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章:你越反抗,我越喜欢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55本章字数:3118字

    程潇潇也没有他们想象中那么神秘,她只是懒得出门,重新获得自由太不容易,她要好好珍惜。

    每日躺在沙发上,抱着笔记本电脑,每次陆谨言从公司回来,都可以看到她在等自己吃饭。

    经过几日的相处,程潇潇已经可以很自然的面对他突如其来的亲热,例如接吻,拉手,拥抱。

    例如此刻,她听见开门的声音,马上将笔记本放了下来,穿着拖鞋小跑过去,从他手中接过公文包。

    陆谨言习惯性将人拉入怀中,印下一吻,程潇潇觉得,他们现在就好像在演戏,一场恩爱夫妻的戏。

    她甚至要让自己随时随地,都在状态中,何时结束却不由她说了算,而是面前的这个男人。

    陆谨言松开手,拉着他走了过去,看见桌上荧幕还亮着的电脑,问:“你这几日都干什么了?“

    “公司的事情,我还在想怎么告诉我爸,那个项目确实出了问题,现在就是一个空壳子,我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起死回生。”

    虽然知道不是那么容易,她却并不想让一切的努力付诸东流,毕竟那是爸爸一辈子的心血。

    “我知道你不舍得公司,不过现在这个公司在程小雨跟周祈安手中,你准备把它夺回来?”

    “至少我希望这个项目的事情,可以水落石出。”

    公司落入了程小雨手中,她已经是意料之中,现在网上关于她的新闻,铺天盖地,都是先前被人黑的历史。

    虽然后来陆谨言已经在想办法掩盖,但程小雨毕竟下手太狠,加上她横刀夺爱,妹妹最终有情人终成眷属的事情太过狗血,许多人都当做笑话来听。

    “你希望怎么做?”

    程潇潇摇头:“我也不知道,走一步看一步吧,我爸爸出国治疗的事情,谢谢你。”

    陆谨言将她拉过来,坐在自己怀中,呼吸喷洒在颈脖间,这个姿势很暧昧,程潇潇有些不自然的缩了缩脖子。

    “既然要谢,还是来点实际的吧。”

    她呆呆的看着陆谨言。

    他说:“以身相许吧。”

    程潇潇刚要挣扎,已经被他压在身下,火热缠绵的吻落了下来。

    霸道的气息瞬间席卷她的口腔,呼吸不得,双手推在胸前,抵挡他进一步动作,陆谨言咬着她耳垂,发出低沉的笑声。

    “你越反抗,我越喜欢。”

    程潇潇无奈的闭上眼睛,这被挑逗了的节奏是怎么回事?

    他的手从衣衫下摆伸了进去,她突然问:“你饿吗?不如吃饭吧。”

    某男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饿,所以要先吃你。”

    毫无疑问,两人又在沙发滚成一团,吃干抹净,最后手脚发软才被他抱到浴室,出来后又继续来了一次。

    程潇潇与陆谨言一起将程严华送出国,一是避免他受刺激,而也是为了不让程小雨跟陆梅找到人,且国外有很先进的医术,可以得到最好的治疗。

    她不求可以恢复到从前那样,只要身体健康,就可以了,只有这样,才能慢慢收拾那几个人渣。

    两人并没有急着回去,而是找了一家餐厅用餐,程潇潇去洗手间的时候,意外碰见了熟人。

    刚开始还不敢确认,后来听见那个熟悉的声音,确定是程小雨无疑,这一刻,她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就要冲出去狠狠的打她几个巴掌。

    这个心如蛇蝎的女人,为了陷害自己,竟然不惜一切代价,如果只是勾引她的男人,那么只能怪她程潇潇识人不清。

    但程小雨不是,她是恶魔,每时每刻都在想办法让自己掉入地狱的恶魔。

    “老公,我在外面跟朋友吃饭呢。”

    “知道了,等下我就回去。”

    “我会小心孩子的,你别担心。”

    “那我等你过来接我,我也爱你。”

    听着这些对话,程潇潇已经猜到,跟她通电话的人就是周祈安,血液里奔流的恨意几乎迸发。

    她握紧拳头,下唇几乎被咬破,就这么看着她离开,眼中的怒火渐渐平息,重新回到座位的时候,陆谨言一下子就看出她脸色不对。

    “怎么了?”他伸出手来,覆盖住她手背。

    温暖的大掌温度渐渐传递过来,她躁动的心也慢慢得到了平复,摇头:“没什么,好像是遇见了熟人。”

    “既然这样,我们先走吧,反正你也吃不下了。”

    周祈安开车过来接程小雨的时候,从门口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只不过有些模糊,她身旁的男人挡住了大半的视线,有些不敢确定。

    背影跟程潇潇很像,又似乎跟那个男人十分亲密,两人手挽着手,一起上了车。

    周祈安还想继续看清楚一些的时候,后面的车已经在按喇叭,他只能将车往前开一些,再重新看过去的时候,那辆车已经不见了。

    他有些懊恼的捶了一下方向盘,心底乱作一团,自从入狱之后,他是愧疚,可现在她出来了,他又担心会遭到报复。

    他胡思乱想时,程小雨已经在外面敲车窗了。

    她自顾自走过来拉开车门,坐在副驾驶上,见他脸色不对,皱了皱眉:“怎么了?脸色这么差?”

