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痛苦的折磨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55本章字数:3288字

    “原来是这样,是程小雨让你们做的吧。”她突然放弃了挣扎,唇角勾起笑容,盯着几人恶劣的视线,喘息了几下:“除了她,也不会有别人这么费心想对付我了。”

    脸上又挨了一巴掌,程潇潇疼得咧嘴,将脸撇到一边,隐忍着不发出声音,那些人却不打算放过她,小腹上立马又被踢了一脚。

    “知道就好,高贵的大小姐也有今日,这里日子太无聊了,有人免费送上门来玩,我们也不能浪费啊,何况还有钱收。”

    她咬着牙,呼吸越来越急,突然一把甩开拽住自己头发的那只手,哐当一声将手里的脸盘扔到地上,冷冷的抬起头,好啊,既然不让她过好日子,大不了就鱼死网破。

    “你们是打算同归于尽吗?”

    巨大的声响让她们都吓了一跳,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弱小的女人,怎么突然之间,就这么激烈的反抗。

    “既然大家都不想活了,我也不怕告诉你们,我贱命一条,就陪你们玩到底。”程潇潇的眼神变得冷漠,一脚踩在那个摔翻的脸庞上。

    刚刚发出的声音已经引起了狱警的注意,很快就赶到了这里,几个女人听到声音不对,快速的跑回自己的地盘,各自坐在自己的床上。

    程潇潇弯下腰来,冷漠的看着这一切,至少她可以确定,这是一群欺善怕恶,无耻之人。

    “编号33957,你干什么。”警棍敲打着铁门,一脸冷漠的看着程潇潇,对于这个刚刚进来就捣乱的人,也让她们十分恼火。

    程潇潇指了一圈:“她们想打我。”

    “哐哐哐!”又是几声不耐烦的声音,狱警看了一眼安安分分的众人,冷冷的看了程潇潇一眼:“都不要闹事,你们还想不想出去了?还有你。”她指着程潇潇:“编号33957,你最好注意一点,这里可不是当千金小姐的地方。”

    她闻言,愤怒不已,女狱警眼中的鄙视,她没有错过,外面的风言风语已经这么厉害了吗?闹到了无人不知的地步。

    狱警走了之后,程潇潇回到了唯一空着的床位,那几个原本还装模作样在休息的人,纷纷站起身,朝她围拢过来。

    “敢告状?”

    “啪”的一声,脸上又挨了一巴掌,紧接头发被扯了起来:“细皮嫩肉的,可不要不禁打才是。”

    “放手。”她睁着血红的眼睛,愤怒的瞪着众人。

    “啪啪啪!”连续几个巴掌又打在脸上,程潇潇只觉得半张脸都麻木了,双手被扭在身后,她挣扎了几下都使不上力气。

    “让你叫啊,有本事你就去叫人啊。”那几人得意的嘲笑着:“真是大快人心,你们这些千金小姐,高高在上不是瞧不起人吗?现在还不是像狗一样趴在这里。”

    “放开。”

    程潇潇睁着通红的眼睛,用力挣扎了起来,最后却被蒙头盖住被子,无数的拳头落在自己身上。

    她被死死按住,根本不能反抗,身上雨点一般落下的拳头疼得她尖叫起来,几人怕引来狱警,拼命用被子包住她的头朝床上按。

    “用力打,只要不死就行了。”

    “呜呜……”

    “放开我……”

    “救命啊……”

    程潇潇最后不知咬住了谁的手,趁乱大声叫了出来,马上又被封住了嘴巴,眼中蓄满泪水,不甘的瞪着她们。

    外面脚步声一传来,几个女人很聪明的迅速回了自己的床位,躺了下来闭上眼睛装睡。

    程潇潇看见狱警,惊慌失措的大叫:“她们打我,她们要打死我。”

    然而她除了头发乱了之外,身上并没有其他伤痕,因为是用棉被盖着打的,也看不出来,狱警看了一眼所有人都在睡觉,冷哼一声。

    “编号33957,谁打你了,这些人都在睡觉,你不去招惹她们,她们来打你干什么呢,这里是监狱,不是什么豪宅,你最好安分一些,别没事趾高气扬去招惹别人。”

    程潇潇万念俱灰,无奈之下问:“我可以申请换个房间吗?”

    “你当这里是你家吗?发什么大小姐脾气,想换就换,马上睡觉。”说完她也不当一回事,不耐烦的看着程潇潇,转身离开了。

    狱警走了之后,那些装睡的女人一下子又朝她围拢过来,程潇潇眼中都是惊恐的眼泪,她们是一伙的,收了程小雨的好处,要关照自己,真的打起来,自己没有半点胜算。

    二十多年的人生,她在此刻才感到最无助,她隐约在后悔,为什么没有答应那个男人的条件。

    “我们打你了吗?”那个壮硕的大姐冷笑着问,一条腿跪在她床上,另一只脚直接踩着她的被子:“你们谁看见她被打了?”

