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章:要我抱你下去吗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55本章字数:3077字

    “妈,这次你一定要帮我,那个贱人不知道怎么回事,打胜了官司之后,人就不见了,难不成还人间蒸发了?”

    程小雨没忍住,求到了陆梅头上,她在陆家的关系还是有些用处。

    “不见了?”陆梅问。

    “是啊,也不知是谁请了何碧城来给她打官司,之前伪造的那些证据,都被揭发了,这一次幸好我留心没让人发现。”

    “当初我是怎么跟你说的?那周祈安就不是个东西,你什么身份,要什么男人没有?”陆梅恨铁不成钢:“非要跟她抢,鬼迷心窍。”

    “妈,他对我真的很好,没有人可以比得上他。”程小雨一脸痴迷的模样将陆梅气得不轻。

    本来因为身份的事情在上流社会里头就十分丢脸,现在私生女还要嫁给姐夫,她实在无法理解,周祈安究竟有什么本事,将她迷得团团转。

    “你为了他做了那么都事情,要是让他知道,你想过后果没有?”

    程小雨没了办法,只能撒娇:“妈,这些事情他不会知道的,我只是担心程潇潇会来找麻烦,她已经被无罪释放,我找了人在监狱里头教训她,她一定会报复的。”

    陆梅脸色更加难看:“你啊,怎么这么傻,你跟她作对敢什么。”

    “谁让她抢走我的男人。”

    “你现在还搞不清楚状况,你跟周祈安两个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程小雨不可思议的看着陆梅:“妈,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呢?难道你也觉得我这么做是错的吗?”

    “小雨,我是你妈,我还会害你吗?你现在还找潇潇做什么?”

    陆梅一肚子气,自从程小雨跟周祈安生米煮成熟饭,她就无处可泄,脸面丢尽,偏偏她还十分喜欢那个男人。

    “妈,我是担心她会报复我,她不知道傍上了什么人物,那天给她辩护的律师是何碧城,我能不担心吗?”

    “何律师?”

    他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请动的,难道程潇潇是真的结识了背景不凡的男人?

    “细想不可能啊,如果真有那个本事,她为什么还要去坐牢?是不是你想太多了。”

    “妈,你这次一定要帮我,祈安最近也老是心不在焉,我担心他还对那个女人念念不忘。”

    “这种事情我早就说过你了。”

    在感情跟利益面前,这个女儿永远都是不成器的,竟然牺牲了那么多只为嫁给一个凤凰男。

    “妈,我知道错了,可是这一次,你不帮我,我是真的没办法了,我夜晚做梦都看见了程潇潇来找我。”

    毕竟是自己的女儿,陆梅生气归生气,最后也唯有答应。

    然而程潇潇好像真的消失了,她找的那些人都没有任何回音,至于那个原本该躺在医院的人,早已经被人带走。

    她原本想着不管他死活,才懒得理会,可没想到让别人有机可乘。

    当初费了点心思嫁给程严华,也只不过是因为年轻不懂事,但他对自己也算还可以了。

    只是对程潇潇未免太好,他前妻留下来的东西永远不允许她碰。

    程潇潇醒来已经是中午,她睁开的眼睛有些空洞,紧接着想起昨夜发生的一切,看了看身旁,那人已经不在。

    身上的酸痛倒是缓解了一些,只是斑驳的痕迹却并没有因此减少,她动了动,掀开被子下了床。

    刚将浴袍穿在身上,陆谨言便推门进来,他脸上仍然是并不温和的表情,但眉眼却不严肃。

    “你醒了,下来吃东西吧。”他走顾去,一只手落在她脸上。

    程潇潇有些尴尬,昨晚在床上他像是变了一个人,将她煎饼一般翻来覆去,见她不做声,陆谨言问:“要我抱你下去吗?”

    程潇潇老脸一红,摇头。

    见他已经准备动手,忙按住他手臂,摇头:“陆先生,我洗刷完就下去,你先吃吧,不用等我。”

    “你叫我什么?”他微微眯起眼。

    坏了!

    程潇潇被他抱着,压迫的目光就这么盯着自己。

    要叫什么,老公她叫不出来,谨言?好像有些怪怪的。

    “昨晚你可不是这么叫的。”

    程潇潇一张老脸红得像煮熟的虾子,他不是个严肃的人吗?怎么内里如此腹黑闷骚?

