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章:这是滚床单的意思?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55本章字数:3088字

    “关于媒体对你的那些造谣,我已经让人联系公关那边出面澄清,之后你的生活不会受到影响。”

    “不是,我是说我跟你结婚,难道不会对你造成影响吗?”她觉得这个男人的想法让自己很猜不透。

    “不会。”

    他侧过头,认真看着程潇潇:“你想反悔吗?”

    她将头摇得像拨浪鼓,且不说这个男人给她的印象还不错,光是想起监狱那个鬼地方,这一辈子都不要去。

    结婚就结婚,谁怕谁呢。

    真结婚还是假结婚,对她来说没有什么区别,反正男人就是渣东西,她也不指望可以遇到真爱。

    爱情那玩意儿,标本是有的,活的没见过。

    一个小时后,两人从民政局出来,手中多了一个红色的小本本,程潇潇低头看了看,又看看站在身边的男人,不得不在心中称赞,这桩交易,怎么看都是自己赚了。

    “陆先生,既然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跟你结婚了,不知道接下来你还有什么吩咐呢?”

    “走吧,回家。”

    于是程潇潇就这样被他带了回去,陆谨言住的是别墅,装修得很高冷,跟他这个人一样。

    这是程潇潇走进去这个所谓的家的第一感觉,她有些紧张了,浑浑噩噩到此刻才清醒过来,就这么跟一个陌生男人结了婚,然后被带到他家里来,看样子这是要同居的节奏啊。

    “那个,陆先生。”她有些紧张的挪了挪屁股,问:“既然你对我的事情了若指掌,那么我想去医院看看我爸,我被关了这么久,都不知道他怎么样了,可以吗?”

    她没有什么信心他会答应,毕竟看起来,他就不是个好说话的人。

    陆谨言:“程董已经不在人民医院了,我已经吩咐人替他转院,现在病情稳定,已经醒了,就是手脚有些不灵活,明天我再带你去看他。”

    “真的?”程潇潇没想到竟然会是这么一个结果,她十分激动:“我爸爸已经醒来了?”

    “嗯。”

    “谢谢你。”

    没想到他竟然这么细心,连她爸爸都安排好了,这下子说不清楚对他什么感觉,疑虑多过一切。

    “他也是我的岳父,你放心,稍后我会联系国外的专家,尽可能的让他恢复,至于程家那边,要留下还是怎样,你自己决定。”

    程潇潇问:“这些我都可以自己拿主意?”

    “当然,你是我的夫人,不是禁脔。”

    如果不是因为两人之间还横着一场交易,程潇潇几乎认为他真的是自己的丈夫,面面俱到,细心温柔。

    看见他朝自己走过来,她竟然有一种紧张的感觉,当陆谨言的手停留在自己脸上,她才意识到躲闪的举动有多么不妥。

    “既然已经结婚,我想你也有必要了解一下我,相信你对陆氏不会陌生的,神风也是什么的子公司。”

    程潇潇大吃一惊:“你是那个……陆氏?”

    A城最大影响力的陆氏,无人不知,她想敲碎自己的脑袋,陆谨言这个名字有那么常见吗?

    怎么第一次的时候就没想起,能让何碧城那种律师跟在身边的,总不会是一般人,可也没想到是他。

    她竟然跟陆氏集团的总裁结婚了,这要是让八卦媒体知道,再联系先前关于自己的那些丑闻……

    她缓了口气,说:“陆先生,你就真的不怕明天陆氏的股价下跌吗?我可是有前科的,你竟然跟我结婚?”

    陆谨言觉得有些好笑:“这有关系吗?我是结婚了,但并不影响我的能力跟陆氏集团未来的发展,如果那些人这么没有眼光,也没办法。”

    “可你竟然跟我结婚?”

    她想破脑袋都不明白,陆谨言想娶什么女人不行,等着想嫁陆家的,队伍都可以排到一公里开外了。

    “爸爸让我联姻,但是对象并不是我喜欢的,而且我的叔叔婶婶们都在打这个主意。”

    程潇潇明白了。

    “这么说我就是个挡箭牌?替你挡住那些汹涌的桃花是吗?”

    “不,你是名正言顺的陆夫人。”

    他纠正程潇潇的话,修长的大腿几步跨过来,缓缓俯身,在她唇上印下一吻。

    她被吓住,看着面前近在咫尺那张放大的脸,几乎不能呼吸,这个男人强势的态度,霸道的亲吻,以及强大到让人尖叫的背景,是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对象,而她是撞到狗屎运了吗?

    “陆先生……”她双手抵在胸前,做出防御的动作。

    他的大掌将她的拳头包裹在掌心,说:“既然结婚了,就该履行夫妻义务,你懂?”

    程潇潇脑袋嗡嗡的响,这是要跟她滚床单的意思?

    她该拒绝吗?还是任由他将自己吃干抹净?

