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你好,我是小舅妈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55本章字数:3179字

    相爱了几年的恋人尚且可以翻脸不认人,何况只是一个陌生人,上过几次床,最多是领了一张结婚证。

    一个男人真正厌恶你的时候,无论是什么理由,都挡不住他要抛弃你的决心。

    “程潇潇,你是真的不觉得可以相信我吗?”陆谨言专注的开车。

    她无言以对,什么叫相信?

    唯一的一次恋爱用光了身上所有的力气,何况现在两人之间还是从交易开始,她不会再这么异想天开,撇去别的不说,陆谨言足够优秀,甚至能让任何女人心动。

    家世,外貌,能力,什么都有,还足够细心,对女人体贴入微,她都有些担心,如果他突然中止合约,自己是否还能抽身。

    “陆先生为什么要纠结这个问题呢?现在我的人生在你手中,想要怎么做,只要你一句话。”

    对于自己已经卖给他这个事实,她一向是很清楚,也妥协。

    “希望有一天你能不这么想,我只是陪在你身边,而不是附属品。”

    陪?

    多么奢侈的字眼,证明在他眼中,两人是平等的,程潇潇内心巨震,难以掩饰的慌了。

    她一直觉得,陆谨言与她之间,就是金主跟包养的关系差不多,反正只是交易,却没想到,他是这么看待她。

    一个男人在你看轻自己的时候,还能将你放在一个平等的位置,光这一点,就很不容易。

    车子很快停在了陆宅,陆谨言拉着她的手,走了进去,两人来得不算早,许多亲戚都已经来了。

    看来今天会十分热闹,陆家也打算大肆操办,来的许多人当中都是社会名流,这是程潇潇第一次接触这样的寿宴。

    陆谨言领着她找到了陆老爷,他一看陆谨言身边的女人,就猜到了,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

    “爸,这就是我跟你提过的潇潇,我们已经结婚了,抱歉现在才带她来正式让你认识。”

    陆老爷打量了她一下,果然是出落得非常漂亮,皮肤白皙,气质出众,身材也是无可挑剔,是男人见了都容易心动。

    不过离过婚的女人,再怎么样也掉价了,就跟二手车似的,不值钱。

    “爸,祝您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程潇潇将礼物递过去。

    陆老爷看也不看一眼:“今天这样的日子,你是在不该将她带来。”

    “爸,这是我的决定,我已经表明了自己的立场,说什么也不会改变的,今天是您大寿的日子,我不希望起什么争执。”

    陆老爷也不是不懂分寸之人,一切事情还是等过了今日再说。

    不过他忍不住问:“程潇潇小姐是吗?你知不知道我们家跟你错综复杂的关系呢?就这么跟谨言去领了结婚证,难道就没想过舆论的压力吗?”

    程潇潇以为他指的是自己被抹黑的事情,摇头:“媒体捕风捉影,又或者有人故意为之,这些再寻常不过,爸您是风雨中走过来的人,肯定也更加清楚。”

    “你这声爸我担不起,还是先弄清楚那乱七八糟的关系再说吧。”

    两人对牛弹琴,陆老爷是不满她的前夫成了现在的孙女婿,程潇潇又以为他是在介意自己过去的丑闻。

    一直到陆谨言将她带下去,也没能想明白,不过很快她就被走来的两个身影给震住了。

    脚步生根,浑身僵硬,她睁大眼睛,死死看着这一幕。

    周祈安跟程小雨显然也看见她了,眼中惊讶不输程潇潇。

    “她怎么会在这里?谁让她进来的?”程小雨愤怒的质问着周祈安。

    他也是一脸无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她到底跟陆家什么人有交情,竟然可以混进来?”

    周祈安的第一感觉就是她要来闹事,今天来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她如果真的闹起来,可不好收拾。

    “真的不是你干的?”

    “小雨,这事能开玩笑吗?我已经跟潇潇一点关系都没有了,怎么可能还会去见她,失踪了这么长时间,我现在也是很奇怪。”

    程小雨走了过去,手中还端着一杯果汁,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

    “姐姐,你怎么会在这里呢?”

    周祈安也走了过去,问:“潇潇,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吧?如果在这里闹事,对你也不会有任何好处,我奉劝你还是识相一点,自己走出去。”

    程潇潇扫了一圈两人,暗道冤家路窄。

    “我在这里跟你们有什么关系呢?不过你们的出现影响我的心情是真的。”回头要跟陆谨言打听一下,到底他们跟陆家有什么关系。

    程小雨还没来得及开口,就看见陆谨言走过来,她故作镇定,其实心底已经有些慌了。

    陆谨言面无表情,揽住程潇潇的腰,:“小雨,我已经结婚了,这是你小舅妈。”

    “什么?”

    同样震惊的还有周祈安,程潇潇什么时候变成陆谨言的老婆了?

