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前夫变妹夫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55本章字数:3152字

    “当然不是,你妈也是个贱骨头,既然知道男人变心,就该离婚啊,如果不是她死了,我跟我妈现在还进不了门,真是幸亏死得早。”

    程潇潇脸色越来越白,抓着听筒的手几乎要将它捏碎,她从来不知道,身边那个柔弱的妹妹跟后妈,是两条带着剧毒的毒蛇。

    “程小雨,你还有点良心吗?”

    “良心可以当饭吃吗?都在监狱里头了还这么天真,不知该笑你傻还是蠢。”她冷冰冰的嘲讽:“不过很可惜,我们前天结婚了,姐姐不能来参加婚礼真是很遗憾。”

    她又摸了摸胸前的钻石项链,上面闪烁的光芒几乎要将程潇潇的眼睛刺穿,紧接她又说:“你不知道吧,这就是结婚那天祈安哥送给我的。”

    指甲穿透血肉,程潇潇咬着牙,一字一顿:“程小雨,你给我记住,我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你最好将我弄死在这里,否则我要让你后悔。”

    “后悔什么?”她漫不经心的笑:“你以为你还能离开这里吗?”

    “你什么意思?”她分明只判了两年。

    看她惊愕的模样,她摇头失笑:“真是愚蠢,真的以为你两年后就能刑满释放?”

    两年这么长,足够她准备充分,伪造一堆证据,让她永远也走不出这扇大门,

    “程小雨,你还想做什么?”她的脸没有一丝血色。

    程小雨见她浑身都开始颤抖,更是说不出的得意,伸出修长的手指,露出上面的钻石戒指,左右变换角度。

    “你看,这是我的结婚戒指,这颗钻石,是祈安哥从拍卖会上给我拍回来的,价值两千万。”

    她咬着嘴唇,鲜血溢出,眼睛就那么直直盯着她手上的戒指,她跟周祈安结婚的时候,他拿着最廉价的黄金戒指,跪下求她嫁给他。

    “我会努力让你幸福,一辈子都对你好。”

    真的,再也回不去了。

    “姐姐,我知道你恨我,但是怎么办呢?你好像没有机会出去了。”她高傲的抬起下巴,眼中闪动着得意的光芒。

    “这也是我最后一次来看你,也许不用等太久,就会有新的证据出现。”到时候,你注定要在这监狱中,度过下半辈子。

    “程小雨,你到底要做什么。”她站起身来,疯狂的拍打着面前的玻璃,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不能让她的阴谋得逞,她不能就这么在这里被关上一辈子。

    她要出去报仇,让这些曾经将她拖入地狱的人也尝尝这样的滋味。

    程小雨很享受的看着她发狂的样子,动作依旧优雅,慢慢的挂了电话,看着狱警上前将她按住。

    隔着玻璃,她说了最后一句话:“我的好姐姐,再见了。”

    陆氏集团:

    “总裁,这些是程小姐在监狱里头的资料,到今天早上为止,都在这里了,基本可以确定是程家二小姐动的手脚,让人教训她。”

    沈清一身笔挺的西装,双手捧着文件夹,一板一眼的汇报着调查得来的消息,末了稍稍抬眼看过去,面前的男人眼皮都不曾抬一下。

    他推了推眼镜,又补充道:“那边好像还有人继续捏造一些证据,准备走司法途径,应该是要将她的罪名坐实,延长坐牢期限。”

    “多久?”陆谨言言辞精简的问。

    紧闭的双眸缓缓睁开,深邃漆黑的眼底闪过一抹锐利的光芒,沈清不由得多看了一眼自己面前这位冷峻的上司。

    “二十年。”

    “理由呢?”

    沈清:“窃取商业机密、贿赂金额巨大。”

    说完他明显感觉到办公室里头的气压一下子低了下去,“不过这个暂时没有足够的证据。”

    “给她找点麻烦,然后伪造一部分证据给她送过去。”

    “陆总的意思是?”

    “她如果够聪明,就该调查一下这些资料是不是真的,不然直接到了法官面前,就涉嫌故意捏造事实。”

    沈清合上资料:“明白了,我马上去办。”

    “还有。”

    陆谨言抓着派克钢笔的手微微用力,翻开面前的文件,刷刷几笔签下自己的名字,推了过去:“这份计划已经通过了,让人去执行吧。”

    沈清接过之后翻开来,透过镜片依旧可看出他的惊讶:“我们现在接手这个烂摊子,盛天国际那边会放手吗?”

    陆谨言线条冷硬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你也知道是个烂摊子,他是个商人,计算的是利益,怎么会拒绝。”

    跟陆氏合作,是多少中型企业求都求不来的好事,这一次他们主动抛出橄榄枝,就不相信他能抵挡得住诱惑。

    “陆总,恕我直言,程氏现在已经没有价值了,您为什么还要浪费这些资金呢?虽然对于我们来说金额并不多,但站在公司的立场,这个决策是不是有些冒险?”