    周祈安摇头:“今天公司的事情有些多,可能是太累了。”

    程小雨不信:“刚才在电话里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老婆最重要嘛,别担心,我没事。”

    她将信将疑,最后被周祈安忽悠过去,他松了口气,要是被程小雨知道他因为潇潇的事情在烦恼,一定会十分生气。

    “爸,有件事情,我想有必要在电话里跟你说一声。”

    “什么事?”陆老爷接到陆谨言的电话,有些吃惊。

    陆谨言想了想,说:“我已经结婚了,至于婚礼,会找时间补办,抱歉现在才通知您。”

    “什么?”

    陆老爷在电话那端几乎咆哮,他的儿子结婚了,先斩后奏,到现在才告诉他。

    “跟谁结婚?什么时候?你就这么着急,一日都等不了,这么匆忙的隐瞒着家人,对方到底是什么人我还不知道呢。”

    “爸,我只是通知你们,并不需要征求同意。”

    “你这是什么意思?”陆老爷有不好的预感。

    陆谨言紧接着说:“她是程家的女儿,我们已经办了结婚手续,现在她是我的合法配偶,您的寿宴我会带她一起回来参加。”

    “咳咳咳!”陆老爷激动的问:“哪个程家?”

    “姐姐嫁的那个程家。”

    陆梅嫁给程严华,只有两个女儿,一个程潇潇,一个程小雨,小雨经常回来,现在还跟姐姐的丈夫结婚,现在儿子又娶了她的姐姐……

    这混乱的关系几乎将他气晕过去,陆老爷还以为自己听错,他这么优秀的儿子,怎么会娶了一个离婚的女人。

    “你说什么?”

    “爸,您没听错,我娶的就是程潇潇。”

    “嘭。”

    陆老爷手中的茶杯被扔了出去,他激动得脸色都变了,对着电话那头怒吼:“你们这是要气死我吗?”

    孙女死活要嫁给姐姐的老公,儿子还娶了孙女婿的前妻,女儿还嫁给了她老爸,这辈分都乱了。

    “总之我绝不会同意。”

    没想到让他相亲不去,却闹了这么一出丑闻,陆家怎么能容忍这样一个女人嫁进来。

    “爸,她已经是我的合法妻子了。”

    “马上去离婚,我不管你有什么理由,都不能跟她结婚,她绝对不能进我陆家的大门。”

    “爸,这件事情,我不能听您的。”

    “不孝子,你要为了一个女人,跟整个陆家作对吗?”陆老爷恨铁不成钢:“不过是一个离婚的女人,你想要什么样的没有?”

    “这些事情,改天再说吧,我已经决定了,这辈子就跟她一个人过。”

    “你……”

    陆老爷几乎被气死,啪的一下将电话摔了出去。

    他顺着气,越想火越大,还以为他是听了自己的话,没想到不肯去相亲,竟然是因为这个原因。

    程家程家,又是那个程家,马上就要到自己寿辰,他竟然还要将那个女人带来。

    无论如何,一定要让他尽快离婚,想补办婚礼,绝对不可能,到时候公司跟女人之间,看他怎么做选择。

    这么一想之后,他只是生气,也就没了多大担心,毕竟还有一个公司在,他不可能为了她什么都不要。

    心底里对陆梅也多了几分愤怒,要不是她当时发神经,跟着那个有妇之夫,现在也不会引来这些破事。

    他们陆家要什么没有,非要招惹一些丑事,闹得人尽皆知,脸面丢尽。

    陆老爷发火,整个陆家都弥漫着硝烟,李玉梅刚刚到陆家来,看见这气氛,也不由得有些心惊。

    她拉过佣人,塞给她两张百元大钞,偷偷的问:“这是怎么了?”

    “老爷刚刚听说陆少爷结婚了,先斩后奏,还不知道是谁,才发火了。”

    李玉梅捂住嘴巴,满脸惊讶:“结婚了?”

    “是啊,老爷气得把最喜欢的茶杯都给摔了。”

    “你没听错吧?陆谨言他竟然结婚了?没听他说过啊。”

    “好像是陆少爷瞒着老爷,直接去领证了。”

    原来如此,怪不得跟他介绍对象,都这么难,已经偷偷有了对象,还偷偷结婚,这下子要将爸气得不轻了。

    不过对方是个什么人,竟然能让他这么做,陆谨言沉默寡言,平时跟他们来往甚少,总觉得不是一般女人可以镇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