    几人哄笑一声,将她围在中间:“大小姐就是大小姐,娇生惯养,跟我们这些粗人可不一样。”

    “是啊,让我们见识一下,落魄的大小姐,是不是像一条狗呢?”说完又是一声大笑。

    程潇潇动弹不得,眼泪默默的滴落,她咬着牙不让自己发出声音,这些仇恨,她都会一一记在心里。

    “哐哐哐!”

    狱警沉着脸,站在外面用棍子敲了几下:“你们干什么?都不睡觉了吗?都都围在她床上干什么?”

    顿时作鸟兽散,各自回去躺下,程潇潇再次开口:“她们要打我,是真的要打我,你都看见了。”

    狱警已经十分不耐烦:“打什么,我只看见你们在说话,编号33957,你再捣乱的话就要记过了。”

    程潇潇蜷缩着身子,看着自己凌乱的床铺,没有人会相信她,在这个弱肉强食的地方,她只能依靠自己,这就是残酷的现实。

    后来那些人没有再来捣乱,她盖着被子,闭上眼睛,迷迷糊糊睡到半夜,突然被耳边的动静惊醒。

    她本就睡得浅,睁开眼睛就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昨天那一群可恶的女人其中一个,正蹲在她的床上拉尿,见她醒来了,拉起裤子打了个哈欠就回到了自己的床上。

    看着被尿液湿透的被子,程潇潇发疯一般抓过去朝那个女人头上罩。

    “我让你拉,敢在我床上拉尿,看我不打死你。”她发疯一般捶打下去,旁边的人很快将她拉住,拳脚相加。

    狱警的声音一传来,又纷纷滚了回去,只有程潇潇独自一人咬着牙站在一旁。

    “三更半夜你们不睡觉是做什么?”

    那个被打的女人一下子就站出来质控:“是她,她半夜突然冲过来用被子将我罩起来就打,这个女人是神经病。”

    “编号33957,她说的是不是真的?”

    “她半夜在我床上拉尿。”

    狱警脸色沉了下去,猛的用铁棍敲了一下:“你为什么要在她床上拉尿。”对于这些人的野蛮,她再清楚不过,有时候不过是面子上过得去,谁也不会太去认真管这些犯人,只要不闹出人命就行。

    “我一直在睡觉,突然就被她蒙着被子打,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是她故意打人。”

    程潇潇没想到她竟然会栽赃自己,眼中发出冷冷的寒光:“你再说一次?分明是你半夜跑到我床上来拉尿。”

    “那是你自己尿床吧,还污蔑我,千金大小姐就是这德行。”她指着自己脸上的伤:“这些都是你打的。”

    “编号33957,出来。”这个犯人是有人特别关照过,只要不打死,就不要给什么好脸色,狱警当然不会帮她:“既然不想睡觉,那就去将厕所洗干净吧。”

    “什么?”

    程潇潇愤怒的看着她:“明明是她打人,为什么是我的错?”

    “我只看见你打人了。”她不屑的勾起唇角,眼中满是厌恶。

    她明白了,这些人根本就是有意这么为难自己,如果不听从安排,还不知道要迎接什么样的惩罚。

    程潇潇忍着恶臭,拿起刷子开始刷着厕所,她从来没有做过这些事情,现在却不得不为了生存妥协,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那个狠毒的女人,程小雨。

    “这不是那个抢了妹妹男人的程大小姐吗?怎么被你罚来这里洗厕所啊?”

    “是啊,半夜打架,还想换牢房,让她的前任老公,现任妹夫来搞定我们上面的人就可以了。”

    “哈哈,真是好一出豪门狗血剧,有钱人私底下就是这么肮脏,卑鄙,到了这里,还不是乖乖的接受惩罚。”

    两人的声音渐渐走远,程潇潇咬着呀,眼泪不断滴落,她吸了口气,手上继续用力的刷着,不一会儿,白嫩的皮肤就皱了起来。

    将全部的厕所刷干净,又冲洗了一遍已经累得直不起腰来,她看着镜子中自己苍白的脸,憔悴不堪,这还是她程潇潇吗?

    “刷干净了吗?”

    外面天已经亮了,一晚上没睡,她忍受着身体的疲惫,回到了床上,那团被子散发着一股尿骚味,她推到床尾,就这么躺了下去。

    不到五分钟,换班的狱警又来将他们全部叫醒,准备起床,程潇潇拿着自己的脸盘,再次提出了想要换一个牢房。

    狱警同样用那种不屑的眼神看着她:“你还真的将这里当做你自己的家吗?对了听说你的前夫昨天刚刚晋升为你的妹夫,你可以让他帮你。”

    程潇潇闻言刹那间如遭电击,怎么可能?

    狱警以为她不信,又补充了一句:“都上新闻了,报纸头条都是,你也跟着成了红人。”

    她僵在原地,呼吸都带着刺痛,颤抖着唇,却发不出声音,那两个贱人,就这么迫不及待,在她入狱的第二天就宣告世人吗?

    心脏一抽一抽的疼,对周祈安的感情,对程小雨的信任,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烟消云散,哪怕转化成了恨,依旧让她疼得五脏六腑都跟着被撕裂。

    精神与肉体的双重折磨,程潇潇才终于明白,她不答应那个陌生男人的条件,错得多么离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