    一个空壳子,甚至最有希望让程氏起死回生的董事长还在医院昏迷不醒,这个时候接手,他不明白陆谨言这么做的用意。

    “程氏不是个空壳子,如果不是因为当年做错的一个决定,它的现在,应该会是十分辉煌的。”

    沈清表示还是不理解,陆谨言却下了最后决定:“去执行吧,这份计划不是赔本生意。”

    他是个商人,相信自己的判断,如果可以同时满足自己的私心,又能够得到利益,没有什么不好的。

    只是她……

    想起那张倔强拒绝自己的脸,冷硬的脸上微微多了几分柔和。

    内线电话响起,秘书好听的声音在那端请示:“总裁,下午的会议十分钟后开始。”

    “让副总裁主持。”

    “好的。”

    陆谨言打开电脑,找到里面隐藏的一个文件夹,打开窗口,点击发送,资料顺利的被接收,他冷硬的脸上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片刻之后重新合上电脑,拿起搭在办公椅上的外套走了出去。

    陆家大宅所在的别墅区闹中取静,陆老爷并没有一般有钱人的嗜好,把别墅弄在半山,他觉得这个地方极好,跟儿子女儿的距离也不算远。

    哪怕是这样,也跟一开始的想法违背,其中他最看重的小儿子,回来吃饭的次数,屈指可数。

    陆谨言是私生子,从小就在家没什么地位,也养成了他冷漠的性子,不管对谁,都是一副冷淡的样子。

    尤其是搬出去住之后,一个月都难得回来一次,要让他过夜,更是难上加难,陆老爷知道自己已经上了年纪,他最看好的继承人就是陆谨言,有手段,有魄力,聪明冷静,现在他的那些兄弟姐妹,轻易不敢惹他。

    他停好车之后,从后备箱里头拿出一个纸袋,步伐稳健的朝大门走去。

    佣人一看见他,马上微笑着打招呼。

    “陆少爷,您回来了。”

    他点点头,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直奔陆老爷的房间,他这么着急让自己回来,一定是有什么重要事情。

    “爸,您找我?”

    陆老爷抬起头来,发丝斑白,一双眼睛里透出精明,气势与他倒不相上下,只是陆谨言面冷心热,而他则是冷漠无情。

    此刻双手扶着拐杖,将陆谨言上下打量一眼,微微点头。

    “不叫你还不舍得回来了,都一个多月了,你还有没有将这里当做是自己的家呢?”

    陆谨言;“爸,公司的事情很忙,您也是知道的。”

    他一摊手:“我当然知道,忙得让你连回家吃饭的时间都没有了。”

    陆谨言不说话,实在是他根本不想回来,每次遇见那些兄弟姐妹,都没有一个好脸色,自从他当了陆氏的总裁,更是冷嘲热讽,哪有半点家的样子?

    “我知道你跟他们关系不好,再怎么样也是兄弟,不要太过分了就行,陆氏在你手中我最放心,他们都没能力,你也不用担心这些。”

    陆谨言抿着唇,他从来就不在乎陆氏是不是给他继承,凭自己的能力,根本不会过得差。

    “爸不用担心,我不会跟他们计较。”那一群人早晚会自己作死。

    陆老爷点点头:“嗯,我知道你有分寸,不过你自己的事情,是不是该考虑一下了?”

    他抬起头,有些疑虑的看着陆老爷。

    “你黄伯伯家的女儿从国外留学回来了,他们与我们也算是关系交好,若是成了亲家,对陆氏也是很大的帮助,你抽个时间去见一见吧。”

    “爸,对不起,这件事情我不能答应。”

    “什么?”陆老爷没想到他会拒绝得这么干脆:“为什么不去见?门当户对,那女孩也算是有才有貌,你还有什么地方不满意的?”

    “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哦?”陆老爷听了脸色稍稍缓和,问:“是谁家的女儿?家世如何?如果比我们家强那是再好不过了。”

    陆谨言皱着眉,心中却十分厌恶这样的话,他不想让自己的婚姻成为赚钱的工具,干脆抿着唇不说。

    “还没追到?”

    他点点头:“她还没有答应。”

    “哼!凭你的本事一个女人还搞不定吗?只要是真的这么好,费一些心思也不是不行,只要能在事业上帮到你。”

    陆老爷此刻已经认定他喜欢的人也同样是名门的千金了,便没有继续追问下去,等他结婚才知道,一切都晚了。

    “那这一次的相亲就推了吧。”

    “嗯,既然是这样,我去跟你黄伯伯那边说,你也就不用去见了。”

    “谢谢爸。”

    陆老爷看着他那张面瘫脸,似乎已经习惯,站了起来,说:“留下来吃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