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寿宴上的风波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55本章字数:3083字

    “妈!这到底是怎么还是,那私生子的老婆,为什么会是程潇潇这个贱人呢?”程小雨气不过,又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可以阻止。

    她是不敢轻易去跟陆谨言硬碰硬的,毕竟在陆家,她是没有地位的。

    “我怎么会知道,你不是一直都在她身边吗?她什么时候勾搭上这个私生子的,你都不知道?”

    两人心中都堵着一把火,只要看见程潇潇,就会爆发。

    她们就是看不得她好,她要一辈子呆在监狱中,才能解开心头之恨。

    “妈,这样下去她一定会对付我们的,当初公司的事情,还有爸的事情,她还在监狱里头被那么多人欺负,肯定恨不得杀了我。”

    陆梅沉默,如果只是一个程潇潇,那轻易就可以弄死,可现在多了一个陆谨言,就不一样了。

    “你自己惹出来的事情,难道周祈安就不能替你解决吗?”

    “妈,你也知道他的本事,盛天怎么跟陆氏比呢?”

    她不敢说的是,周祈安还指望陆谨言吃饭,想争取到新的合约呢。

    “既然这么没用,你何必非他不嫁?”

    这样的男人,她一直都不看好,可以轻易抛弃程潇潇,保不准下一个就是程小雨。

    她是鬼迷心窍,这么点花招都看不明白,要不是陆家在背后撑腰,她的好日子,也是到头。

    “妈,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快想想办法怎么对付那个女人。”

    程小雨抿着唇,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长相是真的不如程潇潇。

    她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女人就那么好,竟然可以勾引到小舅。

    小舅这样的男人,其实她是从心底崇拜的,虽然也害怕他,但是哪个女人不希望可以站在这样的男人身边,享受那种众人羡慕的目光。

    这么一比较,周祈安确实不算什么,也不明白当初自己怎么就硬要非他不可了。

    “你以为我不想,现在他手中有陆氏,我们都要看他脸色行事。”

    “不是还有外公吗?”

    程小雨摇晃着她的手臂:“外公难道真的会答应这样一个女人当陆氏的夫人?股价是要大跌的吧。”

    “你外公当然不同意,但是你看那个私生子的态度,分明就是要力挺她到底。”

    只要陆谨言坚持,陆梅也不敢保证,爸就真的会反对。

    他当初知道他沦落在外面,本就心有愧疚,自从那个女人死了之后,对陆谨言更好。

    真后悔当初在陆家没能将他弄死,到了今天,被他反过来骑在自己头上。

    “妈,我们怎么办?”

    “你让我想想办法。”

    隔间的门“嘭”的被推开,程潇潇一步一步的走到两人面前,目光冰冷。

    程小雨跟陆梅都吓了一跳,并不知道她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刚刚她们的那些对话,岂不是全部都让她听见了?

    陆梅沉着脸,冷哼一声:“听见了也好,程潇潇,你到底要怎样才能离开这里?”

    “你们凭什么让我离开呢?”

    程小雨指着她:“你以为你有什么资格,水性杨花的女人,我们陆家是不会接受这样的人。”

    “陆家不接受,跟我有什么关系,我跟谨言已经结婚了,我是他法律上的合法伴侣,就算现在离婚了,他的财产,我能分到一半。”

    这一番话,将两人惊得目瞪口呆,都没想到陆谨言竟然这么大方。

    “你这是想钱想疯了吧,他的钱就是陆家的,跟你有什么关系?”

    “那跟你们有关系?”

    程潇潇对于刚才听见的那一番话,并没有丝毫震惊,这俩母女,就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我们是陆家的人,你算什么东西?”

    “我也不跟你们浪费时间,想要对我做什么,我就会对你们做什么,我不是上天派来的圣母,所以你们做好准备了吗?”

    这是赤果果的威胁啊。

    “程潇潇,你这是什么意思?”程小雨指着她,眼睛就要喷出火来。

    陆梅拉了她一下,怀着孩子的人刺激过度可不好。

    “记得监狱中你对我说过的话吗?”

    她一步一步逼到程小雨跟前,冷静的问。

    “你到底想做什么?”

    “以其人之道。”她勾唇一笑,美艳无比。

    两人被她气得脸色扭曲:“程潇潇,不要以为你跟那个私生子结婚,就可以对付我们,不要忘了,我也姓陆。”

    “是啊,你是恨不得将我老公弄死呢。”

    “你闭嘴。”她恼羞成怒,挥着巴掌就要打过去。

    程潇潇动作极快,反手握住:“你以为我还是那个任你们踩在脚下的泥人吗?你们做什么事情,最好也考虑后果。”

    “……”

    “当初爸爸在医院,你们做了什么,别以为我真的不知道,阿姨啊,我也实在不明白,我爸爸对你那么好,什么都给了你,你却还要将他置于死地,你不是也爱他吗?为什么就这么狠毒呢?”

