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陌生男人的结婚邀请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55本章字数:3085字

    到了审讯室,程潇潇才从那些让人窒息的问题中回过神来,忍不住问:“请问我做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要逮捕我呢?”

    “程小姐,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每一句话将来都有可能成为呈堂证供,现在我们开始对话吧。”

    程潇潇愣愣看着这一幕,每一次面对警察的提问,她都机械一般的回答,最后,拿出了几份文件放到了她面前。

    而文件下面,都有她程潇潇的签名,这些她认得,是当初程小雨拿给自己的。

    可她当时分明说这些都是要出国留学的内容,什么时候变成了了自己犯罪的证据?

    她下一子就呆了,不由得开口为自己解释:“我是签字了,可当时文件的内容并不是这些啊,我从来不参与这些项目,更不知道怎么去做账。”

    对面的警察微微蹙眉,疑虑的看着她:“这是你的签名不是吗?”

    “是的,但是……”

    “程潇潇小姐,难道你在签名的时候对这些内容一无所知?还是你的妹妹欺骗了你?法庭上是讲证据的。”

    程潇潇顿时懵了,她怎么能料到,自己的妹妹在这么久之前已经开始算计自己了,这些文件,就是最好的证据,她无从辩驳。

    “程潇潇小姐,对于这些文件,你没有什么异议吧?”

    程潇潇摇头,拳头紧握,心中如被万箭穿心。

    “如果这一切罪名成立,我是不是要坐牢呢?”她静静抬起头,目光中没有丝毫波澜。

    警察看了她一眼,微微点头:“是的。”

    “那么可能会判多久?”咬牙,她从来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竟然会坐牢,她一向遵纪守法,却被陷害入狱。

    “两年!”

    她浑身僵硬,重复了一遍,紧接着又哭又笑,拼命咬着牙却难以克制自己的情绪。

    “程小姐,请你冷静一些,两年很快就过去了,若是改造好的话,还能提前出来。”

    “不!我有同谋。”

    将我送入监狱,你们却想要逍遥快活,没那么容易,我程潇潇不会那么轻易放过你的。

    审问的那人显然有些吃惊,但还是按照程序继续追查下去。

    “我想要见一个人可以吗?”

    “程小姐,您现在除了律师,不能随便见其他人。”

    “那好,我要找律师。”

    周祈安接到电话的时候还是错愕的,他没想到程潇潇还不肯低头,都走到这一步了,竟然还想要拉自己下水。

    最后他带着律师硬着头皮找了过来,等待的过程中,程潇潇一个人坐在那里,眼泪不停滑落。

    她伸手擦拭着,心中又恨又不甘,她是程家的女人,怎么会屈服呢?爸爸说过,虽然是女孩子,可也不要动不动掉眼泪。

    程潇潇咬着牙,努力将在眼眶中打转的液体逼回,在她几乎绝望的时候,周祈安终于姗姗来迟。

    身旁还跟了一个律师,她还以为这个男人会这么好心,知道要给她请一个律师呢,谁知道,他一开口的话,让她如坠冰窖。

    “陈律师,你挺好了,这个女人现在开始跟我说的话,你都要记下来,免得被她诬陷成同谋。”

    “是的,周先生。”

    他坐了下来,有些同情的看着一脸苍白的程潇潇。

    男人无情起来,是六亲不认,程潇潇咬着唇,看着面前的周祈安,冷笑:“好歹我们也是夫妻一场,你这么将我逼上绝路,难道良心就不会不安吗?”

    周祈安的脸上看不出喜怒,只是微微挑眉:“潇潇,看在夫妻一场的份上,我早就警告过你,不要挑战我的耐心,你知道我脾气不好,还要故意来挑拨,弄成这样,都是你自己造成的。”

    “周祈安,你不得好死。”

    她猛的用力敲了一下桌子,气得不断喘息。

    面前这个衣冠楚楚的男人,曾经是如何的跟自己山盟海誓,温柔体贴,翻脸的时候,却比谁都无情,养一条狗还有感情,他对自己,简直禽兽不如,当初是怎么瞎了眼,看上这么个猪狗不如的东西。

    “潇潇,律师还在这里,你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至于那些想要污蔑我的话,你最好想清楚了,你爸爸还在医院里。”

    “你这个人渣,没错,我就是准备拉你下水,我已经交代了,你就是背后指使我的同谋,现在出事了,你就想摘掉自己,将责任推到我身上。”

    周祈安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程潇潇,你确定要这么做?”

