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章:去酒店做什么

    更新时间:2018-08-07 19:30:56本章字数:3296字

    她看了看身后,程小雨并没有跟着,于是笑了笑,颇为平静的看着这个男人。

    周祈安被她身上那高贵冷艳的气质彻底震住,觉得有些后悔。

    神色复杂的看着她,欲言又止,那含情脉脉的眼神,让程潇潇觉得分外可笑,似乎他才是被自己抛弃的那一个。

    “潇潇!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

    她见不得男人露出真面目之后又假惺惺的样子。

    “当初的事情,是我对不起你,可是你怎么能嫁给陆谨言?”这个消息对他来说太过震撼,心中万分不是滋味。

    “男未婚,女未嫁,我为什么就不能嫁给他呢?”她冷笑。

    “你以为他这样的男人会真心对你吗?别妄想了,她只不过是在利用你而已。”

    “好歹他也将我从牢里捞出来了,不管真心不真心,起码跟你们不一样,难道你忘记了,想要让我一辈子出不来的事实吗?”

    他目瞪口呆,根本说不出半个字来。

    “周祈安,我程潇潇这辈子最错的事情,就是跟你在一起,死心塌地,牺牲了一切,然后得到了你这么残忍的回报。”

    他动了动唇,竟然半个字也反驳不得,他确实辜负了这个女人,为了另一个女人,但为什么到了现在,才渐渐发现她的好呢?

    “当初你妈是怎么对待我的?我可曾说过半句?”她摇头:“你从来就跟我不是同一个世界的,我只恨当年眼瞎。”

    周祈安越发听不下去,又想起那个孩子,仿佛多了那么一丝底气。

    “你不也是出轨了吗?否则怎么可能会怀上孩子。”

    她早以心如止水,还是会为他此刻的指责感到肝胆俱碎。

    “你给我吃避孕药,有没有想过会要了我的命呢?”

    “这么说你是承认自己出轨了?”

    “周祈安,我告诉你,那个孩子确实是你的,不过幸亏没有来到这个世上,否则我面对他,要怎么告诉他,他的父亲是这么一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她字字带恨,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多年隐忍,全部爆发。

    “怎么可能是我的?”他震惊的看着她,不肯相信,又或者是试图说服自己。

    “反正已经不重要了,希望下次见到我,你不要这么无礼,毕竟我可是你的小舅妈。”她重重咬着尾音,眼角眉梢含着笑。

    周祈安落荒而逃,久久无法平息内心震动,今晚见到程潇潇,完全在意料之外,可她真的成为了路谨言的女人。

    他没想到会杀自己一个措手不及,他还没有应对的准备。

    她的话也让他彻底混乱,不知该作何打算,她这么怨恨自己,跟陆氏的合作还有机会吗?

    一定会想尽办法来阻挠吧,只要跟陆谨言吹吹枕边风,他的一切努力就会白费。

    “他还敢找你麻烦?”

    陆谨言不知怎么也找到了这里,第一句话就是问她。

    程潇潇摇头:“基于你的威严之下,在陆家谁还敢欺负我,我就拿你来当挡箭牌,结果发现十分好用,我决定以后就这么干了。”她说完也忍不住笑了。

    “只要你喜欢。”

    她挑眉看着近在咫尺的这个男人:“你就不会说我恃宠而骄吗?”

    他捏了一下她鼻子,语气宠溺:“我不介意让你仗势欺人,恃宠而骄要对着我,你是有夫之妇。”

    “哈哈哈。”

    她开心大笑,自从出狱之后,好久都没有这么开心。

    将那些坏蛋都虐了一遍,然后还听见这个男人无条件宠溺的话,简直不能再好,于是她忍不住问:“你就不怕自己成了下一个周幽王?”

    陆谨言严肃的脸上难得露出其他表情,他摇摇头:“你可不是褒姒,不过你如果想,我会考虑的。”

    “哈哈哈!”

    她扑到他怀中,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男人,她越发觉得,当初嫁给他是正确的,不管两人之间的交易。

    第一次见面的那种距离荡漾无存,他冷漠的外表下,藏着一颗温柔细腻的心,这让她无比激动,又庆幸。

    “我们两个彻底成陆家所有人的眼中钉了,不过你爸爸怎么办?”她知道陆老爷非常不喜欢自己。

    如果因为这件事情,让他造成了困扰,她也有些于心不安,虽然没有想过一辈子,但至少现在,在他对自己好的情况下,她不希望这个男人还要负担更多。

    不知是他的成长经历还是别的什么东西,她总会替他感到心疼。

    “你放心,我说过陆氏不会影响我们,现在是,以后也是。”

    但程潇潇觉得,他们不会这么轻易松口,不过看着这张脸,她又什么也说不出来。

    罢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你这样的眼神,是否十分不相信我呢,小姐?”他突然用调戏一般的语气说出来,还换了一个称呼。

    程潇潇一滞,旋即被他抱在怀中,他身上传来淡淡的古龙水香味,十分舒服。

    “小姐为什么不回答我的话?”

