛心吧,我就是要让你痛苦,让你下地狱,只要是属于你的一起,我全部都要抢过来。”

    “滚!马上滚出去。”

    程潇潇双目瞪圆,赤红着眼睛激动得抄起手边的水杯,用力朝她身上砸过去,滚烫茶水四溅,在程小雨还来不及躲避的嘶吼,哗啦啦的烫了她一声。

    “啊!”

    她尖叫着从椅子上站起来,不断甩着身上的水,被烫伤的皮肤疼得她直抽气,指着程潇潇。

    “程潇潇,我会让你后悔的。”

    “还不快滚?”

    “好,很好。”她咬着牙,威胁一般冷笑:“你以为你的住院费是谁替你交的?看看是谁要从这里滚出去。”

    一瞬间,程潇潇似乎想到了什么,四处翻找自己的手机。

    “程小姐,你在找什么呢?”

    “手机呢,我的手机呢?”程潇潇焦急的问。

    护士摇头:“程小姐,您被送来医院的时候就没有手机。”

    “什么?怎么可能呢?”她分明记得很清楚,手机就在自己的车上,她一把抓-住护士的手,激动的问:“那么是谁将我送来医院的?”

    “这个我是真的不清楚呢,程小姐或许可以问一下别人。”

    程潇潇无力松开手,回想着车祸前的那一幕,心乱如麻,她一定要离婚,孩子没有了,爱情也没有了,她还有公司,不会轻易让祈安跟程小雨夺走属于自己的东西。

    “这是怎么回事?”

    周祈安一下车,就看到程小雨一身狼狈的从医院大门走出来,手臂一片通红,他心疼得皱眉:“潇潇做的?”

    程小雨垂下头,低声哭泣:“祈安哥,你不要怪姐姐,换做是谁都会生气的,我跟你在一起,本就已经很对不起姐姐了,她心中有火,想要发泄,我不会计较的,只要她心里舒服一些,无论对我做了什么,我都毫无怨言。”

    “你怎么这么傻,那个女人心狠手辣,什么事情做不出来,你还来看她做什么,给她出气吗?”周祈安一把将她抱在怀中,柔声安慰:“没事了,我带你去找医生看看,她竟然敢伤害你,我不会放过她。”

    程小雨勾起笑容,站在原地拉住周祈安的手,微微摇头,一副可怜的样子。

    “是我对不起姐姐,她要做什么都是应该的,而且她的孩子也没有了,想要毁了我来报仇也是应该的。”

    “哼,谁知道那是谁的野种。”周祈安咬牙道。

    程小雨趴在他怀中,抬起头来:“祈安哥,你不要这样说,姐姐还是不舍得跟你离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