    陆氏集团的总裁,颜值爆表,现在还成了自己的老公,她真的不知该如何感叹老天对她的作弄。

    虽然两人的婚姻关系与寻常人不同,可也改变不了即将要跟一个陌生人睡觉的事实。

    “在想什么?竟然走神?”

    陆谨言一只手抚上她的脸,声音低沉,十分好听。

    程潇潇被他的目光注视得无处可藏,只想尽快找个洞钻进去,好让他再也看不见自己。

    “我……”

    陆谨言将她拉起来,朝楼上走,推开一扇门,将她带了进去,指着左边的浴室:“去洗澡吧。”

    程潇潇浑浑噩噩走了进去,看着镜子中熟悉的脸庞,久久回不过神来,她已经结婚了,成了陆氏集团的夫人。

    可想而知那些八卦杂志会整日盯着自己,想起前些日子,被记者围堵的画面,至今仍然心有余悸。

    陆谨言到底在想什么,她不知道,心底清楚的是自己已经卖给了他,从今往后只属于他。

    说不上不甘心,她只是觉得不可思议,对于他这个并不反感。

    想到即将要发生的事情,她叹了口气,将自己洗了个干净,从头到脚,不再沾染监狱里头的任何气息。

    她穿着浴袍走出去的时候,陆谨言已经洗好,正坐在床上看文件,程潇潇看了一眼他的头发,上面还挂着水。

    大概是不想等太久,去了隔壁的浴室,于是她主动走过去,拿出吹风机。

    陆谨言见状,配合的放下了手中的文件,仰起头来等候着她的服务,程潇潇抿了抿嘴,侍候起这位大爷。

    起初力道有些大,让他不舒服的皱起眉头,不过并没有说什么,程潇潇发现之后手上力道也温柔了许多。

    后来他逐渐觉得这样很享受,便闭上了眼睛,直到嗡嗡的声音被关掉,室内一下子陷入了沉寂。

    暧昧因子不断在空气中挥发,她手中还拿着吹风机,跪坐在陆谨言身后,他突然转头,长臂一身,将人拉入怀中。

    程潇潇听着耳边的心跳声,一张脸涨地通红,她双手不知该往哪里放,他的眼神太过炙热,让她无所适从。

    “陆先生……我们……” 

    她想拒绝,又找不到任何理由。

    “你叫我什么?”他低头,与她鼻尖相对,呼吸声清晰可闻。

    心脏砰砰跳个不停,程潇潇眨着眼睛,慢慢垂下目光,陆谨言贴近她额头,舌尖在她唇上划过,引来一阵慌乱。

    “陆……谨言。”

    他皱了皱眉头,似乎还不满意,突然用力将人一拉,翻身调换了位置,程潇潇倒在床上,被他压在身上。

    两人身上都穿着浴袍,极其容易脱,一扯就掉,她觉得今晚总是有些悬,想要全身而退是不大可能。

    手掌温热,一点一点滑落,她闭上眼睛,承受来自他霸道的亲吻,呼吸交缠,他一点一点将她理智燃烧殆尽。

    “不……”

    剩下的话都被他堵在喉咙里,程潇潇模模糊糊想起,后来他进入自己的时候,逼着她换了一个称呼,老公!

    承受不住的时候求饶,他却仿佛没有听见,不断的将她翻来覆去折腾,直到再也喊不出一个字。

    因为在监狱里头习惯了,生物钟很准时,天没亮就醒来,她动了动手臂,才发现浑身疼。

    衣不蔽体,她躺在陆谨言怀中,脑中轰然想起昨夜发生当一切,她脸上一阵燥热,有些不敢看他。

    平静的呼吸落在耳边,她悄悄打量了几下,看样子他并没有醒来,也好,如果那双凌厉的眼睛此刻看着自己,她会更加不知怎么应对。

    程潇潇在他怀中翻了个身,然而还是酸痛,最后又翻过来,正面对着他,也没有了睡意,干脆就这么打量起这个男人来。

    他五官生得极好,轮廓分明,是那种让人一眼就难忘的类型,平时不苟言笑,她有些好奇,这样的男人,笑起来会是什么样子。

    不过按照昨晚的情形来分析,他即便是沉浸在欲望中,也依旧是个自持能力能强的男人。

    原本还以为只是假结婚,没想到就这么一晚上,就被他付诸行动,程潇潇叹了口气,认命一般闭上眼睛。

    也许太过于疲累,没过多久,她又再次睡着了,陆谨言醒来甚至都没有发觉。

    他看着怀中的女人,也并没有将她叫醒的打算,只是微微撑起上半身,亲吻了一下她额头,掀开被子走了下床。

    捡起地上的浴袍,又重新拿了内衣走进浴室。

    透过镜子,后背上有两道痕迹,他摸了两下,唇角勾起,“真是只小野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