    “你将我逼上绝路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后果?”程潇潇讽刺的笑:“你跟我妹妹那么心安理得的背叛我,夺走程家的一切,还要害死我爸爸吗?”

    “本来还以为我们可以好好谈谈的,现在看来没有必要,法官怎么判,都是你自己找的。”说完之后,他站起身来,冷漠的跟一旁的律师说:“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盛天的事情,都是程小姐在做的,一切就交给你了。”

    “是,程先生。”

    “周祈安,你就不去问一下,你口口声声说爱的那个女人,我的好妹妹,究竟做了什么吗?”

    周祈安背影一僵,转过头来冷笑:“怎么,手中没有筹码了,到了这个时候还要在你妹妹身上泼脏水吗?”

    程潇潇握着拳头,心中翻滚着愤怒,她没想到程小雨竟然这么厉害,周祈安这样的男人,也被耍得团团转。

    自己才是最大的傻瓜,一直将她当做亲妹妹,她好恨,恨透了这些无情又贪婪的人,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不能让他们得到想要的一切。

    “小雨没有错,你自己究竟做了什么,你心里清楚得很。”

    “我……呵呵!我能做什么呢?程小雨最无辜,你最善良,你们这些披着人皮的畜生。”她突然站起来,发疯一般双手敲打着桌子,手铐不断发出刺耳的声音。

    周祈安回头的时候,看见她眼中的冰冷,忍不住有些动容,只不过想到接下来的一切,他便狠下心来,什么也不管不顾,就这么离开。

    “程小姐,关于您指控程先生的事情,因为没有实质证据,所以不会被立案,至于你的案子,周先生有交代,如果需要辩护人的话……”

    “滚出去!”

    “程小姐……”

    “我不需要他的假惺惺,你既然是他的人,又怎么会这么好心呢,你走吧。”

    陈律师无奈的推了推眼镜,收拾着手中的文件:“既然如此,那么祝你好运。”

    还没有到开庭的日子,然而对于程潇潇来说,无疑是度日如年,她担心在医院的程严华,更担心最后审判的结果。

    拘留所根本不是人呆的地方,现在她的案件涉嫌金额巨大,也不能保释,只能继续呆在这里,面对着睁开眼就是发疯一般的日子。

    “程潇潇,有人要见你。”

    随后她被带了出去,周祈安昨天才刚走,今天又会是什么人来看自己?

    自从跟他结婚,她几乎没什么朋友,一开始为了周祈安的事业在打拼,随后只专心的侍候他一个人,到现在才发现,他一旦背叛自己,整个世界就坍塌了。

    刚坐下来,就看见有一个陌生的男人走了进来,身旁还跟着一个戴眼镜的男人,有些眼熟,但程潇潇一时也想不出来在什么地方见过。

    “我没有请律师。”程潇潇抬起头来。

    “我也不是你的律师。”听见声音,他抬起头来,一身做工精良的黑色西装,俊朗的五官犹如刀刻,身材挺拔,尤其是一双琥珀色的眼眸,带着几分凌厉,视线投进去,仿佛就会不由自主的被摄住。

    “你是什么人?”她现在这个样子,人人避之不及,雪中送炭的事情,可没有那么好。

    “你先看看这个吧,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签字之后,就可以离开这里了。”陆谨言从律师手中接过一份协议书,推到了她面前。

    程潇潇翻开一看,那几个大字深深刺激了她。

    又认真检查了一遍,揉了揉眼睛,确认自己没有眼花,那确实是结婚协议书,她才离婚不到两天,就送来了这么一份东西,何况这个男人,她敢确定自己不认识。

    “你是什么人?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如果想要从她身上讨好处,现在可不是时候。

    “你听好了,我叫陆谨言,今年32岁,如果你跟我结婚,按照协议上说的,你可以马上离开这里。”

    “为什么?”

    她抬起头,防备的看着这个男人,素不相识,只见面一分钟就甩过来一份结婚协议,上面列出了一堆条款,她不相信天上会掉下馅饼。

    他这么做,难道是要从自己身上获取什么利益,已经在婚姻的地狱中领教了一次,她可不会轻易将自己给卖了。

    “你只要告诉我,肯不肯签字就好了。”

    陆谨言没有解释的打算,深邃的眸子定定看着她,带着十足的压迫,哪怕不知道他什么身份,程潇潇也猜他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身上久居上位者的气势是无法掩盖的,直觉告诉她,这不是自己可以惹得起的男人。

    “我为什么要签字?我没有犯罪,还没有开庭,你怎么就笃定我不能离开这里呢?”

    陆谨言勾起一抹笑:“除非你那妹妹大发慈悲,放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