    “哈哈哈。”她还是很没出息的笑了,破坏了此刻的旖旎风光。

    “陆先生这么有能耐,我怎么会不相信呢,你就是那帝王,金口玉言,行了吧。”

    “那你是皇后?”

    她竖起一根手指,摇晃:“NO”。

    “……”

    “我是女王。”

    陆梅没能忍耐多久,就去找了陆老爷,虽然今天是他的寿宴,自己本不该这个时候去吵闹,但陆谨言跟程潇潇两人,将她气得乱了阵脚。

    书房的门整整关上大半个小时,陆梅从里头出来的时候,整张脸都是扭曲的。

    她没想到爸爸竟然会这么说,放任不管到什么时候,早晚都会被媒体曝出去。

    她最担心的还不是这个,而是程潇潇真的成了陆家的人,以后跟陆谨言一起对付他们,那她真的没有胜算。

    必须要想办法阻止,爸爸这里行不通,难道二叔二婶也甘愿看着?

    陆梅才下楼,下面的人也在等着她,都纷纷围上来,打听结果。

    她沮丧的吐出一口气,无奈摊开手,说:“我已经问过爸了,他说这事陆谨言的事情,阻止不了。”

    “爸真的这么说?”二婶忍不住问。

    陆梅接话:“不然还有什么办法,他现在还没准备婚礼,爸的意思可能是看看过阵子能不能让他自己改变主意吧。”

    “这不太可能吧,我们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他了。”

    二叔也皱起眉头,陆谨言是他看着长大的,心中对他当然是痛恨,如果没有这个私生子,陆氏说不定就是他的。

    他的出现,不知损了多少人的利益。

    “爸到底是怎么想的,那个女人怎么可以进陆家的门。”三婶刻薄的声音响起,又瞪着陆梅。

    “你看我做什么,我也不想弄成这样啊。”

    三婶冷笑:“不想?要不是你嫁给程家,要不是你女儿勾引人家老公,她怎么会离婚,又怎么能嫁给这个私生子?”

    “你……”

    陆梅气得肺都炸了,这个三婶尖酸刻薄,说话真是难听至极。

    偏偏是她女儿先勾引人家老公,现在说什么都反驳不得。

    “算了,反正对我们来说都一样,不就是个女人嘛,他没有那么听话,那就不如随便找。”

    “三婶,你这是存心的吧,他从小到大,什么性子你们还不知道吗?说不定就是故意让我们添堵,才去跟那个女人结婚。”

    “你是说他根本就是故意结婚?”

    “如果是为了让我们没有机会接近的话。”陆梅说。

    二婶一想,也说:“难道是因为我们动了这个心思,他已经察觉了?”

    “他又不是傻子,要真是那么蠢,当初能考上哈佛吗?别忘记他的脑子可是我们都聪明。”

    陆梅一说,大家都沉默了。

    好不容易等到离开,程潇潇靠在车里,长长松了一口气。

    陆谨言探过身体去替她系好安全带,问:“是不是很累?”

    程潇潇摇头:“接下来他们恐怕要对你进行轮番轰炸,你家的那些叔叔婶婶,都不像是省油的灯呢。”

    “他们只不过是不甘心罢了。”

    一个公司落入私生子的手中,当然整个陆家都会有意见,不过这件事情上看,陆老爷还是足够聪明。

    否则交给那群乌合之众,怕是不过多久,陆氏就要败了。

    “难道你就没有半点危机感?”陆谨言总不曾有半点紧张,她甚至都要崇拜他强大的内心了。

    “危机感可以化解危机?”

    “不能。”

    “那要来做什么。”

    她一听,竟无言以对。

    危机感存在只会让人自乱阵脚,但是他这样的人,也许更擅长未雨绸缪,让事情朝最有利的方向发展。

    “听说考上哈佛的人,智商都特别高,原来是真的。”

    “你要是这么想,我也可以送你出国去镀镀金,然后再回来,看能不能将智商提高几个点。”

    “你这是在嘲笑我吗?”

    陆谨言专心开车,回答没有。

    程潇潇扭头看着窗外:“哼,你就是有。”

    “你是在傲娇吗?”

    这个词从他口中说出来,怎么都让人觉得怪异,她嘿嘿笑着:“不是说男人都不喜欢女人太强悍吗?所以适当的傲娇也是武器。”

    “这么说你是在勾引我了?”他仍然一本正经的问。

    程潇潇摇头:“我这么漂亮,你觉得效果如何?”

    他不说话,只是车速加快了,程潇潇觉得奇怪,因为这不是回去的路啊,车子在一个酒店前停下,泊车小弟马上迎上前来。

    他利落的将钥匙甩过去,马上绕过去拉开车门。

    她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已经被男人抓着手从车里拉了出来,直奔酒店,她后知后觉,他脚步生风。

    “嘭!”

    才进去,她已经被压在门上,属于男人的气息扑面而来,她的后背抵在门上,而他贴着自己身体。

    冲动的反应如此清晰传递过来,她脸上一红,听见他嘶哑着声音说:“不是想要知道吗?那我现在来告诉你勾引的结果!”