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彻底决裂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55本章字数:3105字

    “既然这样,那么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我们法庭上见吧,你想让你爸爸更伤心的话。”

    周祈安最后这句威胁的话起了作用,程潇潇脸色煞白,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这个男人。

    “你想做什么?”

    “你猜到不是吗?”

    程潇潇的心刹那间沉入海底,她没想到自己最爱的男人,为了离婚,会利用她的父亲来威胁,然而这正是她的软肋。

    她一动不动,唯有内心满腔怒火与绝望,似要冲破血管,爆发出来,最后仍是什么都没有做。

    周祈安十分有耐心的等待着,一直过了半个小时之后,事情如他所预料的一般顺利解决了。

    程潇潇说:“我签字,你满意了吧。”

    她抬起头,用冰冷的目光看了他一眼,那一瞬间,他心中一颤,觉得她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具尸体,然后她一把夺过笔,唰唰签下自己的大名,狠狠甩到他脸上,“滚吧,我这辈子都不想再看见你。”

    周祈安甩去那些不安,走了过来,整了整衣领,昂首道:“你放心吧,我也不希望会再见到你。”

    “等等!”

    他的手碰到门把手,正要离去,突然被身后的声音叫住。

    “既然已经离婚了,那么我们当初说好的,公司我那百分之十的股份,是不是也该分割一下呢?”

    笔直的背影僵硬了一下,慢慢转过头来:“什么百分之十的股份?”

    “创建公司的时候,你说过我也拥有百分之十的股份。”

    他想了想,说:“那是我的公司,你有股份的话有什么证据吗?”

    “你?”

    没想到得到这样的答复,程潇潇双目瞪圆,一下子扑上来抓着周祈安的衣领:“你再说一次?”

    “盛天国际是我一手创立的,我才是最大股东,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有百分之十的股份呢?”

    周祈安一脸平静,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她的眼睛,没有丝毫愧疚。

    “你再说一遍?”她胸腔不断起伏,恶狠狠的看着面前这个男人,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了这样?

    “公司是我的,如果你说你有股份的话,那么就拿出证据来吧,如果没有证据的话,我又凭什么给你股份呢?”

    程潇潇没想到他竟然会翻脸不认人,气得一巴掌打了过去。

    “周祈安,你当初是怎么跟我说的?刚刚开始你要办公司,是我拿出全部的积蓄去支持你,我费尽心思给你拉拢人脉,跪下求我爸答应我们的事情,可你现在竟然这么无情,你还是个人吗?”

    周祈安无动于衷,冷漠的表情哪里还有半点往日的温柔,他沉默的看着程潇潇,伸出手去,慢慢凑到她耳边,低声说:“潇潇,这只能怪你太容易相信别人。”

    “啪!”她一巴掌再次打到周祈安脸上,“如果早知道你是这样的人,我就是死也不会帮你。”

    他松开手,拉开两人距离,冷笑的看着她:“不要将自己说得这么清高,我每次事后给你吃的东西里头,都放了避孕药,你是不可能怀孕的,所以你怀上的,是谁的野种,那就不知道了。”

    他极其痛恨女人对他的背叛,因此程潇潇怀孕说是他的,他是一点都不相信,心中对她也更为厌恶。

    认为是这个女人背叛了自己,他可以自己出轨,却不能忍受自己的老婆跟别人厮混,他就是这么一个自私自利的人。

    “啪啪!”

    程潇潇又狠狠打了两巴掌,几乎用尽自己全身的力气,怎么克制眼泪还是流了下来。

    “周祈安,你好样的,真是好样的。”她哽咽的看着面前这个虚伪的男人,问:“你真的确定,盛天国际的股份,我没有吗?”

    周祈安摸了一下自己的脸,终于露出了冷笑的表情,仿佛嘲笑一般看着程潇潇。

    “你真傻,以后遇到事情还是不要这么傻了,百分之十我不过是口头上说说,又没有股权转让书,现在的盛天,百分之十是什么概念,你不会不明白吧。”

    程潇潇悔不当初,恨得心头不断滴血,她当然知道,依照盛天现在的市值,最低评估,百分之十的股份也超过五亿了,他又怎么会这么大方呢?

    紧紧握住拳头,眼眶通红, 她咬着唇,压抑着自己的愤怒,尽量让自己平静,现在的身体,已经耗不起了。

    “原来你从一开始就打好了算盘,怪不得从来都不跟我提起,这是属于我的东西,而你却从来都没打算要还给我,是吗?”

    她直直的看着周祈安,眼睛里是深入骨髓的冰冷,这样的眼神让周祈安很不喜欢,他也冷笑:“念在你这么多年一直都陪在我身边,若是真的不给,也未免对你不公平,就算是承诺当初的话,我给你百分之十,可我有说过什么从什么时候开始算起吗?”