    “陆……”

    “陆什么。”他挑起她的下巴,缓缓贴近,唇在上面磨蹭,她脸颊发热,伏在他胸前能听见自己紧张的心跳。

    “老公。”这脸我不要了。

    满意的勾起唇角,他破天荒冲程潇潇露出笑容,表示自己很满意,于是满意的结果是某人重新被抱到床上,高大威猛的身躯就这么压了上去。

    程潇潇:“等一下……陆先生,陆谨言……老公……放我下来。‘

    陆谨言:“叫错了是需要接受惩罚的。”

    “老公……”

    她摇头:“不会错了,我真的记住了。”

    “清晨的男人也很容易冲动,你用这么动听的声音喊了我这么多遍,我怎么能不表示一下呢?”

    程潇潇欲哭无泪,看来今天是别想下床了。

    两人折腾了半天,下午时分终于顺利出门,来到医院,程潇潇一路都没有说话,陆谨言拉着她的手,熟门熟路的走到了病房门口,看来已经来过不止一次。

    “进去吧,我在外面等你。”

    程潇潇被他的细心所感动:“谢谢。”

    不管怎么说,这一场交易,她是心甘情愿,爸爸可以得到安置,自己也不用继续坐牢。

    推开门,看到豪华的病房以及已经清醒过来的程严华,程潇潇激动得喊了出来。

    “爸!”

    程严华一惊,看见程潇潇,十分激动,伸出双手来。

    程潇潇冲过去握住:“爸,你终于醒了,对不起,是我没用,一直都没有来看你。”

    她被送到监狱的事情,程严华并不知道,陆谨言也已经跟程潇潇通过气,两人决定先隐瞒。

    现在他的病情不能受到刺激,免得复发,就让他以为一切都没有这么坏。

    “潇潇,爸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情,这几日都没有消息,我都昏迷了这么长时间。”

    “爸。”

    想起程小雨跟陆梅,程潇潇内心一阵恨意。

    “你阿姨跟小雨呢?”

    昏迷前的事情他还是记得的,现在只想尽快见到家人,还有了解一下公司的情况,自己离开了这么久,没有人主持大局,还不知道闹成什么样了。

    “爸,她们走了。”

    “走了?”

    程潇潇点头:“大概是娘家那边有什么事情吧。”

    程严华追问:“我醒来这么多天都没见过她们,也没有人打电话过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呢。”

    “没事呢,爸你现在要好好休养,其他的事情就不要担心了,我会处理好的。”

    “公司呢?”他还是放心不下:“我离开这么久了,那几个项目怎么办?”

    当初他一心要坚持运营远东项目,可最后也是因为那边出了问题,才会受不住刺激,昏迷入院。

    “爸你放心吧,一切都好,你现在只要安心养病,那些事情就不要操心了。”

    程潇潇安抚着他,始终隐瞒着一切,暂时陆梅跟程小雨也找不到人,她也不担心会出什么意外。

    走出去的时候,陆谨言还在外面等她,程潇潇有些动容,走到他身后,他也转过身来,拉着她的手,走了下去。

    “还想去哪里?”到了车上,他问。

    程潇潇摇头:“不知道,回去吧。”

    她暂时还没理清楚这一切,爸爸的公司究竟处于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她要怎么挽救回来?

    陆谨言虽然已经说过给她足够的自由,但她不是没有自知之明,万一他哪一日中断了两人之间的关系,她又能依靠什么活着?

    “夫人,她并没有出国的记录,人应该还在国内。”

    “知道了。”

    得到这个消息,可以说是在意料之中,程严华还在国内,程潇潇怎么可能会走,但找不到她,这个确实让人头疼。

    陆梅又开始打起了丈夫的主意,但是人已经被接走了,那几个医院都没有记录,他到底在什么地方?

    “妈,程潇潇那个贱人怎么样了,找到没有啊?”

    程小雨忍不住又打电话来催促。

    陆梅气得骂她:“找什么找,现在人都不知道在哪里。”

    “妈,怎么可能呢?她现在什么都没有了,还能去哪里,没钱没公司,也没有工作。”

    “要真是这样就好了,那她是怎么请得动何律师呢?”

    程小雨声音颤抖:“妈,难道真的是她准备要对付我吗?”

    她不愿意相信,甚至觉得,程潇潇不可能有那个本事,让她从监狱里头出来,是她最后悔的,万一周祈安又重新喜欢上她,那可怎么是好?

    “行了行了,反正暂时没找到人,她也不会那么傻,怎么说陆家也不是吃素的,说不定她就不打算回来了。”

    “要真是这样就好了。”

    “你的孩子怎样?”

    程小雨一听,摸了摸肚子,露出笑容:“挺好的,才三个月,我最近都没出去,在家休息着呢。”

    陆梅放下心来:“头三个月最重要了,你也别管潇潇的事情了,照顾好孩子,生了孩子,男人的心自然就在你身上。”

    “知道了。”

    陆梅虽然瞧不起周祈安,现在也不好再说什么,孩子都怀上了,还能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