    没有听说他已经结婚啊,而且还是娶了一个二婚的女人,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前妻。

    程小雨脸色清白交错,指着程潇潇声音颤抖的问:“小舅舅,你说……这是我小舅妈?”

    “是啊,我们已经结婚了,婚礼会找时间补办,你们以后看见她了,记得该有的礼貌跟尊重还是要的。”

    小舅舅!

    轰!

    这下子程潇潇像是被雷劈过,外焦里嫩。

    陆谨言竟然是她舅舅。

    她竟然跟程小雨的舅舅结婚了,也就是说陆谨言不仅是她舅舅,还是陆梅的弟弟,她口中的那个极其让人痛恨的私生子。

    老天爷,你这是要弄死我啊,这种事情都赶上了。

    今天是陆老爷的寿宴,也就是说陆梅也来了,等下看见了,是要喊一声阿姨,还是姐姐呢?

    这么说他已经早知道自己的身份?

    不知为什么,这么一想,心中竟然觉得失落,也许一直还是抱有一线希望,突然就被生生撕裂,真相残酷。

    所存的那点憧憬,荡漾无存。

    片刻之间,她已经恢复了笑容,朝程小雨跟周祈安伸出手,甜甜一笑:“你们好,我是小舅妈。”

    不得不说,这感觉,真的太他妈痛快了。

    看见这两个人的脸涨成猪肝色,她就恨不得拍案叫绝,

    程小雨跟周祈安是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这个贱女人什么时候变成了陆谨言的老婆。

    一下子成了自己的小舅妈,没想到,被他利用完一脚踹开的女人,才过了三个月,摇身一变,就多了一个让自己高不可攀的身份。

    而且还是狗血的舅妈,他将牙齿咬碎了,也叫不出来。

    程小雨内心一点都不比他崩溃,简直是要发疯,捏着周祈安的手臂,指甲陷入了他血肉中。

    “舅舅,这不是开玩笑吧,她是我姐姐,怎么就成了小舅妈呢?”

    陆谨言没有解释的打算:“总之我们已经结婚了,难道基于礼貌,你们不应该叫一声吗?长幼有序,我们陆家的家教,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两人几乎被气死,不是他不苟言笑吗?

    为什么说出带刺的话来,一句接着一句,骂人还不带脏字,比泼妇还厉害。

    程潇潇站在一旁,什么也不说,内心已经快要笑死了。

    看着两人铁青的脸色,说不出的痛快,暂时被陆谨言欺骗的怒气也烟消云散。

    如果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她也一定会选择结婚的不是吗?

    既然暂时不能让这些坏人得到惩罚,暂时让他们堵心,不痛快,也是好的,毕竟看见他们不高兴,自己就高兴了。

    “老公,算了吧,既然他们都不想认我这个小舅妈,也没必要强迫他们。”

    陆谨言一看她上道,配合得天衣无缝,笑着说:“除非我不是陆家的人,只要我还在这里一日,就容不得看见任何人对你不尊重。”

    这话说得打脸,两人气得咬碎牙齿,不甘不愿,喊了一声小舅妈。

    程潇潇一听,差点没忍住就要大笑出来。

    一个是她的前夫,一个是处心积虑抢走她男人还想害死她的妹妹,突然要低下头来,尊称自己一声“舅妈”,这感觉真是爽!爽!爽!

    “真是不好意思,都没有给你们准备见面礼,不过我会记住的,一定会送你们一份大礼。”

    她靠着陆谨言,笑眯眯的说。

    两人浑身一震,有些害怕的看着这个仿佛脱胎换骨的女人,她比之前看起来还要漂亮。

    但是心思不知有多恶毒,想到自己做了那么多的事情,到头来她却骑在了自己身上,程小雨恨得吐血。

    她会报复自己吗?

    跟这个一直都与自己不亲的舅舅一起联手?

    她终于一阵后怕,妈妈也不敢随便对付他,他已经是陆家内定的继承人,爷爷自从结婚后,也不喜欢自己了。

    妈妈在陆家的地位,根本不比这个私生子,可以说在整个陆家,都是要看他脸色吃饭。

    该怎么办?

    这个女人又是凭什么搭上他,还结婚了,她觉得万分不可思议。

    周祈安的心中更是像被鱼雷轰炸过,七上八下,端着香槟的手都在颤抖,他掩饰了眼中的诧异,却无法欺骗自己的内心。

    这个女人,光芒四射,他跟她在一起这么久,从来都不知道,原来她也是宴会上的一把好手。

    站在陆谨言身旁,竟然没有半点黯然失色。

    他不得不相信,影响一个女人的,是她的男人,她跟在什么样的男人身边,决定了她成为什么样的人。

    现在这样,很幸福吧,她跟陆谨言说话,从头到尾都带着笑,让他心里很不舒服。

    妒忌发狂了一样,冲破牢笼,将人吞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