    程潇潇猛的吸气:“你什么意思?”

    周祈安看着因为激动,脸上不再是一脸冰冷的程潇潇,有些得意:“意思就是我想什么时候给,就什么时候给,跟我们是不是离婚,并没有关系。”

    “所以?”

    周祈安摇头:“你又何必继续纠缠呢?”他扬了扬手中的离婚协议书,一派胜利者的姿态。

    “现在盛天国际,我没有一分钱是吗?”

    当时她拿出了自己所有的积蓄,动用了全部的人脉,连朋友都替她不值,为此,欠下多少人情,受过多少委屈。

    “潇潇,虽然我不否认你当初的付出,可是后来让盛天发展壮大的人是我,如果没有我,盛天又怎么会有今日?说到底,这些也是我的本事,而你不过是在刚刚开始的时候,出了一点力罢了。”

    “好,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难不成我还能去抢吗?你可以滚了,别让我更恶心。”她眼中都是冰冷,燃烧着浓浓仇恨。

    周祈安有些心惊,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程潇潇,她一直都是温柔的,眼中也只有自己,即便是最初创业那么辛苦,她陪在自己身边,也是言笑晏晏。

    “哼,自作聪明,还有你求我的时候。”他冷哼一下,甩下最后一句狠话。

    程潇潇猛的抬起头,盯着周祈安离开的背影,心中已是彻底绝望。

    “周祈安,你对我这么心狠手辣,联合我的妹妹,后妈一起算计我,将我置于死地,还要害得我流-产,怀疑我出-轨,这一切,我不会忘记,哪怕杀不死你,我也不会放过你。”

    她好恨这一切,更痛恨自己的眼拙,当初没有听爸爸的话,一意孤行,引狼入室。

    爸爸?

    爸爸为什么一直都没有消息?

    程潇潇突然一阵心悸,慌乱的拔掉点滴,就这么穿着病号服闯了出去。

    “喂,你没长眼睛啊,干什么呢?”

    “干什么呢,走路不看路啊。”

    “让开。”

    “那人是个疯子吧,穿着病号服就这么横冲直撞的。”

    “谁知道呢。”

    走到了大马路外面,看着来往车辆,程潇潇一片茫然,最后她决定先回家看看,无论如何,见到爸爸才能问清楚这一切。

    然而事情并没有她想的那么顺利,眼前熟悉的地方,现在变得那么陌生,法院的人正在查封屋子,据说似乎要进行拍卖了。

    这是爸爸的房子,为什么会被拍卖?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这里是我家,你们都出去,出去。”

    她冲上去拦住那些正在搬运家具的人,也不顾自己现在的狼狈样子,看在别人的眼中,跟一个疯子差不多。

    其中一个工作人员认得程潇潇,皱了皱眉,走到她跟前:“程小姐,房子已经抵押给银行了,但程氏无力出偿还银行贷款,过几日就要被拍卖了,请您不要为难我们好吗?”

    这个消息无疑晴天霹雳,将程潇潇劈得几乎站立不住,她疯狂的大笑,愤怒的问:“你们在说什么,我爸爸怎么会将房子拿去抵押?程氏不是一直都好好的吗?怎么会还不起银行贷款?”

    工作人员眉头皱得更深,看着程潇潇身上的病号服,吸了口气,尽量放平声调。

    “程小姐是还不知道吧,最近程氏因为远东项目的失败,导致股价大跌,还被爆出偷税漏税,这么多的打击,连番来袭,程氏虽然根基深厚,可也抵不住这么大的风暴,资金周转出现问题,也不是什么意外,虽然很可惜,但做生意,风险与利益并存,房子已经被抵押出去,也希望程小姐不要为难我们。”

    “你的意思是,程氏已经破产了?”

    对面的男人抬了抬眼镜,摇摇头:“虽然没有对外宣布,但是程董中风住院,程氏更是难以支撑,宣布破产与否,只是一句话的事情。”

    程潇潇一脸苍白,难以接受这个对她来比死还难受的消息,她扯着男人的手臂,抓住他话中的关键词:“我爸爸住院了?”

    他有些奇怪的问:“难道这么大的消息,程小姐竟然不知道吗?已经是三天前了,就在人民医院。”

    程潇潇一听,更是崩溃,人民医院,那不就是她在住院的地方吗?

    呼吸急促,她身体刚刚流产,本就虚弱,这一下的打击险些让她支撑不住,整个身体都绷直了,只靠一股怨恨支撑。

    “周祈安,程小雨,陆梅,你们这些凶手,我不会放过你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