    陆梅愣愣看着她,无言以对。

    为什么呢?

    因为发现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永远比不过那个死去的女人,也比不过程潇潇。

    当妒忌在心中发芽,长成参天大树,开出枝叶,就会迅速膨胀,最后做出从前想也不敢想的事情来。

    她不后悔,那都是他自己造成的,他根本就不爱她。

    只是因为小雨,才不得不娶了她,她堂堂陆家的大小姐,还要受着这等委屈,所以要他跟他女儿来偿还。

    “你懂什么,你什么都不懂,如果当初你跟那个贱人一起死了,又怎么会弄成这样呢。”

    程潇潇没想到她对自己的怨恨这么深。

    “难道程家没了,对你才是最好的吗?”

    她根本就不在乎,反正程家不倒,最后也只会落入程潇潇的手中,还不如毁了。

    “原来是这样,你竟然这么恨我们,我爸爸真是瞎眼了,让你这么一条毒蛇在身边活了这么久。”

    “不过你们也给我记住,我不会就这么算了。”

    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此刻才刚刚拉开帷幕。

    程小雨全程都不敢说话,她觉得程潇潇身上有些东西变了,是什么呢?

    气场!

    对!就是这样,以前她从来不敢用这种冰冷的眼神看人,现在呢,浑身的气息都透着杀气,冰冷冰冷的。

    当然在陆家的事情并没有这么轻易结束,二叔三叔,加上两个婶婶,早就对程潇潇虎视眈眈,今晚看见她围绕在陆谨言身边,纷纷明白了。

    “那个女人莫非就是他的结婚对象?”

    三婶皱着眉头打量程潇潇,突然又道:“怎么看起来那么眼熟呢?”

    二婶也跟着打量起来:“是啊,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似的。”

    两人嘀咕了一会儿,同时惊呼:“这不就是那个程家的大女儿嘛。”

    陆梅嫁给程家,前阵子程家公司破产,妹妹嫁给姐姐的老公,姐姐入狱,这些事情可是热闹了好一阵子。

    他们当时还觉得不可思议,陆梅怎么会让自己的女儿找这么一个男人,抛弃自己老婆的,能是什么好东西。

    周祈安也不算什么厉害角色,竟然让她那个女儿这么用力抢,真丢人。

    可是现在,陆谨言竟然娶了他的前妻,这乱七八糟,天雷滚滚,老爷子是要被气死了吧。

    “谨言真的娶了这么个声名狼藉的女人?”

    二婶不可置信的摇头。

    三婶笑了笑:“听说刚刚从牢里出来,这么一个女人,还是离婚的女人,要是让媒体知道了,陆家的脸面放哪里?”

    “那个贱种是不是疯了,丢光了我们老陆家的脸。”

    三叔闻言也忍不住说:“你们可看清楚了,那真的是程家的女儿吗?”

    三婶说:“千真万确,当时还上了电视呢,陆梅是怎么想的,傻了吧。”

    “没想到啊,竟然是她,丑事外扬,股票一定会大跌,他这是要跟我们赌气故意的吧。”

    “他现在是陆氏的总裁,什么事情都是他说了算。”

    二叔不服气的冷哼一声,视线落在她跟程潇潇身上。

    “大哥怎么就同意了,这婚礼还没办,还是有回转余地的吧。”

    “听说证都已经扯了,这不就是要准备办婚礼呢。”

    几人心思各异,还以为可以趁着机会安插人在陆谨言身边,没想到他这么快就结婚了。

    “糊涂,让这么一个女人进门,丢光了我们的脸,现在她看见陆梅叫什么?姐姐还是妈?”

    二婶听了忍不住笑了出来:“你说陆梅心里有多生气,看样子她也是不知道的,那个私生子对她恨之入骨,肯定多半也是为了气她。

    “这倒是,等下去打听一下大哥的意思,看看他到底是怎么想的,毕竟是自己的儿子,有头有脸,这样的女儿怎么带出去。”

    程潇潇察觉到这里所有人对自己有着深深的敌意,不仅如此,包括身边的男人也一样。

    陆梅嫁过来这么久,没少提起过关于陆谨言的事情。

    从言语中可以听出来,她是非常厌恶他,甚至还有陆家这么多的人,陆谨言能够长大,不知受尽多少嘲讽跟冷眼。

    他如今这样冷漠的性子,也是逐渐才养成的吧。

    不知为何,她竟然有些心酸,在这样的家庭长大,并不比普通孩子过得幸福,吃穿不是问题,但其他的斗争,时刻让你筋疲力尽。

    她端着酒站在露台,周祈安突然出现在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